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熔炉炼傀儡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42 2019.11.09 07:22

  带着这种奇怪的想法,孔飞鸢最后的意识被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所吞没。

  而就在他失去意识的瞬间,小腹上的印记微微闪了闪,天空中酝酿了许久的天罚似乎找到了目标。

  一道天雷从乌云中落下,狠狠地劈在了孔飞鸢“尸体”上。紧接着在刹那间雷如雨下,数位玄灵宗弟子被天雷瞬间击毙。

  雷电在孔飞鸢身体中肆虐,古秋仁放出去的食金蛊和七彩蜈蚣也被这道雷电以强横的力量撕碎!作为控制者的他心神颤动,口吐鲜血。

  “妈的!什么情况!”古秋仁看着骤然间降下的天雷,心里顿时充满了恐惧。

  而在玄灵宗主殿中,夕夜看着天空中的雷云,喃喃自语道:“天罚……果然是真的!希望古秋仁不会乱想,若让他知道天罚之事,恐怕事情就比较难办了!”

  看到就连孔飞鸢这位修行者,都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跟着孔飞鸢一起逃出来的其他人瞬间就泄了气。

  而古秋仁看着天空中翻滚的雷云一脸惊恐。但雷电却没有再次落下,而是逐渐化为雨云,降下大雨。

  感受着大雨落在身上,古秋仁自嘲的笑了笑道:“不过一场雷雨,巧合而已!我到底在怕什么?”

  再次将视线一道已经身死的孔飞鸢身上,虽然不知道这人当时为什么要装死混进来,可现在装死便成了真死,古秋仁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

  “行了!你们这帮废物!把其他人给我抓回去严加看守。最近玄师那边确实困难,这些人都还有用,别让他们再跑了!”

  “堂主!那这个人呢?”一名弟子小心地问道。

  看着静静地躺在地上的孔飞鸢,古秋仁有些惊喜地说道:“中了七彩蜈蚣的毒,又遭遇雷劈居然还完好无损。把他给我送去地宫,我要亲自看着他变成傀儡!”

  朦朦胧胧中孔飞鸢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刻着神通图录四个大字的圆盘上,一枚种子漂浮在空中。

  “这里是……丹田中?”孔飞鸢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片空间。

  这片空间似乎略有不同,除了神通图录和那枚莲子以外,无数雷电在空间中肆虐,那枚代表着自身筑基期修为的莲子微微散发着白光,将雷电全数阻挡在外。

  而且这枚莲子似乎已经开始发芽,一抹草绿色的嫩芽从种子里探出头来,扭扭捏捏的,似乎还有些害羞的样子。

  “这莲子……似乎境界又提升了!”

  孔飞鸢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触摸了一下这枚莲子。

  莲子摇曳了一番,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不知道这些灵气从何而来,但却似乎源源不断。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孔飞鸢高兴地几乎蹦起来,本以为自己会就这么死了,没想到居然因祸得福。

  而在玄灵宗地下某处,孔飞鸢的“尸体”正安静地躺在一处熔炉旁。

  几名玄灵宗的弟子正在讲无数墨黑色的丹丸往他嘴里塞。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水绿色的丹丸。

  古秋仁则有些虚弱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手里还拿着刚刚从孔飞鸢身上搜出来的千蛊经,和那张画着图案的皮卷。

  “妈的!幸好没让他跑了!这东西要丢了的话,我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他妈是活该!”

  紧紧地捏着手中这张皮卷,古秋仁看着孔飞鸢的尸体自语道:“没想到居然让你跑到我房子里把东西偷走了,真是够有本事的!”

  说话间,这几名玄灵宗弟子手里的丹丸已经全部进了孔飞鸢的肚子。

  其中一名弟子开口询问道:“堂主!这么做行吗?之前我们可从没到这一步过?”

  “少废话!之前他身上不是已经出现傀儡纹了吗?而且已经给他喂了水韵丹了,怕什么?”

  “可这……”

  “让你做你就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老子了?”

