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樊净?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4 2019.12.16 00:27

  黑雾覆盖之下,天空的雷云如雪花般消融,转眼之间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这位殿主却从空中落下,重重地摔落在地。周洪福见状连忙起身,来到店主身前,却见到一个青年口吐鲜血,陷进了地面上的大坑中。

  “殿主!殿主你没事吧?”

  青年强撑着站起身来对周洪福说道:“如此程度的天罚,我看起来像是没事吗?”

  随着青年说话,血水伴随着内脏碎块不断从他口中涌出。整张脸一片惨白,状态何其之差。

  在周洪福的搀扶之下,青年从深坑中爬出,看向雪山有气无力地说道:“跟我走!把灵傀夺过来!”

  周洪福点头,催动法器托起二人向雪山顶飞去。

  而被神通图录保护在内的孔飞鸢等人,眼看着漫天雷云散去,露出晴朗的天空,心中顿时一松。无力地瘫倒在地。

  两击天罚,几乎将这些人全部击杀!

  而且还是有神通图录作为缓冲的情况下,若是没有神通图录,恐怕在场众人连一击都接不住!

  但就算如此,包括六宗掌门在内的所有人,虽然灵气充裕,但经脉身体却已经完全被灵气撕碎。连动都动不了。

  孔飞鸢地身体犹如一块破旧的麻袋,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完好。就连他头顶的那块圆盘都遍布裂纹,神通图录被天罚轰成碎片。

  所以在天罚消失的瞬间,神通图录化作一道流光,重新钻进了孔飞鸢身体中,盘踞在莲花之下。

  众人虽然惊奇于天罚消失,但却也看到了那团铺天盖地的黑雾。这种情况分明就是有人将天罚之力全部接下,才能护住他们性命!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接下这种程度的天罚?

  并没有让众人猜测很久,一道流光迅速接近。看到上面的人影,就连六宗掌门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飞速接近的飞剑上站着的正是周洪福那个胖子!在他身边还有一人,黑雾遮身完全看不清样貌,不过他身上强大的气势就连六宗掌门都觉得恐怖!

  这种程度的气势,就算是六宗中即将突破洞虚的那些长老之类恐怕都难以抗衡。难道说还有其他人突破到了洞虚期不成?

  “把灵傀交给我,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再带走他!”黑雾中那人飘落到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碧云山顶,伸手指着孔飞鸢言道。

  吕宏宇扶着插在地上的长剑,将自己无力的身体撑起,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

  “你没必要知道!我能对抗天罚,就能再次引来天罚!交……还是不交全都在你们!”黑雾中人直接打断了吕宏宇的话。

  “你……”

  黑雾中人一抬手,吕宏宇的身体瞬间被一团黑雾击飞。放眼在人群中搜索了片刻,这人将视线落在了受伤最重的孔飞鸢身上。

  没有再多说任何多余的话,这人身子一闪就已经将孔飞鸢抓在手中,随后向远处飞去。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夏梦瘫在地上丝毫不能动,只是厉声喝道。

  但不等她说完,黑雾中那人已经带着周洪福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黑雾中的青年人在远离雪山之后,再次口吐鲜血摔落在地面。

  “殿主!”周洪福连忙追上。

  “送我们回去!”青年人说完,便没有了意识。

  极北鬼方某片冰海下……

  数位黑袍人看着昏迷中的青年人不知所措,其中一位扭头看着将人带回来的周洪福。上前一步死死地捏着他的脖子问道:“殿主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难道你们不顾殿主的吩咐?”

  “不……不是这样的!”周洪福修为虽高,但面对这位黑袍人,却一脸胆怯。

  这位的实力虽然没有突破到洞虚期。但在千年前就已经是洞虚之下无敌的存在。如今千年过去,他虽然还是没有突破洞虚,但其实力却早已不是合体期的其他修士所能抗衡的!

  “不是?你觉得我会信吗?”

  “曦华……长老!您听我说……”周洪福感觉自己在这人手中根本就是任人宰割的蝼蚁一般。

  “说!”

  这人语气极为冷漠,似乎根本就没有感情一样。

  “是这样的……”

  周洪福连忙将雪山上发生的事情告知曦华,并祈求他能放过自己。

  黑袍中人仰头看向寒冰铸就的天花板,讥讽道:“清玄门?六宗?还真是有魄力呢!当年你们要是都以这种魄力,我又何至于离开!”

  随着这人抬起头,盖在他头上的黑色斗篷逐渐滑落。斗篷遮盖之下,这位曦华看起来只有二十余岁的样子。

  若是孔飞鸢在场的话,一定会感觉这张脸有些熟悉。这位曦华居然跟清玄门掌门有着七八分相似,只是看起来年龄更小了一些而已。

  曦华将周洪福放下,扭头对其余黑袍人说道:“行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最近殿主重伤,告诫其余人最好不要惹事,免得引来天罚!”

  “是!曦华长老。”

  其余黑袍人点头,纷纷退出了房中,周洪福也不例外。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曦华脸上才露出一股莫名的笑意:“臭小子!没想到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看来这些年老家伙们没有少教训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冰床上躺着的青年悠悠醒转,扭头看着房中的曦华开口道:“你还是放不下你们清玄门!”

  听到青年的话,曦华扭头看向青年,咧嘴笑道:“放得下又如何?放不下又如何?难道你樊净就能放下你们如意斋不成?”

  “哈哈哈!果然是你,这种话也就只有你能说得出来……”

  云中城凡人在今天尽力了一场绝无仅有的场面,先是雷云密布,几乎有毁天灭地之势。压抑的气氛在所有人心中蔓延。

  眼看着东北雪山上雷如雨下,所有人都觉得浩劫将至。但一篷黑雾将雷云驱散,重新露出阳光后。众人又再次重获新生。

  而且更让他们感到开心的就是城中盘踞已久的鬼方修士居然纷纷退走,重新回到了鬼方境内。

  相对于前一件事来说,他们显然对鬼方修士更为重视。

  虽然鬼方修士霸占城市以来,并没有太多出格的事情发生,但常年以来城中人本就对鬼方修士带有深深的恐惧。

  所以知道鬼方修士离开后,一只笼罩在他们心头的那团迷雾也逐渐散去。城中重新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一月后……

  鬼方冰海之下,孔飞鸢坐在冰床上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是樊净的青年心中已经完全乱掉了。

  “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接受,所以……我就不说什么了,只希望你能理解我。”青年盘坐在孔飞鸢身边笑着看他。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就是樊净?”

  没错!这个年轻人自称是樊净,就是五万年前唯一一个突破到洞虚期的如意斋斋主樊净,也就是留下神游经的那个樊净。

  对于这个青年人的话,孔飞鸢完全嗤之以鼻。且不说能不能活过五万年,仅仅孔飞鸢所知,当年樊净大师分明就是坐化了!

  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人自称是樊净,任谁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可能再次出现?而且还是这个玄冥殿真正的主人?统一鬼方之人?这怎么可能!

  青年似乎看出了孔飞鸢心中的疑惑,轻轻一笑开口道:“善为清净法,恶为污染法。以善恶为因……”

  听着青年口中的话,孔飞鸢骤然感觉自己所有的知觉都被剥夺了,甚至就连神识都被死死地压在体内根本无法探出。

  “如意斋!六道轮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