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兴乡笔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 现实

    类型
  • 2019.11.16上架
  • 19.02

    连载(字)

130位书友共同开启《兴乡笔记》的现实之旅

学徒书友20190915153852296 学徒石子岭人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机会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2611 2019.11.16 13:03

  七年前石头村考出了第一个大学生,为了凑足他的第一年学费,全村捐助。待他出发去省城读书那天,全村人送他到村口。

  大学四年,他努力读书,除了学自己的营销专业外,还修得旅游管理专业,拿下双学士文凭。

  他曾发誓要建设家乡,却一直妥协于现实。

  他叫顾汉东。

  考上大学那年,妹妹顾维维刚念完初二,为了使哥哥上大学,差点弃学。好在有了全村的乡亲帮扶,使得兄妹二人俱有书念。

  为了给两孩子念书,家里把能卖的东西全给卖了,还欠了下一屁股的外债。父母身体不好,靠着家中不到一亩的水田过生活,此外无任何经济来源。

  说起石头村,顾名思义,周围全是石头山。

  山上表皮薄土层覆盖,不合适经济作物生长。山脚处水田也无多,由于村里人口众多,人均不到2分田,所种不够半年口粮。

  这里很贫困,是全国贫困村。

  近些年,国家大力振兴农村,替村里修建了一条通往城里的公路,改善了村里的出入条件。

  这里的人,住着石头砌的矮小房子,由于当地没有经济,这里的年青人,基本去到外地务工赚钱养家。

  顾汉东大学毕业之后,不得不南下,最后被招进东莞一个户外用品公司做销售。

  第一年,工资较低,他省吃俭用,还掉了家中所有的外债,还供着刚考上专科的妹妹上学。

  第二年,除了家中开支和供养妹妹念书外,还给家里盖了一层明亮砖头房。

  村里的人都对着顾家父母说,你家娃儿真有出息啊,七姑八婆的上门替他说亲。

  第三年,也就是今年,顾汉东终于有了点自己的储蓄,虽然还不到5万块钱。

  这天,顾汉东刚下班,正准备去换衣间换下工衣,电话便响了起来。

  瞧了一眼,是老焉叔打来的。

  说起老焉叔,是自己的邻居,也是石头村的老村长,是本村最受尊敬的人。

  “有事吗?老焉叔。”顾汉东接听了电话。

  “汉东,叔想求你个事,但叔开不了口。”老焉叔很直接,声音却苦涩。

  “叔,有事您直说,跟我您还客气哈!”顾汉东明显感觉有事,催着老焉叔赶紧告诉自己。

  “顾老三今下午摔伤了,老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现在在乡上的医院里呢。”

  “三叔严重吗?要多少钱?”顾汉东急着问道。

  “脑袋都摔破了,在抢救呢,估计得大几千块钱。叔也是没办法了,才打你的电话。你是咱村最有出息的人,叔知道你在外也难,可叔想着,你总比咱在老家的人好些......”老焉叔声音近乎硬咽起来。

  “叔,您别说了,我这就转一万块钱过来到您微信上,如果不够,您再跟我说。”顾汉东也是一阵难过。

  老家的人日子有多难,他心里清楚。

  这几年国家对农村农民各种优惠补贴,老家人的生活的确有所好转,但确不能承受病灾之痛。

  说起顾老三,和顾汉东是同族,往上论个五六辈,就是同一个祖宗,辈份上大他一辈,年龄上也大他二十左右,是个单身汉。

  顾汉东小时候顾老三没少抱他,后来顾汉东上大学,顾老三还给过他钱,虽然不多,顾汉东也没能要他的。

  但这份情,他心里始终记着。

  “汉东,谢谢你....”老焉叔终于哭出声来。

  顾汉东眼睛里也闪着泪花,他知道,老焉叔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纠结了多久,他也明白,如果不是为救命,老焉叔怎肯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叔,您别这样说,这是我该做的。”顾汉东噙着泪水回应道。

  “汉东,咱全村的都记着你的好,这几年,你没少帮衬过咱村里的乡亲,咱村的人拖累你了。”

  “汉东,你怎么了?”

