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娘娘偏要住冷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值得表扬,值得鼓励

娘娘偏要住冷宫 桃桃桑柘木 2006 2021.01.15 12:00

  “娘,不要试图骗我!”花步纨根本不信典瞊杭的话。

  典瞊杭本来就紧张又听见儿子这么说,额头冷汗直流,手也开始颤抖,不过一秒钟的功夫,就吓得直接晕倒了。

  花步纨也顾不上再研究他娘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赶紧接住了昏倒的典瞊杭。

  将她送回到她和花千乾的院子里面,又差人去请大夫多来看看。

  他则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典瞊杭的床前。

  这秦呛呛在典瞊杭走了之后,终于翻出来一件衣服黑衣服,准备入夜的时候进皇宫里面。

  顺手就把黑衣服放在了床上,准备和她嫂子吃大餐的。

  等她出了院子,伺候的丫鬟就跟她说,典瞊杭晕了。

  秦呛呛赶紧跑过去瞧,心里还琢磨这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晕了呢?

  她过去一看,人还真的晕了,转身问花步纨。

  “纨儿,嫂嫂怎么就生了急病?之前发生了什么?”

  花步纨看了一眼秦呛呛道:“二婶和我娘刚刚在讨论什么?我娘手里面的卷轴又是何物?”

  秦呛呛还是个聪明的,立刻就听明白了原因。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嫂嫂,有没有好的图纸,这花府自从蚩儿进了皇宫,就空出来好多地方!看看能不能改改!”

  秦呛呛的话让花步纨的担心终于放下了,看来是他担心多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担心多了!”

  花步纨觉得典瞊杭之所以晕了,是被他给吓着了,心中很是惭愧,便让秦呛呛在屋子里面坐会,他去看看大夫怎么还没有来。

  等他刚一出屋,这典瞊杭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把她给吓坏了。

  装晕这个事情还是楹儿教她的,如今还真派上用场了。

  “嫂嫂,您这是……”秦呛呛一脸错愕的看着典瞊杭,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嫂嫂怎么跟她那个缺心眼的闺女一样这么狡猾。

  “嘘,你不是说不能被他们知道吗!那我也不会撒谎,就只能装病了!”

  典瞊杭小声的跟秦呛呛解释。

  秦呛呛点点头,表示理解。

  “那这顿大餐,就等着我回来之后,咱们再吃!”

  秦呛呛对着典瞊杭说道,还得时不时的瞄一眼外面花步纨是不是回来了。

  妯娌两个人就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小声的嘀嘀咕咕半天。

  “大夫,这边请!”

  花步纨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典瞊杭立刻重新躺回床上,秦呛呛伸手给她盖了盖私被,还装模作样的伸手探了探典瞊杭的额头。

  大夫来了之后,请秦呛呛把丝线绑在了典瞊杭的手上,用丝线来探测她的脉搏。

  “花夫人没有大碍,就是惊吓过度!我开几副压惊茶喝喝就可以了!”

  大夫的话,让花步纨放心了。

  这秦呛呛和典瞊杭也松了一口气,终于是蒙混过关了。

  *

  花千怼被押到了军机处,一脸的哭丧。看得柏昕宁直乐,想来他和这花太师缘分还挺深的。

  这早上就是他指的路,没有想到这会太师又被送来他这里。

  收到皇上的口谕,让他教太师好好的看折子和写折子。

  听听皇上是多重视太师,有几个人有这等福分,可惜,到了花太师这里就成了洪水猛兽。

  “柏先生,你放我回去吧!我家娘子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

  花千怼觉得这个柏昕宁人不错,求求他应该管用的。

  “这太师可是折煞我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这是皇上的口谕,我若放太师走了。

  我这项上人头也不保啊!所以,太师,咱们还是来瞧瞧这些折子,说说你的想法!”

  柏昕宁直接否定了花千怼想法。

  让花千怼哑口无言,对啊,他怎么忘记了,这是皇上的口谕,得找皇上撤销才行!

  想到这里花千怼如同斗败了公鸡一样,颓废的坐在地上,一脸的不高兴。

  他晚上不能和他家娘子一起吃饭了,不开心。

  柏昕宁看见花千怼这个模样,差点笑出声,这花太师怎么跟他那个三岁半的儿子一般,喜欢耍赖。

  “太师,这里有个急奏!你且看看!”

  不管太师怎么耍赖,他也不能忘记皇上的口谕,将手里的一个急奏递给了花千怼。

  花千怼无奈的伸手接过,开始看折子。

  一边看一边心里面骂,这是谁写的东西,是人看的吗?

  连发洪水这种破事,都要问皇上怎么办?

  这有什么好问的,赶紧把灾民转移,赈灾放粮,这还用问吗?

  看的花千怼更加的恼火,赶紧从地上起身,走到了书桌旁边,拿起纸开始写解决办法。

  柏昕宁看着就乐了,谁说太师不会处理政事的?

  不过就是没有被逼急了而已。

  他悄悄的退出了军机处,把这里留给花千怼一个人。

  *

  “娘娘,娘娘不好了!!”金桔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到了冷宫的花园里面,边跑还边喊。

  “什么事情,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会的花蚩正无聊呢!没有一件顺利的事情,她就坐在花园里面揪花瓣。

  手里面的玫瑰花都要被她给揪秃了。

  “娘娘,是老爷,老爷他跟人在早朝上跟人吵架!”

  金桔这是听外面守冷宫门的小太监说的。

  “嗯?这是好事啊!我爹他跟人吵完没有?没有吵完赶紧去摆个台子,咱们开个赌局,必须要押老爷赢!”

  花蚩听到这个就来神了,这哪里是什么坏事,分明是好事啊!

  她正愁她的第一桶金没地方赚呢!

  花怼怼在这个事情上,值得表扬,值得鼓励!

  “娘娘,您一点都不担心老爷吗?”金桔听完花蚩的话有点傻眼了,这小姐平日里面都禁止老爷吵架的!怎么今天还觉得这个是好事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以前他在外面跟人家吵架,每次不是我要拿银子摆平的?现在他在朝堂之上吵,吵不过还能装病,我还能讹对方一笔!

  这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都是有俸禄的!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

  花蚩的话算是让金桔明白了,合着她家小姐这是为了赚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