  “是……”

  就这样,孔飞鸢还没凉透的“尸体”,就这么被送进了熔炉之中。当然这一切孔飞鸢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而他在丹田中感受到的这些灵气,都来自于被喂进肚子里的这些傀儡丹。如此大量的傀儡丹所能提供的灵气数量也极为庞大!

  随着傀儡丹逐渐被吸收,丹田中的灵气也越来越充裕。就连其中肆虐的雷电也逐渐被莲子吸收,肉眼可见莲子上出现了一丝丝跳跃的雷电。

  古秋仁坐在椅子上将手中皮卷揣进怀里,掏出伤药一边涂抹伤药,一边看着熔炉中孔飞鸢“尸体”的变化。

  被送进熔炉中的孔飞鸢,身上的衣服几乎是在瞬间就化为灰烬,而且浑身上下的所有的毛发都被高温烧焦脱落,同时一层水蓝色的薄膜出现在他身上。

  这层薄膜隔离了熔炉中不断升腾的烈焰,但他的身体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一片通红。但通红的皮肤却隐隐呈现出一抹淡淡的金色,似乎烈焰正在不断锤炼着他的肉身。

  “堂主……这……正常吗?”看着孔飞鸢尸体的变化,一旁的弟子开口道。

  古秋仁将刚被自己放在手边的千蛊经拿了起来,认真的确认了一遍这篇不完整的傀儡丹记载,默默点了点头。

  虽然这本书他已经能倒背如流,可傀儡丹的记载却本身就是残缺的。所以即便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做的就一定是对的,只能通过书中记载的零星片语去猜测!

  至于是对是错,他并不在乎!既然都是试验,那怎么试验他必须有自己的思路。哪怕就真的是错了,也要错下去,至少知道错在哪里!

  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转眼间已经过了三天。

  玄灵宗的主殿里,夕夜正在认真研习手中的书卷,却听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门主,这几天千重门的人似乎已经对我们有了防备,很少有人单独外出。我们的计划……”

  夕夜头也不抬,看着手中的书卷:“知道了,你不用担心!”

  “门主!”

  抬头瞄了一眼来人,夕夜将书卷放在手旁的桌子上,淡淡地说道:“玄师,你觉得出了前几天这种事情,千重门会没有任何防备吗?”

  玄师答道:“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有所防备,但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这种事情,急不得。”夕夜看着玄师,端起一旁已经快要凉了的的茶杯喝了一口:“你去把分散在千重门附近的弟子们都调回来。”

  “调回来?”

  玄师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似乎不太敢相信夕夜的这个决定一样。

  “你这么大声干嘛?”夕夜摇了摇头对玄师说道:“示敌以弱,才能成大事。前几天古秋仁不是把人找到杀了吗?”

  “是!已经杀了,现在在地宫里。可这跟调人有什么关系?”

  “你们啊!还是太过于纠结计划了。”

  夕夜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按在座椅扶手上的右手轻轻地敲击着,眼神中似乎充满了失望。

  “计划是很重要,可你们想想,千重门如今已经有了防备,如果我们还要去执行计划的话,就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那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精力放在准备工作上呢?”

  “这……”玄师恍然大悟道:“我懂了!这就去办。”

  “等等!”

  夕夜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玄师,站起身来走到他身旁问道:“古秋仁那边怎么样?”

  “古堂主已经伤愈,这几天一直待在地宫里监督进度,没有半刻怠慢。”

  “行了,我们的计划可能要做一些变动,你帮我给他带个话,就说让他多做准备。还有最近其他人都给我注意点,要外松内紧。”

  “是!我明白了!”玄师点头应承道。

  玄灵宗地下某处,古秋仁斜靠在椅子上打着盹,右手微微下垂,指间捏着的千蛊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他面前的熔炉里仍旧是燃烧着熊熊烈焰,熔炉旁站着两名同样是昏昏欲睡的弟子,他们脚边的篮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药材。

  熔炉里孔飞鸢清洁溜溜的尸体已经呈现出金属般的光泽,皮肤下一道道淡金色符文不断汇集,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又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古堂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