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规则被破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616 2020.01.05 17:15

  “这些事情我本不应外说,但你的身份本就特殊,有权利知道。”

  王泛舟伸手抓住了孔飞鸢,漂身飞起,笑着说道:“既然遇到了,那就让我送你回去吧。若是樊净那个老家伙知道自己看走眼了的话,脸面上一定挂不住。”

  没有给孔飞鸢说话的机会,王泛舟提起孔飞鸢,趁着鲸吞之时瞬间冲出了鲸腹。

  孔飞鸢只感觉身上骤然出现一股庞大的压力,转眼又消失不见,紧接着就已经出现在海面之上。

  “你如今没有修为,还是闭上眼吧!”王泛舟嘱咐了一句,随后提着孔飞鸢消失在原地。

  孔飞鸢听着耳边尖啸的风声,感觉浑身都快要被狂风吹散了。

  万幸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冰城上空。

  “当初樊净那个老家伙在建立这座冰城的时候,我还曾帮助过他,不过我这个人比较随性,不喜欢总呆在一个地方,所以后来我就游历去了。想不到这么长时间不见,樊净居然把这里打理得还挺好。”

  王泛舟正在跟孔飞鸢说话,质问的声音骤然在两人耳边响起:。“什么人,居然如此肆无忌惮!难道不知道你放出神识就是在挑衅我玄冥殿吗?”

  声音未落,身影已经清晰地出现在两人面前,正是玄冥殿曦华。待到看清来人后,曦华却顿时蔫了下去。

  “王……前辈?你……”这时他猛然看到了被王泛舟提在手里的孔飞鸢。表情突然间变得怪异起来:“孔飞鸢?你没死?”

  王泛舟点了点头说道:“他是傀儡之身,只要灵魂不灭就死不了。你们殿主这次看走眼了!”

  “这……”

  曦华脸上一喜,连忙将王泛舟和孔飞鸢迎进了冰城。

  “那个家伙,总是仗着自己活得久,用自己的经验去判断事情,以为你没有生命气息就是死了。殊不知灵傀毕竟有一个傀字。”

  重回冰城,王泛舟走在路上小声向孔飞鸢说着,微微上扬的眉毛明显就是想要看樊净笑话的样子。

  孔飞鸢闻言却一阵恶寒,之前看这位前辈还挺正经的,怎么还有这种恶趣味?难不成以前被樊净欺负过不成?

  瞄了一眼王泛舟脸上的喜悦。孔飞鸢断定他之前肯定被樊净虐过,虽然还不知道这位前辈是什么境界,但以樊净的修为若是动手的话,虐他跟玩似地。

  这么想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要送自己回来了,这明显就是为了看樊净的笑话!

  “这么多年不见,想不到当初你这个赌气离开宗门的小家伙修为都已经比我要高了!”王泛舟一边看着冰城的变化,一边开口向曦华说道。

  “前辈谬赞了,主要是前辈您的心思不在修炼上,否则又怎么会近千年没有进境。”曦华在王泛舟面前显得十分低调。

  他的这种表现,倒是让孔飞鸢有些不适应。当初仅靠气势就将自己重伤,自己遇难时,独自一人与那邪魔交手的时候是何等气魄。

  不多时,三人已经来到了那间石室外,曦华扭头对王泛舟说道:“殿主受了伤正在闭关,我不确定殿主会不会开门,还请前辈稍等。”

  说着,曦华走到那个熟悉的位置,在那片龙鳞上按了一下。而大门却没有像上次一样打开,孔飞鸢知道应该是樊净在里面锁上了。

  王泛舟看着细化的举动,摇头叹道:“这个老家伙居然还留着这个乌龟壳?真拿自己当龟了!”

  听到这句话,曦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里面的是玄冥殿殿主,但外面这个人却是当年享有盛誉的老前辈,曦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索性闭口不言。

  半晌后,石室的大门才缓缓打开,樊净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什么事?我不是说了吗?我在闭关调养,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不要打扰吗?”

  曦华正想说话,王泛舟却率先开了口:“老家伙!你要是不想见我的话我现在就走,顺便把人也就带走了!”

  王泛舟话音未落,一团黑雾骤然出现在三人面前,卷起孔飞鸢和王泛舟瞬间尽到了石室里,而石室的大门也随之被关上。

  感受到这团黑雾,孔飞鸢心中一惊,这种气息他十分熟悉,是那个黑影的气息!难道樊净已经……

  正在想着,黑雾骤然散去,露出一张孔飞鸢觉得熟悉,但又不敢确认的面孔。

  现在的樊净看起来颇为凄惨,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什么血肉。就像是一具骨架上包裹着一层松松垮垮的皮肤一样。

  “你怎么……”王泛舟看到樊净样子,被吓了一跳,开口问道。

  “一言难尽!慢慢再说,反正死不……”

  樊净一脸疲倦,但在看到孔飞鸢的瞬间,一双眼睛却瞪得硕大,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你居然还活着?这怎么可能!天道规则被破坏,你的生机已经全断了!我根本就算不出你……”

  王泛舟闻言,眉毛一挑,抬手指着孔飞鸢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什么都知道?活着这么久,真是白活了,他如今是傀儡之躯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傀儡……”樊净这个时候才留意到孔飞鸢身上的傀儡纹。脸色骤然间巨变,瞬间来到孔飞鸢身边。

  “难道……不对!灵傀……到底是什么?”樊净一脸不解,似乎有什么想法,但却又想不透。所以一时间有些神神叨叨。

  王泛舟虽然想看樊净的笑话,但看到樊净如今的样子,却也不觉得自己有一丝丝开心。

  “行了!想不透就先别想了,说说你的事情吧?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

  樊净似乎还在想孔飞鸢的事情,听到王泛舟的问话后,下意识回答道:“五万年前洞虚天机神游之时,被月魔种下了魔种,后来两股力量就一直在身体里对抗。这次受伤太重又强行出手,导致压不住体内魔气……”

  就在这时,樊净猛然间惊醒,发现自己居然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就连之前不愿意说的那人名字也被他无形之中透露出来了。

  一瞬间,樊净面露恐惧之色,连忙盘腿坐下。但半晌后却发现天道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惩罚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王泛舟看着樊净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心中更加疑惑。

  虽然确实很久没有见到樊净了,但也不至于变化如此之大吧?

  樊净却猛然间放声大笑:“哈哈哈!月魔!恐怕就连你也想不到!你破了规则杀了灵傀,却造成了最大的变数!如今我也不用再遵守规则了!”

  猛然间放声大笑的樊净着实吓了孔飞鸢二人一跳,这怎么说着说着就疯了?樊净到底在说什么?

  大笑之后,樊净深吸了一口气,情绪逐渐变得平静下来,看着孔飞鸢道:“我知道你还有疑问,如今我既然不用再遵守天道规则,那么就可以将所有事情告诉你了。”

  听到这句话,孔飞鸢才明白樊净方才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自己被月魔所杀,神通图录也被他抢去,破坏了天道运行规则。所以天道相应的对樊净的限制也少了许多。

  “我终于明白当初我悟到的变数是什么意思了!月魔抢走你的神通图录就是一个最大错误,他让你变成如今的样子,非生非死,又没有神通图录,不受天道约束。这样你才能真正阻止这场浩劫!”

  听樊净说了这么久,王泛舟却一直不知道他说的月魔究竟是谁?故此开口问道:“那个月魔究竟是谁?又是什么来历?”

  “你们先坐吧!我慢慢跟你们说。”樊净盘坐在地,拍了拍身边道:“千万年一轮回,天道规则之下会降下灾难毁灭众生,但有了毁灭才会有新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