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灵气翻涌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7 2019.12.23 20:52

  “哈哈哈!”再次听到万九的声音,孔飞鸢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放声大笑起来。

  万九一张脸涨的通红,但有曦华在身边,他也不好发作。

  说起来他对这种情况也算是已经习以为常,数千年来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因为相貌和声音嘲笑过他了。

  只不过自从被玄冥殿收入门中以后,他便常年以黑袍遮身,所以也没有人在提起过他的相貌和声音。如今突然被孔飞鸢颠婆,心中确实有些不适应。

  “行了孔飞鸢!老万天生如此,不必嘲……”曦华在一旁话说了一半,却发现孔飞鸢笑的更加放肆。曦华脸色一黑,锋不可当的气势瞬间向孔飞鸢压来。

  一瞬间孔飞鸢感觉身体向是受到了千刀万剐,甚至在这间冰室中还隐隐能看到若有若无的剑气。仅仅气势就能做到这一步,足见曦华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孔飞鸢的笑声戛然而止,但在曦华锋锐无比的气势中仍旧坚持站在原地,尽管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丝丝裂痕!

  其实方才大笑,孔飞鸢只是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借口,虽然万九的反差确实让人想笑,但孔飞鸢笑的根本原因却是自己。

  两年前他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本以为会像小说里说的一样,凭借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一路顺利的站在这个世界顶尖的位置上。

  但在玄灵宗的经历掐断了他这种不成熟的想法。

  当初他嘲笑别人一路开挂,无数金手指加身。但是自从绮梦宗之后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金手指加身?

  但就是这种金手指,逐渐消磨掉了他心中的锐气。让他以为无论如何他都会成为这个世界最顶尖的那一部分人之一,不过最近的事情却逐渐让他对这一切有了改观。

  他的身份在如今的修行界中固然重要,却也让他成了所有人都瞩目的对象。无论是六宗还是玄冥殿,甚至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其他势力……比如一只盘踞在他小腹灵傀印中的那缕黑烟的身份?

  没错,他是穿越者的身份,但这两年时间里他却已然懈怠了不少。

  灵傀又如何?身负重宝又如何?若是他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已经站在了世界之巅,也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从玄灵宗之后,几次的死而复生已经让他几乎相信他自己光环加身,成为不死之身了!

  但之前在冰城最下层看到那缕黑烟的时候,他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种气息来的莫名其妙,但他就是清清楚楚的察觉到了!

  若不是樊净将其揪出来,恐怕在以后的某个时期,那缕黑烟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大的阻碍。

  所以方才孔飞鸢笑的其实还是他自己,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几乎已经习惯了依靠神通图录的力量。但直到之前在玄武门门前的时候,他才彻底醒悟。

  没了他这个灵傀,或许会有另外一个人成为灵傀。而且他一身的修为全部来自于神通图录,若是有一天没了神通图录,孔飞鸢会死也说不定!

  所以这次在面对曦华的时候,孔飞鸢没有动用任何神通图录的力量,甚至就连遗道决功法都没有运转。仅仅凭着自己的肉身和意志抵抗曦华无穷无尽的气势。

  一息……两息……

  在不动用任何手段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力量仅仅在曦华的气势之下坚持了不到三息时间。在失去意识前,孔飞鸢脑海中只留下了一句话。

  “孔飞鸢!两年来你以为自己是重要人物,以为自己是不死之身,但若是没有了外力!你他娘的连个屁都不是!”

  这是他留给自己的评价,也是经历了这么多以后的总结。

  曦华看到孔飞鸢晕倒,脸上的表情也多了几分玩味。虽然还是不喜欢这个嘲笑别人外貌的家伙,但心中却也对孔飞鸢多了一些好奇。

  不动用任何手段,仅仅凭借肉身在曦华的气势中坚持近三息时间,就足以让曦华感到惊喜了。虽然他并不清楚孔飞鸢为什么会这么做。

  万九看到孔飞鸢瘫软在地,扭头朝曦华喊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你干的事……”

  说话间,万九虚空一抓。庞大的灵气汇聚在孔飞鸢身边,化作一只灵气大手,将孔飞鸢抓起来放在一边的冰床上。

  曦华没有回答,而是扭头离开了孔飞鸢的房间。

  万九见状紧随其后,只是在走出房门前回头看了孔飞鸢一眼,眼中充满了疑惑……

  极北某处山脉中……

  这片山脉常年冰冻,白雪皑皑。在这里别说是植物,修行者都不愿意来。就算是采集冰石也不会深入到这片山脉深处。

  可偏偏就是在这片冰山最深处,一道红光骤然出现,鲜血淋漓的应玟玉出现在这里。

  “孔飞鸢!”

  应玟玉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名字,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便瘫软在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血遁不仅燃尽了他全身精血,更是让他这么些年来的修为付诸东流。如今的他在这冰天雪地中唯有等死一途。

  原本这血遁之术是为保命,可鬼方区域是在过大,而且应玟玉对这里也并不熟,之前情急之下施展血遁的时候并没有看方向。如今深陷绝境,应玟玉心中无限懊悔。

  要是知道孔飞鸢已经突破到了心动期,应玟玉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对孔飞鸢下手。但此刻懊悔却已无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寒风中,应玟玉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你可愿奉我为主……”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身受重伤嘴唇发紫,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一个“愿”字,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就在应玟玉失去意识后,一缕黑烟骤然出现在他身边化作人形,随后直接钻进了应玟玉身体中。

  鬼方冰城某间密室中,正在闭目调息的樊净骤然间脸色煞白,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就知道你死不了!别让我找到你!”樊净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抬起头看着上方道:“都说你无情,你还真是有够无情的……”

  孔飞鸢再次清醒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从床上爬起的瞬间,孔飞鸢感觉自己的伤势几乎没什么变化!

  同之前不同,之前他每次受伤,都会比别人恢复的要快许多,如今想来应该是神通图录和灵傀印的功劳。

  但这次……似乎这两股力量都没有动静,孔飞鸢仔细感受了一番丹田内的动静,自嘲的笑道:“还真是有够无情的。我刚说不想凭借外力,你们就没动静了!”

  试着运转起遗道决,孔飞鸢骤然间脸色大变,强行将体内翻涌的灵气压下,却再也不敢再运转遗道决功法。

  方才那一刻,他骤然间感觉体内灵气翻涌,尽管还是按照遗道决功法的路线运行,但却似乎欠缺了许多控制,若不是他及时停下,恐怕就要爆体而亡了!

  “妈的!这么绝!功法都出问题了?”孔飞鸢忍不住咒骂道。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你醒了?殿主叫你去一趟!”

  孔飞鸢抬头就看到曦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间中,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殿主?”

  孔飞鸢心生疑惑,不是说闭关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叫自己过去?难道自己身体里出现的情况樊净已经知道了?没有这么巧吧?

  “行!带我去吧。我也有问题要问他。”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但孔飞鸢觉得这座冰城里的人应该不会害自己。

  毕竟自己在这冰城中这么久,要是想害自己的话,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早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