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60号楼风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0.换锁

60号楼风雨 潇潇秋意 2141 2021.04.08 13:23

  我今天也没少在业主群里发言,有业主加我微信,单聊。

  他说:业主强清租户,容易以寻衅滋事论罪,治安拘留。

  他说:我的房子里住着两个男租户,轮流在家守着,我根本没有办法采取措施。

  这更加重了我的紧迫感,促使我加紧行动。一旦他们防范起来,轮流在家,我的事也不好办了!

  晚上,我收到派出所电话,打击三班班长王警官打来的,他自报姓名,我没有听清楚,然后他开始展开调查,我满腔怒火,终于有了突破口。

  我侃侃而谈,大气磅礴将我的想法和盘托出:租户已经解除合同,违法居住;拒不搬离,耍无赖;退一万步讲,他只对他租住的房间有居住权,公共区域我已经收回,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他无权干涉。

  我说:我可是业主,房子是我的,即使我主动为之,也算不得什么。不过,事实上,我将房子委托给那家人民宿,他们正常拆除、装修,而且他们事前与租户沟通过,租户说这不影响他们居住,他现在反咬一口,与情理不合。

  王警官最近身体不舒服,一直咳嗽。

  他说:哥,我只是走个流程,做个笔录,你说慢一点,我现在患了咽炎,身体不舒服。

  他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问问,我过问,并不代表你犯法。就是你在街头走着,不招惹任何人,有人看你不顺眼,他报案,说你瞪了他一眼,我们警察也要做这件事。

  谈了将近20分钟,最后,王警官约定下周二约我与租户在派出所见面、调解。

  我说:可以,你到时候打来电话,我就过去。

  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驱逐住户,我觉得派出所调解也无济于事,他们偏袒租户,这是很多业主遭遇的事情,我肯定也是重蹈覆辙。

  无需等待,我周一行动,清理住户。

  星期天,我打算去shell总部,让他们为我开租户解除合同的证明。老婆劝我不要慌张,去了,应该也没有用,没事你就在家呆着,为什么非要找事做呢?

  我说:以防万一,用得着时,别抓狂。

  老婆见我执意要出门,就不再劝我,她说:反正你在家里也呆不住,想找点事儿,那你就去吧。

  我再次踏上地铁,匆匆赶到shell总部,但是这里冷清清的,没有业主也没有租户,我问过旁人才确定确实是shell总部。

  我看到里边小角落里,有一个人,我问:今天你们人呢?

  他说:我们只有周一到周六才接待业主和租户,星期天不上班。

  他指着玻璃门上贴的说明,白纸黑字,告诉我:你自己看一看。

  我很失落,但也无可奈何,我后悔昨天没有及时过来,不管怎样,今天扑了个空。

  我悻怏怏的踏上回家的路,在群里看着大家的发言,但不管怎样,我决定周一照计划行事,不再拖延。

  终于等到周一,送宝宝去幼儿园,岳父母与我在家等时间。

  九点半,心想租户肯定已经上班,我们匆匆赶往60号楼。

  租户在房间安装了监控器,他能够进行远程监控。

  我们一走进房间,他就喊话:你们进入监控区域,我的财产受法律保护,如果你们动了我的东西,将触犯刑法。

  我心生懊恼,说:“你赶紧回来,我有事要与你商量”

  他说:“现在是上班期间,不管发生事,我绝对不会回去,如果你们破坏我的财物,将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

  我才不理他这一套,我看到了拆过的洗手间、厨房,被租户糟蹋的主卧,伤心不已。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它活生生的摆我的面前,心如刀割。

  我如从前,拨打微信号手机,联系换锁师傅,这是公司电话,岳父母感到很诧异。

  他们拿出上次开锁师傅留下的名片,说:“上次,师傅让与他直接联系,这样价格会便宜一些”

  我又赶紧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打过去,师傅很高兴,他说:“稍等片刻,我20分钟就赶过去”

  我再次拨打微信号电话,说:“师傅,你不用派人过来了,我们已经与上次来的开锁师傅联系好了”

  他说:“你把手机号发给我,我看看是哪位师傅”

  我一时手忙脚乱,随即把手机号发给他。

  等了一会,不见师傅踪影,我又打名片手机号,对方也非常懊恼。

  他说:“去不了了,你已经给公司打电话了,我都没脸了,你别给我打电话了”

  师傅不来了,我怎么劝,他也不过来,我焦虑万分,只好再打微信号电话,让他赶紧派人过来,价格好商量。

  他说:“今天去不了了,师傅都很忙”

  我只好再三催促,他说:“那好吧,我尽量安排附近的师傅过去”

  过了五六分钟,换锁师傅打来电话,说他说大概半个小时到。

  我催促他赶紧过来,加快速度,我下午还去上班,他答应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又十分钟过去了,我心急如焚,担心租户回家,这件事就不好办了,功亏一篑。

  此时,老婆请假过来,我去房间看看情况。

  我再打电话,他说还有十分钟就赶到,说:“稍等稍等,不要催”

  过了大概15分钟,他电话联系,问:“你们房子在哪里?”

  我问:“你在哪里?”

  通过他的回答,我断定他去的是附近小区,我又将详细地址告诉他,口气比较急躁。

  他说:“我找找,我找找”

  我说:“我下楼去等你吧”

  我下楼出去,他骑着摩托车正好赶过来,我们一起上楼。

  也许因我的催促,也许他本就没好好换锁,他立马行动,换锁,但并不稳固,摇摇晃晃,好像一用力就能够拽下来。

  我让他巩固一下,他又卸下来重新安装,我正打算付钱,脑筋突然一个激灵,我用钥匙试一试,发现根本锁不住,他又折腾一番。

  我又发现里面不能锁门,让他进行改进,他很无奈,又下楼去拿电钻,经过一番整理,终于可以用了。

  我说:“还有次卧的锁,你帮我撬开”

  他说:“事儿真多!”

  我只见他双手放在密码锁上,轻轻一提,门就开了,非常easy。

  付了钱,他走了,接下来我们就正式准备清理租户的东西了。

  按照计划,我希望社区民警在场,我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过来,他正在吃饭,大概十分之后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