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道遗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五年后

大道遗篇 烟云暖玉 2557 2020.01.06 20:15

  听着樊净的讲述,孔飞鸢彻底明白了一切。

  千万年一轮回,月魔从规则中诞生,其目的就是终结。而孔飞鸢所承担的责任就是重建。

  也就是说孔飞鸢和月魔分别代表着一个轮回的开始和结束。

  但这个轮回本来在几十万年前就应该结束,但却出了变数。

  上古九宗联合所有修士居然将那枚足以毁天灭地的陨石便成了第二颗月亮。

  所以天道降下惩罚,令众修士无法突破。并且诞生了代表毁灭的月魔。不过月魔却被封印在了第二枚月亮上。

  几十万年以来,月魔居然在漫长的岁月中诞生了灵智,所以虽然他诞生于天道,如今却并不完全受到天道所控制,这是变数一!

  而孔飞鸢本来是代表下一个轮回的开始,所以神通图录才会有种种神通。其实就是给下一个轮回留下的火种。

  但如今代表轮回开始的孔飞鸢居然失去了神通图录,甚至如今他半生半死的状态也已经不受天道掌控。这是变数二。

  两者相加,当一切都不受天道掌控的时候,那就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可能是孔飞鸢杀了月魔,直接跳过这个轮回的结束,直接开始下一个轮回。也有可能是月魔杀了孔飞鸢,结束当前轮回,并掌控天道直到下一个轮回结束。

  所以樊净才说现在才是最大的变数。

  樊净说完这一切后,似乎放下了许多心事。

  原本这些东西他一直都知道,只不过受到规则限制不能告诉别人,但如今月魔打破规则,樊净憋了五万年的话终于能明明白白地告诉别人了。

  “孔飞鸢!”樊净抬头看着孔飞鸢,郑重地说道:“如今你修为尽失,而且是傀儡之体,鬼方流传的开源功并不能恢复你的修为。如今你想要恢复修为的话恐怕就只有一条路了……”

  孔飞鸢急忙问道:“什么?只要能恢复修为!”

  樊净眼神一冷,道:“去找月魔!”

  “什么!”

  听到樊净的话,就连王泛舟都吓了一跳,这种时候让孔飞鸢去找月魔?那不就等同于送死?

  月魔代表的本来就是终结,跟孔飞鸢代表的新生是绝对的死对头。孔飞鸢若是去了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樊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泛舟摇头道:“这种想法你也想得出来?”

  樊净笑道:“当然不会让你就这么去,而且月魔也不见得就非要杀了你!”

  这句话让孔飞鸢顿时有些疑惑了。

  “月魔毕竟是由天道诞生的,所以他并没有实体。而你却是代表新生的傀儡。如果你们两个联合起来,就是一个新的轮回,甚至可以说能够代替天道。所以月魔不见得就非要杀了你。”

  “可是!我就这么去?他也不是个傻子,我这么去的话他肯定知道我的想法。又怎么会轻易相信我所说的?”

  孔飞鸢虽然听出了樊净口中的意思,但月魔毕竟不是傻子,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孔飞鸢是真心实意投靠他?

  “如果我让所有人都成为你的敌人呢?为了大局,你敢不敢和天下所有人为敌?”樊净一字一句的问道。

  与天下为敌?孔飞鸢顿时觉得樊净恐怕脑子有些不好。这他娘的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我敢不敢,恐怕……你都会这么做吧?”孔飞鸢问道。

  樊净点头。

  “那你又何必问我?”

  “我想看看你怕不怕死。”

  “谁不怕死?”

  “我!”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孔飞鸢感觉樊净似乎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思路变得奇怪,就连说话都好像变了风格一样。

  “好!那就这么定了。从今天开始,我会尽力将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你,六大宗门的功法秘法我都知道一些,虽然你现在不能修炼,但也务必记住。”

  ……

  转眼已经过去了五年,这五年里,樊净逼着孔飞鸢将他快五万年所积累下来的东西全部记住。

  那天之后,王泛舟就再次离开了。说是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又跑去俗世治病救人去了。

  而陆常也已经伤愈,并且受到樊净嘱托,被曦华收入门下。虽然没有什么名分,但学的却是正儿八经清玄门化金峰的剑法。

  六大宗门这五年来也没有任何动作,似乎碧云山之后就陷入了沉寂。只余下无数中小宗门在十二域内到处寻找上古九宗的遗址。

  而且这五年来,月魔也好像沉寂了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动静。只有应玟玉独自一人还经常在外走动。

  并且所有鬼方势力都知道了另一个不可招惹的存在,虽然整日在外游走的应玟玉修为不高,但其背后的那人却实力超凡。

  所以在所有人的眼中,鬼方又一次出现了一个新的势力,名字叫做月魔宫!

  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名字,但却毫无办法,只能任由其发展。五年来月魔宫已经便成了所有鬼方势力眼中如同玄冥殿一样,不可招惹的存在。

  “师傅!你真的都布置好了吗?”临走出石屋时,孔飞鸢扭头向樊净问道。

  五年过去,樊净上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虽然不像五年前一样骨瘦嶙峋,但整体看起来还是十分虚弱。

  樊净盘坐在石屋内点头道:“放心吧!恐怕用不了几年你就能光明正大的加入月魔宫了。到时候你一定记得你自己的身份。”

  “是!徒弟记住了!”孔飞鸢冲着樊净跪下,重重地磕了几个头道:“虽然这些年你一直不承认我这个徒弟,但我却已经把你当成了真正的师傅。”

  樊净看着孔飞鸢跪下,这次并没有阻拦。而是看着孔飞鸢磕完头后才开口道:“去吧!物已经没什么要教你的了,在计划为实施之前你就自己去外面的世界逛逛吧。”

  孔飞鸢起身向樊净深深地鞠了一躬离开了石屋。看着石室大门再次关闭,他扭头离开了这里。

  刚走出没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飞鸢,怎么样?”

  扭头看去,陆常依靠在一旁的冰墙上正在看着他。

  “师傅说我出师了,以后就可以自己去外面的世界逛逛了。”孔飞鸢笑道。

  陆常挑了挑眉毛,道:“要不要我陪你,我现在可是心动后期的小高手,至少可以保护你。”

  “不必了,我想自己到外面去逛逛,说不定会有新的感悟也说不定。”

  陆常一摊手:“哎!还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没想到居然没有这个机会。如今你又出新变回了傀儡之躯,如果就这么单独外出的话,恐怕……”

  “没事!就是因为我如今是傀儡,所以才不会出问题,难不成还有谁会对一具傀儡有什么想法不成?”

  “那就祝你能平安归来。”

  “会的!陆叔,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勤加修炼,不要忘了我们的计划。若是计划成功了,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能将月魔除掉。”

  五年来,孔飞鸢跟陆常的谈话次数很多,而且他对陆常也没有什么可隐瞒,所以目前的局势,月魔以及孔飞鸢的身份路畅都一清二楚。甚至就连石室内坐着的是樊净这件事都知道。

  要知道这种事情,整个冰城中也就只有曦华和万九两人知道而已。其余人包括周洪福在内,都不知道他们这位殿主的真实身份。

  “放心吧!我师父毕竟也是千年前的天才一辈,我的修炼已经踏上了正轨,说不定以后你根本就追不上。”

  “好吧!那我就走了,等到计划开始的时候,陆叔你记得给我消息,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的。”

  陆常点了点头,看着孔飞鸢转身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