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娘娘偏要住冷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路痴的花妃要断案

娘娘偏要住冷宫 桃桃桑柘木 2062 2020.12.20 12:00

  秦侍卫把刚刚探听的到的消息都如实的说了出来。

  傅胤行就坐不住了。

  她膝盖受伤了?

  该死的,他刚刚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难怪她刚刚跑起来样子有点怪怪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都这样了,还惦记去冷宫,真应该把她抓过来打一顿屁股才会让她长记性才行。

  想到这里,他立刻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福星河赶紧也跟了出去,临出去之前,还让跪在地上的秦侍卫一起跟上。

  傅胤行带着两个人快步的走到了去往冷宫的路上。

  远远的就看见她带着那几个下人,拿着几个箱子。她还把包袱给背在身后,莫名的让人觉得可爱。只不过她那个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的,能看出来她的膝盖不是很舒服。

  傅胤行心中一滞,想要上前去拦住她。

  *

  花蚩带着一众小太监小宫女去冷宫,走了一大半的路,开始犯嘀咕,这冷宫到底在什么位置?

  走半天都走不到,烦死了!

  这天这么热,太阳就差把她烤熟了,撒点孜然,她就是肉香四溢的五花肉了!

  “没事把监狱修这么大干嘛?无法理解!!连个路标都没有?真是落后!”

  一旁的石榴听见了花蚩的话,瞪大了双眼,这自家的任性小姐在宫里面还这么嚣张,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敢把皇宫叫监狱的人有几个?

  “娘娘!这是皇宫,您能不能少讲点这么吓奴婢的话!

  奴婢受不住!”

  这石榴是花蚩从太师府里面带过来的丫鬟,已经伺候了她许多年了!

  “胆小鬼!”花蚩一脸的不认同。

  本来花蚩还想再说两句,却听见了微弱的呼救声。

  “救命!救命!”

  “李,李总管,你放开我!”

  花蚩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

  恩?这是什么情况?

  她转身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个声音是在小花园一处假山后面传来的,那个地方还刚刚好是内务府的所在地。

  花蚩本就好奇,循着声音就过去了。后面跟着的几个人,不明白这花娘娘路痴这个毛病怎么能治好!

  这明明冷宫在西边,娘娘带着他们几个人在南边晃悠了大半天了。

  这都晃悠到内务府的门口了,娘娘又不是不认识字,却直接进了内务府。

  哎,照着这么下去,他们走到天黑,怕是也走不到冷宫的大门口了。

  小金子看不下去了,上天准备抓住花蚩,告诉她走错了!

  “花娘……”小金子刚说了两个字,就被花蚩用绢帕给塞住了嘴,比了一个“嘘”的声音。

  接着小金子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李公公,求求你,你放了我吧!”女人悲切的声音里面,能感觉她此刻正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嘿,小美人,我怎么舍得放了你呢?跟我了,你以后就在这宫中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的?”

  这李公公声音里面是满满的调戏和威胁,花蚩用脑补也补出来这是一出什么戏了!

  可怜的小宫女惨遭调戏的桥段啊!

  花蚩随着声音而去,这会已经在那个李公公的背后了,就看见那个胖如猪的壮实男人,这会罪恶的魔爪就要伸向那个哭得无路可退的小宫女身上了。

  小宫女的神情也从恐惧变成了绝望,似乎想要自我了断。

  花蚩就在这个时候,冲了过去,一脚踹倒了那个李公公,在他的衣服上还留了一枚精致的鞋底印。

  “谁?是谁敢这么大胆的坏我的好事?”

  李公公被踹到在地,吃了个狗吃屎。

  这是内务府的地盘,谁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

  转头一看就看见了用扇子扇风却面无表情的花蚩,站在他身后,让他万分心虚,这种丑事被贵妃给撞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公公瞬间就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新入宫的那位花娘娘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花……花娘娘,万福金安!”李公公到底是在宫中混迹多年,面对这种场面前一秒钟还心虚发傻,下一秒钟立刻整理情绪,反正他的衣服也没有乱,反而是刚刚被他非礼的那个小宫女这会衣着凌乱,头发散开,瞧那么模样也不是正经人。

  他只要把事情都推脱到她的身上就行了。

  想到这里,李公公的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反正这个花娘娘是刚进宫,料她也不会太过为难他的!

  毕竟,他是内务府的太监总管,这花妃以后跟他打交道的地方多了。

  说不定这会还会巴结他呢!

  一旁的小宫女这会看见了来人,万分感激的看着这个花妃。

  她知道花妃刚进宫,也不敢随便的就让花妃救她,毕竟这可是内务府的太监总管,有几个妃子敢得罪的!

  她只求这个花妃能赐她一死,让她不要太痛苦就行了。

  “万福金安?我可受不起,说说是怎么回事吧!”花蚩拿着团扇,轻轻的扇着。

  这李公公听见花蚩的话一时也摸不好花蚩的想法,琢磨着这花妃估计是不太认识他造成的。

  “花妃,奴才是这内务府的太监总管,这个小宫女刚刚在勾引我,让我一时把持不住,才会如此,还不小心冲撞了娘娘!请娘娘责罚!”

  不得不说这李公公是个恶人先告状的主,两句话就把事情推给了小宫女!

  “这断案呢!怎么能听一家之言!你说是什么情况?”

  花蚩对李公公说的话不置一词,反而询问起了那个小宫女!

  这一问,让李公公心里有点发毛,不明白这花妃怎么想的,他不是都说他是内务府的主管了吗?

  为何她还要询问那个小宫女呢?

  还断案?这后宫可不是她一介贵妃能做主的地方,上面还有皇后娘娘和皇上呢!

  他倒要看看今天这个事情,这个花妃要怎么解决。

  小宫女见花妃如此说,心里面很感激,她明白这个娘娘是有心帮她。

  可是,这一边是内务府的总管,一边是新入宫的贵妃娘娘,怎么看都是贵妃娘娘占下风。

  她不能让娘娘因为她以后被牵连。

  小宫女咬了咬牙,对着花蚩磕了三个头。

  “谢谢娘娘,娘娘的恩德,桂花来生再报!”

  说完起身就奔着一旁的湖里面跑去,眼看就要跳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