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祸不及后代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75 2019.12.20 20:51

  “并不是,若不是我修为较高,恐怕也撑不过这五万年的寂寞。”樊净难得的笑了笑,其中居然有那么几丝调侃的意味。

  “算了吧!我倒是听他们说了,你能够干扰天道,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樊净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身向来路走去,远远地声音传来:“五万年来我蛰伏在此,早就已经找到了九宗之一玄武门的踪迹,只是从来都没有人会想到而已。跟我来吧。”

  “玄武门?你早就找到了?”

  孔飞鸢虽然有些惊讶,但细细想来却似乎在情理之中。尽管鬼方区域非常之大,而且常年飘雪。但以樊净的修为若是一心想要找玄武门的话,五万年也足够了!

  更何况樊净还是亲手写出神游经的人,就算不知道九宗的具体位置,但能干扰天道的他,应该也能推算出大概的位置吧?

  有樊净带路,虽然他伤重无法动气,但其本身的身体素质就已经远超孔飞鸢了。所以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带着孔飞鸢。

  再次出现在冰城中,孔飞鸢顿时就明白了。恐怕玄武门的旧址恐怕就在这冰城中。所谓灯下黑的道理,没有人会想到他们苦苦寻找的玄武门就在眼皮子底下。

  两人一路走到了这座冰城的最下层,这里之前孔飞鸢并没有来过,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在这里孔飞鸢看到的不是玄冥殿修士,而是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普通人,这些普通人看向樊净的眼中都充满了感激和尊敬之意。

  “这……怎么会有普通人?”

  看到这些龟缩在冰室中瑟瑟发抖的普通人,孔飞鸢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认知有些不够全面。

  “这很奇怪吗?”

  走在前面的樊净骤然间脚步一顿,扭头朝孔飞鸢说道:“就算是修士也有七情六欲,逃不开男欢女爱生儿育女。但是六宗下了禁制,逐步蚕食这些修士后代的灵根,所以他们就渐渐便成了普通人。”

  “这也太……”

  孔飞鸢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如此天寒地冻号称鬼物都会被冻结的地方,没有修为的这些普通人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你是不是想说这也太不人道了?”樊净笑道。

  孔飞鸢点点头没有说话,但看向这些人的眼中却充满了同情。

  “六宗这种惩治恶人的做法固然有可取之道,但他们的后代又犯了什么错?连他们这些普通人都要承受这冰冻之苦?祸不及后代啊!”樊净的语气似乎有那么一些激动。

  “而且六宗设下明镜台的做法……明面上是给了这些人一线希望,但实际上确实挑起更大不满的源头。这些人因为长辈只过承受这冰冻之苦,心中怎么会没有怨气?但明镜台却容不得这丝怨气。”

  孔飞鸢突然明白当初鬼方修士占领云中城后,第一时间毁掉明镜台的缘故了。实在是六宗这种作为本就过分。

  虽然给了这些人一线希望,却又亲手将这份希望打碎,所以激发出了这些人心中更深的怨气。

  “若是能够有选择,这些人谁愿意出生于这种地方?况且这些人的先辈也不都是大奸大恶之辈。”

  樊净说话间走进了其中一间冰室,这间由整块寒冰铸就的房间正中有一个闪烁着红色光芒的阵法,阵法中散发出阵阵暖意。

  靠近墙壁的床上,一位病怏怏的妇人正在给床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喂药。在看到樊净进来后,连忙起身道:“殿主!您怎么来了?”

  樊净笑了笑道:“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老人家。他的病怎么样了?”

  “我已经好多了,多谢殿主挂念。”躺在床上的老人连忙起身,就准备下床。

  樊净见状快步来到床边,将老人按在床上。

  “您安心躺着就行,我也只是过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老人满脸激动的说道:“不会不会!当初要不是您将我救回来,恐怕老头子我早就没命了!”

  听到老人的话,一旁病怏怏的妇人登时跪了下来:“多谢殿主能够收留我跟父亲。”

  “无妨无妨!我这里地方大,多你们两人根本无碍。”

  樊净抬手将妇人扶起,朝他们二人道:“既然你身体已经好转,那我就先告辞了。你好好养伤!”

  说着樊净将孔飞鸢拽出了冰室,扭头向孔飞鸢说道:“你看到了吗?这些人都是当初鬼方修士的后代,没有什么灵根,但却要受这冰冻之苦。”

  随着两人走出冰室,身后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恭送殿主!”

  看到这些普通人的样子,孔飞鸢突然明白樊净为什么能够将鬼方修士们都聚拢起来了。而且也似乎明白了他当初拿下云中城的初衷。

  “樊净,你给云中城送去了不少人吧?”

  樊净一愣,展颜笑道:“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六宗他们自然也会发现,但是在这种时候他们断然不敢将我送去的普通人赶出城外。”

  是啊!孔飞鸢也知道,已经被送去在云中城安家的普通人就算是六宗弟子,也没有任何借口将他们赶出来。

  以前还有明镜台当做理由。如今明镜台被毁,已经没有了任何借口。

  而且一旦六宗想要将这些普通人赶出城外,那么势必会得罪更多的人,这种做法并不明智。

  “这么说来你倒是做了件好事?”孔飞鸢眉毛一挑,笑道。

  樊净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而是看向冰城的最深处道:“跟我来吧!玄武门就在里面。”

  ……

  远处的云中城里,阚海看着眼前的老人热泪盈眶。一向表现得比较木讷的他,此时看起来根本就与常人无异。

  “爹,我……”

  老人同样是满脸激动,上下打量了阚海半晌,才哆哆嗦嗦的开口道:“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看起来也很结实!这些年没少吃好东西吧?”

  阚海鼻子一酸,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眶涌出,但却笑着说道:“爹!你放心,这些年我绝对没有亏待自己!”

  在两人不远处,一个手持扇子的青年看着这幅画面,眼眶一红叹了口气扭头离去。

  ……

  陆常当初虽然被带有雷电的灵气冲击的晕了过去,但在醒来后,没有选择跟夏梦他们一同归去,而是留在了云中城。想要打探一番孔飞鸢的消息。

  但并没有打探到丝毫消息,似乎那天孔飞鸢被带走后就消失了。

  近一个月的休养,不仅让他伤势恢复,而且因为灵气的冲击,他的修为也有所提升,到了融合中期。

  所以在今天,陆常准备深入鬼方,看看能不能探查到一些消息。但却意外见到了两个熟悉的人!

  “怎么会是他们?”陆常看着远处街边的游方郎中和他身边的妇人,心中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哀伤。

  在街边摆摊瞧病的正是当初不可一世,曾经差点将千重门毁掉的夕夜和毒娘子二人!

  夕夜也远远的瞧见了陆常,实在是因为陆常身后的巨剑太过招摇,所以才会被夕夜一眼认出。

  “巧儿!我们快走!”夕夜在看到陆常的瞬间,连忙将身前的东西卷起,就准备逃走。此刻没有了修为的他再次见到陆常,心中惊惧已然达到了巅峰。

  “夕夜!怎么……”毒娘子身着布衣,脸上满上伤痕,能看出这些伤痕都是新伤。她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见到一个魁梧的身体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当初的夕夜门主怎么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声音低沉,似乎还带有嘲讽的意味。

  毒娘子抬头看去,顿时脸色大变,将夕夜护在身后厉声道:“陆常!我们现在都已经是废人了!你还想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