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断后路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59 2019.11.19 22:16

  站在大门面前,陆常突然扭头向孔飞鸢问道:“你之前说门是你打开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陆常终于想起了之前孔飞鸢说的这个事,方才那一通忙碌,居然让他把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

  听到陆常的疑问,就连周小凝都认不出竖起耳朵,表示对这个问题极为好奇。

  孔飞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甚至他自己也完全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能够打开这扇大门。还是将事情大概的解释了一遍。

  听完孔飞鸢的解释,两人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周小凝甚至伸出手来想要去触摸孔飞鸢肚子上的印记。

  “你干嘛!”孔飞鸢抬手拍掉了周小凝好奇的小爪子。

  “真的真么神奇吗?”周小凝充满好奇地看着他的小肚子,道:“我之前只是听陆叔说你肚子上的是傀儡纹,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功能?”

  孔飞鸢一阵尴尬,总不能说可能跟神通图有关吧?

  “谁知道呢,反正我记得我刚刚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在一片水面上飘着,或许我失忆之前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呢?”

  陆常点头,看向大门后面的玉石通道,对孔飞鸢说道:“也不无可能,说不定你真的能从这里面找到什么有关的东西。”

  “那就去里面看看……”一行几人极为小心的走进了门后的通道中。

  一踏进通道,孔飞鸢和陆常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通道从外面看似乎是通体都是由玉石打造而成的,可当他们走进来才发现,这所谓的玉石踩上去居然有那么一丝软绵绵的感觉。

  走在通道之中,陆常、孔飞鸢和周小凝三人都有一种似乎不太真实的感觉。尤其越是往里走,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玉石的荧光和符文的颜色相互作用之下,居然让整个通道里呈现出一种雾蒙蒙的样子。就像是走进了仙境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其他几位渔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触碰到什么机关。不过他们看着这些玉石的眼神却显得非常炽热。

  再怎么说,这也是玉石,要是能敲下来一块的话,在外面可是能换到不少钱的!

  可陆常和孔飞鸢却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起来,因为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可能隐藏杀机!就像……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的几位渔民前进的脚步已经慢了下来,落在后面。就连周小凝也一样。

  他们的注意力似乎被这迷蒙的通道所吸引,逐渐伸出手去,想要触碰通道旁的玉石墙壁。甚至有一位渔民眼中满是渴望与贪婪之色。

  陆常见状,气运丹田爆喝一声:“醒来!”

  声音如同响雷般在几人耳边炸开,顿时,几位渔民身体一震,从那种状态中醒来。

  “我……刚才怎么了?”回过神来的周小凝眼神里充满了惊惧之色,心惊胆战的开口问道问道。

  陆常摇摇头,正色道:“这里恐怕有问题!似乎有什么迷幻的阵法存在,你们几个千万不要随便去触碰这里的东西!”

  几人点了点头,连忙重新赶了上来。周小凝更是伸手伸手抓住了孔飞鸢地衣角,紧挨着他并排走在一起。

  看到渔民们安分下来,陆常扭头对同样觉得不对劲的孔飞鸢说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外面就已经够奇怪了,这里面居然还有迷惑心神的阵法!”

  孔飞鸢摇摇头,答道:“这我哪知道?”

  说话间,孔飞鸢看了看身后,却发现在这一片雾蒙蒙的通道中,早已看不见他们来时的大门。

  陆常顺着孔飞鸢地眼睛看去,顿时脸色一变,扭头便向来路跑去。边跑边说道:“我去外面看看!”

  他脸色的突然变化,被几位渔民看在眼里,纷纷跟在他身后往回跑。孔飞鸢和周小凝对视了一眼,从她的眼神中,孔飞鸢看到了极致的恐惧。

  “小凝!我们也往回走看看,这里面……我总觉得不太安全。”陆常低头瞄了一眼拽着自己衣角的手,对周小凝说道。

  “嗯!听……孔大哥你的。”

  握住那只微微颤抖的手,孔飞鸢拉着周小凝同样向来路跑去。可刚刚才跑出去没几步,就听到了前面惊恐的声音。

  “没……路了!我们怎么出去?”这声音中充满了绝望。

  孔飞鸢听到声音后脚下又加了几分速度,身边雾蒙蒙的景象越来越淡,终于在朦胧中看到了前方有几个跪坐在地的身影。

  跑到近前,却发现陆常正在用力的着已经关上的大门。在他身旁,几名渔民瘫倒在地,神情慌张。满眼都是绝望。

  “这……”

  看着紧闭的大门,孔飞鸢觉得这东西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之前那么久都不关,怎么自己刚进来没一会就给关了?这不是扯淡吗!

  “不行!这扇门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我根本就挪不动它。”陆常的剑并没有带进来,仅靠着双手,他对这扇门毫无办法。

  “我试试吧。”孔飞鸢走上前去说道。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黑蛇开门时候的情景,于是将手贴在门上,全力运转功法。小腹上的印记也变得更加清楚。

  可大门却毫不为所动,甚至连之前的符文都没有出现,孔飞鸢顿时就慌张起来。

  “这不对啊!我之前就是这么把门打开的!”

  陆常扭头看向孔飞鸢,问道:“你确定你没记错?”

  “我绝对没记错!”孔飞鸢异常坚定的点头道:“可是……现在怎么不行了?难道是因为符文消失了?”

  “不会吧?你再试试。如果真的不行,那我们恐怕就只能往前走了!”陆常用力一拳砸在大门上,可大门稳如磐石,没有丝毫动静。

  再次伸出手,闭上双眼,孔飞鸢仔细的回想着当初黑蛇让自己开门时候的细节。

  但除了符文以外,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不同。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孔飞鸢这次直接将肚子上的印记紧紧地贴在了大门上。

  功法全力运转之下,大门仍旧没有任何动静。抬头看了一眼大门,又一次将身体贴在了大门上。可大门依然没有动静。

  孔飞鸢在大门上砸了几拳,又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狠狠地踹了几脚。丧气地说道:“不行!真的打不开,恐怕我们只能往里面走了。”

  “上仙!里面……我不敢去了!”一位渔民苦着脸开口道。

  陆常劝道:“走吧!至少还有希望,不走的话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几人再次向通道深处走去,不过这次所有人都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孔飞鸢和陆常更是运转功法,随时准备进入战斗。

  再一次冲进雾蒙蒙的通道,孔飞鸢感觉这里似乎和之前有了一些不同,但却看不出不同在那里,这种感觉让他更加谨慎起来。

  甚至就连前进的步伐,也不自觉地开始转变成战斗姿态。

  继续向里面走,这种雾蒙蒙的现象越发的浓厚起来,孔飞鸢不由得想起之前曾经看到过的一种学名叫做白灾的现象。

  就是在下暴风雪的时候,天上地下全部都是一片白茫茫。光经过天地间雪花的不断折射,让周围变得白茫茫一片,完全不能辨识方向。

  如今自己在这通道里就有这样的感觉,甚至通道里的这种现象比之白灾更为恐怖,甚至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双脚了。

  “孔……大哥!我已经……看不见你了!”周小凝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孔飞鸢感觉自己牵着的手掌已经开始微微冒汗。

  “你抓住我,我们靠边走。”孔飞鸢扭头安慰道。

  同时他左手前伸对走在最前面的陆常说道:“陆叔,我们相互之间牵着手,这样就不会掉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