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可怜?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85 2020.01.09 17:17

  有了万九相伴,一路上再也没人打扰过孔飞鸢。所以很快两人便到了云中城。

  如今的云中城已经不像之前一样,被当做隔开鬼方修士的屏障,因为五年前那件事情以后,已经有无数鬼方修士穿过云中域到了其余地方。

  站在云中城外,孔飞鸢看着雄伟高耸的城墙,那上面曾经是六宗弟子巡逻的地方,但如今却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踪影。

  而城外有一个人却引起了孔飞鸢的注意。

  这人从身材上看应当是一名女子,身着单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脸上爬满了伤痕。她就这么站在城外,一双眼睛一直看着鬼方的方向。

  不过孔飞鸢却认出了这名女子,即便她已经被毁容,但孔飞鸢却不会认错,正是当初同自己几次交手,后来被陆常赶出润墟的毒娘子。

  看到她如今的样子,孔飞鸢虽然觉得她有些可怜,但却也不想跟她再有什么瓜葛。当初玄灵宗的事情,虽然是夕夜一手造成的,但她毕竟也是帮凶之一。

  所以孔飞鸢就这么直接略过了她,准备进城。

  可毒娘子却追了上来,跑到孔飞鸢面前,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举在孔飞鸢眼前开口道:“你们是从鬼方来的吧,不知道有没有见过一个人,他大概长这样,名字叫做夕夜。”

  孔飞鸢变化了容貌,毒娘子自然没有认出来。而一旁的万九她根本就没见过,就更不可能认识。

  “见过!”孔飞鸢如实的回答道。

  “谢谢!”毒娘子原本已经准备扭头离去,却突然反应过来孔飞鸢说的是见过。连忙追问道:“您见过?能……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我……”

  万九眉头一皱,在毒娘子身边停了下来,开口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这五年里,万九对孔飞鸢在润墟的事情也知道了一些,那个夕夜在润墟岛做出那种事情,简直可以说是死不足惜。

  所以听到毒娘子提起那个被应玟玉杀了的夕夜时,难免有些好奇。

  因为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五年时间里恐怕这个女人每天都在这里询问,从她之前准备扭头离去的表现来看,应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她却还是这么做了,所以万九十分好奇,夕夜那样的人居然也会有人为他这么做吗?

  “我……”

  这么久以来,无论是她也好,夕夜也好。两人虽然都知道对方的心思,但夕夜却一直都没有给毒娘子一个名分。

  就算是五年前夕夜不告而别的时候,毒娘子也没有名正言顺的成为夕夜的伴侣。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毒娘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我是他妻子。”

  万九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毒娘子,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夕夜那个人万九虽然没有见过,但从孔飞鸢和陆常口中说的话来判断的话,夕夜野心勃勃,且十分傲气。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愿意做他妻子?

  “毒娘子,你不用打听,他已经死了,死在应玟玉手里。”孔飞鸢扭头朝毒娘子说道。

  听到孔飞鸢的话,毒娘子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她没有注意到这个陌生人叫出了自己在润墟时候的称呼。因为她已经被这句话震惊到了。

  “死……死了?应玟玉?”

  毒娘子莫念了几遍,突然间笑出了声。

  “呵!我等了你五年,你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你亲手培养出来的人手里。还真是……我早该想到的,你若是活着又怎么会狠心抛下我。”

  听到毒娘子的话,孔飞鸢不由得为这个女人感到悲哀,直到现在她还在试图欺骗自己。

  孔飞鸢不否认夕夜曾经对毒娘子有三十年的感情,但这三十年却比不上他心里对权利和力量的追求。

  夕夜抛下她独自去投奔月魔,就是为了获得力量,可叹毒娘子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说话间,泪水顺着她伤痕累累的脸颊滑落。毒娘子如同失去了全身力量一般,双眼一闭整个人轰然倒地。

  孔飞鸢倒是没有任何动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并不觉得毒娘子如今的下场值得被可怜。

  但万九却一抬手将其扶了起来道:“哎!可怜的女人,就当我善心大发吧。”

  孔飞鸢没有多做解释,扭头走进了云中城。

  ……

  客栈中,万九收起点在毒娘子额头的手指,向孔飞鸢说道:“我知道你对她没什么好感,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如今他已经沦落为普通人,甚至看她的样子恐怕连普通人都不如。”

  孔飞鸢在一旁无所谓的说道:“你怕是因为你自己的事情对她起了同情心吧?”

  万九倒也没有什么掩饰,点头道:“确实也有这部分原因,我当年就因为相貌的问题受到过不少人的冷言冷语,所以见不得这种人情冷暖的事情。”

  “你开心就好,不过你可知道她已经死了?”

  “什么意思?我不是把她救回来了吗?难道说……”

  孔飞鸢点头,他虽然与毒娘子接触次数不多,不清楚为什么毒娘子会对夕夜这么重视,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就目前来看,毒娘子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是救回来恐怕也是行尸走肉。

  “哀莫大于心死,你就回来的只是这具身体,她的心在知道夕夜消息后就已经死了。”

  万九闻言笑道:“这种事情我自然也知道,不过人嘛,若是没有了希望,那就帮他制造绝望,给他仇恨。这未尝不是一种能让她重新活过来的方式。”

  听到万九的话,孔飞鸢瞬间就明白了万九的打算。

  “真不愧是你!樊净这次让你跟出来恐怕不仅仅是为了保护我吧?”

  万九再次点头。

  “如今无论是鬼方的其他势力,还是六宗都在积蓄力量,虽然所有人都不说,但所有人都知道双方之间必然会有一场大战。”

  万九坐在孔飞鸢身边道:“再加上月魔宫那股新势力,我们之间也同样不会善终,所以能够拉拢一些人又未尝不可?”

  说着,万九扭头看了看毒娘子道:“虽然他的修为被废,但跟你的情况不同,她的修为还能够恢复。而且我刚才检查了一番,她的天赋不错。”

  “你随便,反正要是被陆常知道你准备将他收入门中的话,一定不会给你好脸色,甚至……会惊动曦华!”

  听到曦华,万九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五年时间以来,陆常深感实力不足,所以在拜曦华为师后,每日里勤加修炼十分刻苦。虽然陆常天赋不好,但这股精神却令曦华喜欢。

  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天赋固然重要,但努力才是最根本的东西。就算天赋再好,整天吃喝玩乐也不会有很大的进步。相反陆常这种人,才是绝大多数修行者都难以做到的。

  所以这五年里曦华越看陆常这个徒弟越是喜欢,若是有谁惹得陆常不高兴,那么曦华必定会与之翻脸。无论是谁,哪怕是樊净曦华也敢跟他上去过上两招。

  “行了行了!少拿曦华压我。我是打不过他,但是相信他是个明事理的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他应该清楚!这个女人对应玟玉恨之入骨,如果稍加利用的话必定会成为一枚不错的棋子。”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倒是错怪你了。”

  孔飞鸢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起身离开了房中。无论万九想怎么做,那都不是孔飞鸢应该考虑的事情。

  如今他最为要紧的事情就是赶快恢复修为,否则的话一旦大战再起,他可没有什么自保能力。

  孔飞鸢离开后,万九扭头看了毒娘子一眼,自言自语道:“多少年了,终于让我碰到一个双丹田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