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月魔宫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712 2019.12.25 22:31

  站在石屋外,孔飞鸢仍旧还在琢磨樊净的意思。但却根本猜不透。

  “不愧是修佛的人!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本事还真是顶尖的!”低声唠叨了一句,孔飞鸢看着眼前石屋的大门缓缓关闭,转身离开了这里。

  从樊净口中,孔飞鸢得知,这间石屋的建造者和雕刻者,甚至就连这些机关的设计都是樊净独自一人完成的。为此他甚至花费了近百年时间。

  而当孔飞鸢问其原由的时候,樊净是这么说的:“那些年修为尽失,虽然境界还在,能多活几年,但在鬼方这么多年修炼,每日面对冰雪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吧?”

  听到樊净的这个回答,孔飞鸢有些哭笑不得,坚持近百年做一件事,还真就是为了打发时间。

  鬼方某处,大雪纷飞,两个人影迎着风雪向冰城的方向摸索。其中一人背负重剑,另一人则将自己裹成了粽子。前者远远地走在前面,后者则拼尽全力跟在前者身后。

  走在前面的正是陆常,碧云山之后孔飞鸢被鬼方的人带走,陆常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想去找找孔飞鸢,所以毅然决然地走进了鬼方境内。

  因为在陆常看来,鬼方修士若是为了杀人的话,在碧云山上就能动手杀了孔飞鸢。但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么就必然对孔飞鸢有所图谋,所以孔飞鸢一时应该不会死,但时间长了就不一定。

  但陆常却没想到,在前往鬼方的路上,有一个人拦住了他。这个人陆常非常熟悉,而且恨之入骨!正是此刻远远吊在陆常身后的夕夜。

  当初若不是最后关头毒娘子苦苦哀求,那次谈话之后夕夜就已经死了!

  那么多弟子的性命,就算陆常将夕夜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可见到毒娘子声泪俱下的哀求,并再三保证夕夜绝不会再害人。

  再加上对夕夜来说,曾经做为一宗之主高高在上的他如今修为尽失沦为凡人。让他活着比杀了他更解气,所以陆常才放过了夕夜。

  但没想到夕夜拦住陆常去路,说是希望陆常带他进入鬼方深处。

  陆常顿时就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一口回绝了。陆常不杀他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又怎么可能出手帮他?

  更何况他之所以要进鬼方深处,肯定是为了鬼方修士恢复修为的方法。陆常就更不可能帮他了。

  但让陆常没想到的是,夕夜居然就这么远远地跟在他身后。既不靠近也不远离,凭借着凡人之躯赶上了陆常。

  回头看了一眼风雪中艰难跟在自己身后的夕夜,陆常再次加快了步伐。若不是陆常压着心中怒火,恐怕早就一剑将夕夜杀了。

  不过陆常却是个信守承诺之人,既然当初答应了毒娘子放过夕夜,陆常就绝对不会再对夕夜出手。

  两人在润墟岛这么多年,互相之间都有所了解,而夕夜就是因为知道陆常的性格,所以才敢跟上来。

  看到前面的陆常又再次加快步伐,夕夜再次咬牙跟上。但即便他再如何加速,陆常毕竟有修为加身,夕夜仅仅凭借凡人之躯又怎么可能跟上。

  一转眼时间,陆常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夕夜眼中。茫茫大雪中,夕夜脸色有些难看。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放下身段向曾经的对手请求帮助了,没想到对方居然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请求,这让原本就高傲的夕夜有些难以接受。

  但他却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设计谋害了玄灵宗多半数门人,别说陆常不帮他,若是换了旁人的话,他恐怕早都死了!

