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娘娘偏要住冷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拿个木棍打劫吗?

娘娘偏要住冷宫 桃桃桑柘木 2042 2021.01.17 12:00

  花蚩正在花院里面摸黑揪花,心里正在烦。

  这花千怼也在宫里,她得想办法让花千怼把她弄出宫才是啊!

  可是,这破皇宫,她都找不到路的。

  郁闷!心烦!想要发泄一下愤怒的情绪。

  正不知道怎么好呢!

  脖子上忽然就横过来一根棍子。

  秦呛呛没有武器,就顺手从地上捡起来一个木棍子,当刀用。

  花蚩被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又遇见刺客?

  谁说皇宫安全的?这三天两头的有刺客,安全个毛线?

  治安这么差,皇上还住这里。

  “快给我一杯茶水!”

  秦呛呛渴的嗓子都要冒烟了,甚至都忘记捂住这个女人的嘴,根本就没有想起来对方因为没有捂住嘴可能会尖叫。

  还有在冷宫里面打劫茶水的?

  还有,拿个木棍打劫吗?

  这都是什么神仙??但是,等等,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秦呛呛?”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秦呛呛水没喝到,被人叫出来名字很诧异,这皇宫里面还有人认识她不成?惊得秦呛呛差点把手里面的木棍子给扔了。

  “娘!你怎么来了?是带我回花家的吗?”

  花蚩确定是她亲娘秦呛呛了,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这娘亲终于是觉悟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干了一件让她感激涕零的好事,带着她回花家,想想就开心。

  “不,不是,我是来找你爹的!”

  秦呛呛的回答,犹如一盆冷水直接扣在了花蚩的头上,浇灭了花蚩心中全部是热情。

  果然花千怼就是真爱,花蚩就是意外。

  “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花蚩懒得理秦呛呛了,整个人充满了疲惫,她应该回房间里面,蒙头大睡。遗忘掉这些悲伤的事情,她慢慢的朝着她的屋子走去,真是不靠谱的娘,是她想太多。

  人生到处都是打击。

  “蚩儿,等等!你住这,皇上在屋子里面吗?你带我去见见他,我要和他理论理论。干嘛不放我们怼怼回家?对了,我渴了!茶,我的茶!”

  秦呛呛认为女儿嫁到皇宫里面就跟皇上住一个院子里面,琢磨着皇上应该就在附近了吧!

  “娘,你想多了,这里是冷宫,皇上住他的寝宫,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你要想去,就左拐左拐左拐再左拐就到了!”

  花蚩指了指院子外面的,告诉秦呛呛方向。不过,其实她也不知道皇上的冷宫具体在哪里!毕竟,她就没有走对过方向。

  “你又骗我!你不认识路,你当我是笨蛋吗?”

  猝不及防的秦呛呛直接了给了花蚩一个爆栗子。

  让花蚩捂着脑门疼得龇牙咧嘴的!

  真是亲娘,下手真黑!明天她的额头上,会不会肿的跟独角兽的角一样大的包。

  “嗯?皇上不住你这里吗?那住哪里呢?对了,我渴了,茶呢?”秦呛呛一头雾水的问着花蚩。

  这个女儿就是个缺心眼的,她都说了好几遍渴了,就不给她水喝。

  “石榴,上茶!”

  “娘,你想多了。皇上有好几十个娘子!还有这冷宫是失宠妃子住的地方,比如我!”

  花蚩垂头丧气的说道。

  这不带她离开,还净问这些有的没有的东西。

  “哦!你失宠了呀!那你就住在这里吧!我要找怼怼,怎么走呢?你大伯母给的图似乎不太对!”

  秦呛呛挺可怜花蚩的,这才几个月,就是失宠了。还住到冷宫了,这孩子太笨了,当初这个脑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

  “怼怼,就只到你的怼怼。如果不是你怼怼,我能在这破皇宫里面吗?”

  花蚩被秦呛呛的话给气恼了。

  开始回怼起来秦呛呛。

  “这怎么能怪我的怼怼呢?是你自己非要增肥二十斤的!胖得跟球一样!那谁知道皇上喜欢个球啊?”

  秦呛呛听见花蚩说花千怼,就立刻变身茶壶状,也不计较口渴了。谁敢说她的怼怼不好,她不打死对方就不错了。

  “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的怼怼说,皇上喜欢瘦的,我能增肥二十斤吗?二十斤啊!结果呢?选秀那天就我一个球,还莫名其妙的被选上了!还不是他的错?”

  说起来这个事情花蚩就生气,怎么她的运气就这么差呢?

  “你……你个不孝女!看我的打儿七十二路棍法!”

  秦呛呛吵不过花蚩,看了看手里面的棍子,抄起来就奔着花蚩打过去。

  花蚩早就练就了一身逃跑的好身形。

  “你看你吵不过我,就只能武力解决问题!没点新鲜的!”花蚩边跑还边气秦呛呛。

  石榴端着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在花府熟悉的一幕,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好几次,这夫人怎么来了?

  “夫人,夫人,您,你怎么来了?”惊得她差点都没端住茶盘。

  “等我打完她的,再跟你说,石榴,你先给我倒好茶晾着!”

  秦呛呛追着花蚩,还不忘记要喝茶。

  在另外一边的墙头上,在一旁偷看了半天的秦侍卫和苏侍卫,一脸的苦笑。

  早在这秦呛呛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真的以为她是刺客,来偷袭娘娘的,他俩剑都拔出来准备要去过去杀了秦呛呛。

  却听见了花妃和秦呛呛的对话,瞬间就石化了!

  合着这是花妃的娘亲,还好他们没冲动。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是不是得通报一声皇上?秦侍卫看了看苏侍卫。

  苏侍卫离开就懂了,翻墙下去,一路小跑。

  秦侍卫继续看着母女二人的追逃游戏,却被一嗓子给直接吓掉了墙头。

  “大胆刺客,胆敢刺杀我家御医!拿命来!御医好生照看我的孩子!”

  他怎么忘记了这里还有个高手,疯了的任娘娘。

  秦侍卫着急的要冲进去,重新往墙上跳,可是太过着急了。反复了几次也没跳成功。

  可冷宫里面东厢房热闹却没有等他,已然开始了。

  这任娘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东厢房,吼了一句,话音都没落地就加入了秦呛呛花蚩母女的追逃游戏,还顺手把怀里的布娃娃丢给了花蚩。

  好在花蚩反应快,接住了布娃娃。

  不然,这任娘娘不得跟她拼命才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