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娘娘偏要住冷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我反对!!

娘娘偏要住冷宫 桃桃桑柘木 2020 2021.01.18 12:00

  有了任娘娘的加入,花蚩就顺利的从追逃队伍里面跳了出来。

  一边已经被吓傻看呆的石榴甚至都忘记把茶水放在花园的石桌上了。这是什么情况?

  “别看了,去,准备点酒菜过来,我要对月看武打现场了!有什么毛豆花生的都上来,记得再拿点青梅酒来!”

  花蚩手里抱着布娃娃对着愣着的石榴说话,石榴傻乎乎的答应了。

  然后,去厨房里面给花蚩弄酒菜。

  这小姐到底是怎么了,那任娘娘和夫人都打成一团了,她怎么还让她准备酒菜,什么叫对月看武打现场?

  石榴虽然是想不明白,可还是赶紧准备起来。

  花蚩这会已经坐在花园里面的石椅上,她觉得秦呛呛这么多年来,打遍天下无敌手,终于是遇见对手了。

  瞧瞧这任娘娘一招一式和秦呛呛对打,简直犹如行云流水,还是蛮过瘾的!

  堪比武侠大制作现场,连武指都不需要的,还是一个长镜头下来的完整画面。

  任娘娘一个扫堂腿扫过来带起地上落花飞起,秦呛呛一个弹跳后退,犹如灵活的飞鸟一般。

  在配上天上的月色,是一部唯美史诗巨作武打片。

  “好!!彩!”

  花蚩坐在一旁拍手叫好,觉得叫好还不够,又加个了彩。

  石榴端着酒菜再次过来就看见这一幕,真是不知道小姐心里面想什么呢!!

  这居然还在旁边叫好,她摇了摇头,将酒菜放在了石桌上。

  同样困惑的还有刚刚爬上宫墙上的秦侍卫,他这辈子就没这么丢人过,越着急越跳不上来。

  好不容易跳上来了,又被花蚩在一旁看好戏的模样给刺激着了,这花妃真乃神人。

  这都火烧眉毛了,她还在旁边看热闹,一口气没憋住,忘记他是刚爬上来,这手一松,又掉回去了。

  这让崩溃的秦侍卫都恨不得穿墙而过了。他这今天怎么了?哎,头大!

  墙里面的热闹依然,秦侍卫决定不跳了,绕过去,从冷宫大门进去。

  花蚩这会已经给自己倒上了小酒,吃起小菜,继续看秦呛呛和任娘娘对打。

  秦呛呛用她手里面的木棍直指任娘娘。

  只见任娘娘身形一闪,轻松躲过,顺手从地上抄起另外一根木棍。

  花蚩一手托着腮,一手往嘴里面放着花生米,怀里面还躺着任娘娘的布娃娃,看着她这白天用来打花瓣的木棍,倒成为了俩人的武器了。

  秦呛呛和任娘娘两个人都是手持木棍,两个人的对打,会发出有节奏的声音,立刻把住在隔壁院落的几个小丫鬟和太监都给吸引过来。

  他们以为是花蚩又在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哪里知道过来之后,好家伙,他们的娘娘在那安心的吃东西,任娘娘和另外一个人在打架。

  只有金桔和石榴一样吃惊,那是,那是夫人。夫人怎么来了?同样的满脑子问号,秦呛呛为何会出现在冷宫。

  但是,没人来给她解答原因。

  可这秦呛呛和任娘娘过来三十招之后,两个人的画风又变了。

  “女侠,你是何方高人?我乃凤汐山下,秦家剑宗传人——秦呛呛!”

  秦呛呛开始欣赏起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侠,甚至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毕竟这么多年来,能接住她三招的人都寥寥无几。

  今儿这位,和她过了三十招,还没有气息不稳,撑不住的情况出现。

  “秦女侠有礼了,我乃骠骑大将军,任天峰之女任琼玉。”

  两人同时收了招和对方行抱拳礼。

  任娘娘和秦呛呛的对话,让看热闹不嫌事大花蚩,瞬间就被呛到了。弄得她猛拍胸口,差点就被吓背过气去。

  这什么情况?

  俩人还打出来感情了?这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哎,她这个娘啊!真的是让她头疼。

  但是,后面的发展完全出乎了花蚩的所料。

  也行,更加准确的是说是她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

  “原来是任女侠,难的遇见知己,不如我们义结金兰如何?”

  秦呛呛的话,让花蚩把刚刚喝进嘴里面压惊的那口茶,彻底的喷了出来?

  她娘和任娘娘义结金兰??

  那她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就这都来天天蹭饭,眼看就要把她啃穷了,这要真结拜了,任娘娘不是更有理由过来抢她的红烧肉了吗?

  不行,坚决不行。她坚决反对。

  “我反对!!”

  花蚩站起来举手表示反对,还不忘记抱着布娃娃。

  “蚩儿,这没你的事情!”秦呛呛飞身过去又给了花蚩一个爆栗子。

  “啊!疼!”花蚩一手捂着额头,一手还抱着布娃娃!

  心里面开始哀嚎,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小祖宗,你也不来救救我!

  期待的小奶音没有响起。

  花蚩明白了,哎,这小祖宗又装聋作哑的不理她了。

  “好!我们义结金兰!”

  任娘娘的回答让花蚩差点给跪了!!

  所以,任娘娘是没有疯对吗?可是又不太像!

  算了,随她们吧!俩人都会武功,随便一个人都能把她揍趴下!

  花蚩彻底放弃了挣扎,让秦呛呛和任娘娘折腾去吧!

  绕了大半个圈子的秦侍卫终于气喘吁吁的从冷宫正门跑了进来。

  想看看这边的情况到底要不要帮忙。

  可是,他看见了什么?

  花娘娘的娘亲居然和任娘娘两个人在结拜。

  “我,秦呛呛!”

  “我,任琼玉!”

  “愿天地为证,今日与秦呛呛/任琼玉,结为金兰!”

  俩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了,还不忘记将花蚩给从石桌边赶走!

  拿起石桌上酒壶,给天上洒一杯酒,地上洒一杯酒,接着两个人还互相敬了一杯酒。

  花蚩头都要炸了,合着她准备这些,都是给她娘和任娘娘做嫁衣。

  俩人开始小酌起来,根本就忘记她这个人存在了!

  “娘,你不是来找你的怼怼的吗?现在你和她义结金兰,就不用找你的怼怼了?”

  想来想去,花蚩觉得还是先把她娘给送走了,才是正确的,起码任娘娘她还能有把握忽悠忽悠,但是她娘,根本不吃她那一套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