  顾汉东正准备回老焉叔话呢,突然发现他的美女老板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大概看见他红着眼睛,便问了起来。

  “哦,没..没事。”顾汉东对着她回应道。

  想着老焉叔电话还没挂,便又对着老焉叔说:“叔,咱先这样说了,有事您再给我电话。”

  说完随即挂了老焉叔的电话。

  “还说没事,我可从来没见你这样子。”老板不信地问道。

  “楚总,真..真没事,是老家那边一些小事情,让您费心了。”顾汉东说完,打算离开。自己这个囧样,他可不想在自己老板面前丢人。

  美女老板叫楚熏熏,说是个富二代,却也是实力派,年龄比顾汉东还小几个月,这个户口运动公司是她一手创建起来的。

  当初顾汉东进这个公司之时,当时也就十来个人,以代理销售帐蓬为主。

  短短三年间,发展到两三百人,还有了自己的制造车间,成了一个小中型的户外用品制造公司,除了以制造帐蓬,还向着其他运动工具方向发展。

  顾汉东做事踏实认真,得到楚熏熏的看重,本有意于将公司的销售部门交于他管理。

  但顾汉东也有自己的短板,就是不太善于喝酒应酬,属于三杯就倒之人。

  国内做生意就是这样,签个合同出来,都得酒桌上搞定,所以酒类股票那是猛涨。

  楚熏熏乃是心思缜密之人,顾汉东算得上是她公司的元老级员工,而且几年下来,也算是对他够了解,哪能让顾汉东就这样溜掉?

  “汉东,有什么难事,公司也可以帮你解决。”楚熏熏安慰着他说道。

  “没...真没什么事,楚总。下班了,我这就回去了。”顾汉东勉强着对着楚熏熏笑了笑。

  其实对于老板的关心,他内心还是感激的,但他清楚自己的身份,老板对员工好,自己也不能顺着竿子往上爬。

  “我听说你老家修了条公路后,城里不少人去到你们那里攀岩,有这回事吧?”楚熏熏看见顾汉东要走,一句话定住了他的脚步。

  顾汉东还真不想这老板时提起此事是怎么个意思,但一说到自己的家乡,他如何迈得开脚?

  “要说我老家,资源还是有的,比如说攀岩,还有个‘龙洞’,里面的水很大,很清冷,是石头里渗出来的,甘甜。”顾汉东自豪地说。

  “噗嗤。”楚熏熏笑出声来。

  “石山绝壁攀岩、石洞钟乳,矿物质水源....嗯,适合开发旅游,还可以建个矿泉水厂。”楚熏熏笑完后接着说。

  “哗,楚总,这您也知道?”顾汉东大感意外,他以为就他自己能想到这些呢。

  不过也就兴奋了一下,按说楚熏熏能想到这些也不足为怪,她做的产品本身就是为旅游运动者服务的。

  而且他也清楚,搞旅游开发,可不是一笔小钱。哪怕建个小型矿泉水厂,要各种设备才能符合国家饮用标准,也不是小投资啊。

  “楚总,您别拿我说笑了。”顾汉东刚兴奋,却又马上有些黯然地说道。

  “汉东,你没有想过,现在已城乡一体化,你看看现在城市的房价,多少农村人在城市呆得住?他们迟早还是要返回乡下老家,这意味着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农村。”

  楚熏熏一针见血,顾汉东不得不佩服。所谓站的高度不一样,看问题也就不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谁先抢占农村资源,谁将获得先机!”楚熏熏再次补充。

  “楚总,您的意思是要布局农村产业吗?”顾汉东怀疑的问道。之后再想想,马上又兴奋起来。

  楚熏熏的爸爸是谁?乃是大名鼎鼎的楚氏集团董事长楚河。

  楚氏集团的产业可不仅仅是物业和物流,旅游产业就是其一重要产业,当初听楚熏熏说起搞户外运动产品,就是得益于父亲的旅游产业打开的思路。

  楚熏熏笑笑:“汉东,你准备一下,后天,我陪你回你老家看看。”

  顾汉东点了点头,心想着,农民要脱贫,也得靠自身。无论如何,自己也得把握住此次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