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娘娘偏要住冷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参他一本

娘娘偏要住冷宫 桃桃桑柘木 2073 2021.01.11 23:13

  花千怼哄住了秦呛呛,不然按照秦呛呛的泼辣,怎么也得闯一闯皇宫。

  可是,面对他眼前这些东西,又觉得烦。

  索性就明天都呈上去好了,反正总有人会搞定的。

  顺便明天和皇上请辞好了!

  花千怼想到这里,就眉开眼笑了。

  起身搂着自己的娇妻,去最近他新发现的酒楼,去尝尝新品菜色。

  吃吃美食,喝喝小酒,看看风景,娇妻在侧,这样的人生才比较美好。

  想想还是在凤梨县比较舒服,要不就辞官回凤梨县好了!

  秦呛呛也小鸟依人的依偎在花千怼怀里,俩人甜甜蜜蜜的出了花府,奔着新开的酒楼就走了。

  *

  早朝的时候,花千怼都想好的说辞,心花怒放美滋滋的来上早朝。

  平日里面都是转圈迷路找不到地方,直接进入太和殿。

  今日心情太好,奔着军机处就去了。

  这军机处的今日入值的人可是傅胤行的亲信之一,看着又走错的花千怼兴高采烈的进来,知道这位今儿有喜事。

  也不知道这花太师每天都在琢磨什么,每次早朝无一例外的,必定认错地方。

  即便上面写匾额,也当没看见一样。

  “花太师,您今儿有什么喜事,来我们军机处啊?”

  身为入值的柏昕宁笑呵呵看着花千怼。

  花太师人不错,就是喜欢和人吵架,尤其是跟尚书两个人,简直就是传说中死对头。

  “嗯?军机处?不是太和门?为什么你们又搬家了?”花千怼又傻眼了,他明明记得是这个方向啊?

  怎么又错了!

  花千怼一脸的无辜,换谁看了都觉得他并非是故意走错的。

  柏昕宁忍住笑意,这花太师是真不认识路,大家都知道了,伸手给他指了指方向。

  “是那边花太师!”

  “哦,谢谢!”花千怼为人还是谦逊的,立刻道谢,顺着柏昕宁指的方向走去。

  可是,刚刚那股子高兴劲就被冲没了。

  哎,这么大的皇宫有什么好的!

  他都是天天迷路的,他们家的蚩儿,想必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的!

  毕竟曾经父女俩人一起走丢的事情,也是发生过的。

  花千怼只有在这会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女儿也在这皇宫,可怜她是个命苦的!

  怎么就被皇上给相中了呢?

  皇上为什么会喜欢惹祸精呢?

  莫非是被人下错了降头?

  啧,这个想法太吓人了,不行,他回头找个机会得问问他女儿。

  这么一想还是有可能的,花千怼认为自己想对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遇见了他的死对头——户部尚书,云启光。

  “太师,你就是老尼姑倒立!”

  云启光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花千怼,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吵架,每次他都没有吵赢过。

  这次可是他想了很久的词,料定花千怼一定不会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的。

  这师太倒过来不就是太师吗?

  “哼,哪里有您尚书厉害,蝙蝠身上插鸡毛!”

  花千怼最看不惯这个没毛的吏部尚书,一肚子坏水,给皇上进言,选秀女!

  选什么秀女,把他宝贝女儿给选进去了,害得他得天天那些破折子,还得想办法,出主意!一个出不好,就得掉脑袋,都是他害得。

  “恩?你什么意思?”云启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花千怼怎么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词,哪里来的。

  “哦吼!你不知道啊!这蝙蝠身上插了鸡毛,你算什么鸟呢?”

  花千怼笑眯眯的给云启光解释。

  说完立刻把云启光给气得胡子乱翘,这个家伙,太讨厌了,一会他一定要在皇上面前参他一本。

  花千怼才不管云启光是不是被气死了呢!气死了最好!

  两人就这么互相看不顺眼的隔着两个人的位置互相瞪着走。

  旁边的同僚都多数都忍不住在后面看热闹。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每次这个太师和尚书碰上了,总是这种开场白,说实话比那天桥下面的说书人还精彩。

  就是这个尚书大人是真不如太师会吵架。

  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在吵架这件事上赢过花千怼的,不然当年他也不会被先皇贬到鸟不拉屎的凤梨县当个小破县令。

  这夏帝驾崩,冬帝登基,也不知道花千怼到底是交了什么好运,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太师。

  不只是这样,这几个月前,花千怼的女儿还进了宫。

  让不少人都羡慕嫉妒恨花千怼的好运气。

  唯独这个花千怼是无知无觉的,还跟皇上说什么休了他女儿。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可是细细想来,这个花太师自带女儿进宫之后,似乎过得确实不太好。

  每每皇上问询他意见之时,都是支支吾吾的,不若原来,对答如流。

  同僚们都是看热闹之人,自然不会上前阻拦,一旁的小太监默默的把这一幕都给记录下来。准备稍后说给皇上听。

  众人都跟着互瞪的两个人后面移步到了太和门,开始上早朝。

  傅胤行一身龙袍,威严的坐在被搬到太和门的龙椅之上,准备御门听政。今儿他可得好好的为难为难花千怼,好解解气。

  不然,被花楹气得郁闷没地发泄,都是花千怼起的坏头。

  大臣们个个都站得笔直,像皇上叩拜行礼。

  “众位爱卿,今日有何奏?”

  傅胤行眼睛瞥了一下众位大臣,就发现花千怼故意躲在朝臣之中,努力缩小他的存在。

  他眼睛一眯,看他这个岳丈能躲哪里去。

  正准备发问,就听见一旁的尚书大人启奏。

  “臣有奏!”云启光率先走了出来,跟傅胤行行礼,准备要参花千怼一本。

  “云爱卿,有何奏!”

  傅胤行看了一眼云启光,不知道这尚书大人最近有什么事情值得奏。

  上次就是他进言选秀女,这才让他有机会把花楹给选入宫的。

  是不是应该奖赏点什么东西呢?

  就在傅胤行细琢磨的时候,耳朵里面就传来了云启光的声音。

  “臣奏花千怼花太师,不务正事,每日懒政,没有审阅下面提交的折子,都统统直接呈上,不做筛选!”

  云启光观察这个事情很久了,这一次,他觉得花千怼一定会被皇上给免职。

  他势必要把花千怼从这个太师之位给拽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