  但在夕夜心中却不这么想,一个能将门中弟子全部当做棋子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认为自己做错了?所以眼见陆常不帮助他,夕夜心里已经开始记恨陆常。

  不过没有了陆常,夕夜独自一人也不敢再前往鬼方。莫说鬼方修士,单单就鬼方境内的环境就不是他一个修为尽失的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狠狠瞪了一眼陆常离开的方向,夕夜无奈之下转身准备往回走。

  但就在这时,他却在大雪中看到了一个身影。

  惊慌之下,夕夜将自己深深地埋进了雪中,仅仅露着脑袋观察那个身影的动静。在鬼方境内,只要随便来上一个修士,对夕夜来说都是威胁。

  但随着人影越来越清晰,夕夜在看到这人面目的时候,骤然间将脑袋都埋进了厚厚的雪里。脸上就被冻得发白,如今更是如雪一般。

  这人居然是当初亲手击杀玄师,并废了他和毒娘子修为的应玟玉!

  夕夜对应玟玉的恨意不比陆常对他的少多少。当初若不是应玟玉,他怎会落到如此地步?但夕夜却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根本就不是应玟玉的对手,所以还是尽量避开他为好。

  夕夜不敢抬头,但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直到他身边才停下。

  “又见面了夕夜!”应玟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夕夜抬头怒视着应玟玉道:“应玟玉!你还想怎么样?我都已经……”

  应玟玉打断了夕夜的话,半蹲下来将脸凑到夕夜面前摇头道:“怎么能这么想!再怎么说也是你将我引入修行界的!虽然当初我废了你修为,但也是为了利益不是吗!”

  “呸!早知道当初我就不应该可怜你!就应该让你饿死在街头!”夕夜怒骂道。

  应玟玉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咧嘴笑了笑道:“若不是我根骨不错,你也未必会看重我!”

  夕夜闻言脸上阴表情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应玟玉见状问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如果就是为了看我如今的样子,那你也看到了!”夕夜咬牙道。

  相处这么些年,夕夜并不是第一次觉得应玟玉聪明。但面对应玟玉这个问题,他却选择了回避。因为应玟玉说的没错,当初将应玟玉捡回来确实是因为他根骨绝佳!

  应玟玉叹了口气笑道:“我没有那么无聊,就是正好遇到了而已。”

  说话间就这么盘腿坐在了雪地中,任大雪飘落在他身上。

  “正好遇到?”夕夜冷笑一声道:“那你是来杀我的?”

  “不!”应玟玉摇摇头,冲着夕夜伸出了手:“我是来帮你的!”

  “帮?”

  夕夜闻言满脸不解,当初亲手废了自己修为,如今又说是要来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应玟玉看着夕夜脸上的不信任,翻了个白眼道:“倒也不是我真心想帮你!不过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想办法助你恢复修为!甚至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夕夜闻言顿时心中一阵开心,但随即又觉得意外。因为他了解应玟玉,若是没有好处的话,应玟玉绝对不会这么做?

  “你想要什么?若是想让我求你的话门都没有!”

  夕夜虽然想恢复修为,但若是要他低头去求应玟玉的话,他宁愿去死!

  应玟玉脸上一阵开心,伸手将夕夜扶起:“我知道你的性格,用不着你求我,只要你能答应一件事就行!”

  “什么事?”夕夜疑惑道。

  应玟玉言道:“跟我去见一个人,并奉他为主!”

  夕夜闻言骤然脸色大变,甩开应玟玉的手怒道:“让我做别人的仆人?你还真是有够了解我的!”

  “别急着拒绝!”

  应玟玉说话间一抬手,身边数十丈范围的飘落的雪花骤然间一顿,化作无数细如牛毛的冰针,在应玟玉手中凝结成一柄散发寒意地冰剑。

  随着应玟玉意念一动,冰剑脱手而出,在空中飞舞起来。凌厉的剑气夹杂着森寒的剑意。

  夕夜见状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应玟玉道:“御物术!你居然突破到了心动期!这怎么可能!”

  应玟玉挥手间散去了冰剑轻笑道:“怎么不可能!这正是我如今的新主子带给我的力量。”

  夕夜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克制住心中那股冲动:“好!我去!不过你先告诉我,你所代表的势力究竟是属于哪一方?是六宗还是玄冥殿?”

  “不!都不是。”应玟玉周身骤然间冒出无边黑气:“我们叫做月魔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