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神游经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60 2019.12.04 19:33

  捏着手中玉佩坐在房中,孔飞鸢思绪混乱,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梦突然送自己法宝,究竟是什么意思?真的像她说的那么简单,只是害怕自己身上的法宝会落入鬼方修士手中吗?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按说自己和夏梦在之前根本就没有交集,就算是自己当时的一番话引起了她的注意,但以她那个年龄的见识,不至于会对自己如此关照。

  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毕竟也是奇绣坊坊主,六大宗门的掌门人之一,又怎么会因为一些冲动的言语,和一件隐匿气息的法宝就对自己另眼相看。

  这种事情或许在书里会出现,但这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若是这么简单就能对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如此关照的话,她七百多年就算是白活了。

  除非她……已经看出了一些东西,却没有明说,这种可能性才是最大的。否则的话凭什么?

  可她为什么不说?又为什么隐瞒?

  孔飞鸢实在不解,站起身来将玉佩收入怀中,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走出房间。

  司南星坐在船中池塘边的亭子里正在与几位修士说着什么,突然见到孔飞鸢走来,开口问道:“飞鸢道友,你终于出来了!要不要尝尝奇绣坊的桂花糕?”

  “不用了南星,你们聊着,我想问问夏坊主在哪?”

  “夏坊主?”司南星挑了挑眉毛,调笑道:“你不会真的要去夏坊主房间里坐坐吧?”

  孔飞鸢摇头,一脸正经的开口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想跟夏坊主谈谈。”

  看到孔飞鸢一脸正经,司南星也收起了脸上戏谑之色。

  之前夏梦将他叫走之后,这家伙就把自己在房里整整关了七天,这七天来甚至就连陆常都没有见过他。

  如今突然出来,而且直接就说要见夏梦,恐怕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吧!

  向着仙船船尾的三层阁楼递了个眼神,司南星开口道:“夏坊主一般都在那里。”

  “多谢!”孔飞鸢没有多说废话,径直走向阁楼。

  站在阁楼前,正想上前敲门,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语。

  “进来吧,我在最上面等你。”

  听到声音,他没有任何犹豫,推开阁楼大门,迈步走了进去。

  这座阁楼的一层跟上次他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孔飞鸢的心思也完全不在其上。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些东西。

  快步登上三楼,就见到夏梦坐在窗户边背对着自己,手中还拿着一张花绷在认真地绣着上面的图案。

  夏梦瞄了一眼孔飞鸢,又将视线移回了针线上。轻言轻语的说道:“你先坐吧,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不过事关重大,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听我说完。”

  “夏坊主!还请将所有事情都告知于我。”孔飞鸢拱了拱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待到孔飞鸢坐下,夏梦头也不抬,一边忙着手中地绣活,一边开口说道:“这件事只有我们六大宗的掌门长老才有资格知道。但你作为当事人,这个例子我就帮你破了。”

  “你听过独月之说吗?”

  “独月?”孔飞鸢一脸震惊的看着夏梦。难道说天上的两轮月亮有问题?

  夏梦没有在意孔飞鸢的震惊,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在我们六大宗中一直都有一个说法,天上原本应该只有一枚月亮,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两轮。”

  “而天罚和心魔就跟多出来月亮有关系,至于究竟是什么关系,无人知晓!”

  孔飞鸢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够用了,天罚和月亮?难道说天罚都是月亮引起的?

  “你应该知道五万年前樊净大师突破到洞虚期地事情吧?”

  孔飞鸢点头道:“不是说樊净大师后来神游太虚,圆寂了吗?”

  夏梦手中一顿,轻笑道:“那是其他人知道的,而我们六大宗却真正知道樊净大师圆寂的原因。”

  “五万年前,我奇绣坊前辈受邀前往如意斋,当时其余的四大宗门也同时收到了邀请。因为樊净大师成了几十万年来第一个迈入洞虚期的修士。”

  “可当人都到齐了之后,樊净大师却突然说要闭关,而这一闭关,就是七七四十九天。”

  “后来等樊净大师出关之时,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本来已经突破到洞虚期的大师居然修为散尽,变成了一个凡人。而这期间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孔飞鸢目瞪口呆,唯一一个没有杀孽,已经突破到洞虚期的修士,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沦为凡人?

  夏梦接着说道:“樊净大师本人对这种结局并无遗憾,只留下了一部神游经,就坐地圆寂了。”

  “神游经?”

  孔飞鸢心中顿时想起了墨鳞,难道神游经就是他口中说的那部密卷?这怎么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自己早就被六大宗门盯上了。

  夏梦点头道:“神游经开篇的第一段话是……”

  “大道虚无,先天地而生,无形无相。

  世间万物,或生或死,皆为造化,故曰天道无情。

  然天道应有情,为万物留一线生机。但天道残缺,少一变数。

  邪魔趁虚而入,霍乱天道,至天道不公。

  若灵傀现世,九宗同心,神通图录补全大道。

  则大道完整,邪魔消散,天道公正。”

  夏梦说完,手中地绣活已经停了下来。看着孔飞鸢阴晴不定的脸色,沉默不语。

  听完夏梦的话,孔飞鸢同样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神游经的这个开篇很通俗,说白了就是大道残缺了一部分,而这部分被污染了,才会有不分善恶、不明事理的天罚,而“灵傀”以及身上的神通图录,就是大道残缺的部分。

  内窥丹田看着体内的玉盘,孔飞鸢联想到之前在玄灵宗傀儡室中突然出现的那一串文字,和自己修炼的“遗道决”功法。

  “九!极数……”笑了笑,心中暗道:恐怕是让我将这神通图录上的纹路全部点亮罢?还是说全部点亮之后才是开始?

  “夏坊主,那你知不知道有个地方叫做‘绮梦宗’。”

  反正已经都说开了,孔飞鸢倒也不在避险,而是直接问了出来。

  “绮梦宗?”夏梦闭眼思索了片刻,骤然间睁开眼睛道:“神游经里提到过这个地方,说灵傀会在绮梦宗附近……你是说绮梦宗在润墟湖下?”

  “对,我已经去过了!是被一个叫做墨鳞的九天宗弟子……”

  “墨鳞?他在世俗界为祸,百年前就被流放到鬼方了!”夏梦顿时就觉得不妙,如果孔飞鸢说的是真的,恐怕鬼方修士早就已经潜入其他十一域了!

  孔飞鸢也是一脸震惊,原本他以为墨鳞背后的势力就是九天宗,但如今看来……恐怕从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鬼方修士就已经在谋划一切了!

  “那你在绮梦宗到底遇到了什么?”夏梦皱着眉头问道。

  孔飞鸢轻笑:“得了好处的人已经成了你夏坊主的门人。”

  “周小凝?”夏梦哑然:“原来如此!那么她手腕上的就是引梦铃了吧?”

  孔飞鸢点头。

  “看来不止那东西要回来,神游经中的九大宗门恐怕也要回来了!”夏梦将手中针线放在一旁,看着窗外飘过的云彩开口道:“这件事我恐怕不能在替你瞒下去了。”

  “灵傀现身,九宗出世,那么鬼方的事情恐怕就只是个引子!那个能够霍乱天道的东西应该也要出现了!”

  夏梦扭头看着孔飞鸢道:“既然你愿意相信我,那你能不能再信我一次?我要将这些事通知其余五大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