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兴乡笔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修路难题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2773 2019.12.04 16:00

  有了车子的顾汉东,也就不急着下班赶回自己的住处了。

  而且升了官后,手头一大堆的事,忙得头晕。

  特别是开始做外贸之后,对美国客人的对接,基本上是晚上了,在团队还没有正式组建起来之时,他决定自己晚上在公司加班。

  晚上8点多的时候,他突然起来有些天没与老家联系了,看着时间尚早,老家人还没睡,于是打了个电话问问修路的情况。

  “老焉叔,老家那边修路情况咋样了?”顾汉东见老焉叔接了电话,还未等他开口,他便问了起来。

  “汉东啊,呵呵,很好啊,你家那段开始打路基了,这赞助费用,是你拉过来的,你是大功臣啊,乡亲们都说先从你家这里开始弄。”老焉叔显得很高兴。

  “老焉叔,从哪开始弄都没关系,我东莞这边脱不开身,修路的事帮不上什么忙,辛苦你们了。”顾汉东想着反正都得修,也就不纠结给谁先修的事了。

  “你忙你的,老家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跟你说,我去了乡上咨询过,还打了申请,估计马上就会批复,国家对咱老百姓真是没得说啊,有了政策支持,咱容易多了。”老焉叔似乎特别的兴奋,声音很大。

  “那好啊,修路的时候,尽量不要占用农田。”顾汉东提醒着他。

  “这个我知道,乡上也是这么说的,叔懂呢。我们尽量在原路上加宽,虽然说有些地方弯弯绕绕,但咱心里要有个谱,你说对吧?”

  顾汉东听到他这样说,心里终也放心。“老焉叔,有什么麻烦,你要跟我说。”

  “汉东啊,还真有个小事,就是有个地方有个小坡,右手边全是石头,左边呢,是顾克峰家的菜地,我们想着打石头修路太麻烦,想把路修在他家的菜地上,结果顾克峰愣是没同意,这两天在闹呢。”

  “哦,老焉叔,你看看要占他家多少地,从我们家那补给他,您看这样行吗?”顾汉东回应道。

  那个小坡,顾汉东是知道的,小时候还爬过。顾克峰他也熟悉,同个家族的,年纪上大自己七八岁。

  “你爸妈早就说过这个事,他不同意啊,说你家的地离得(他家)远。”老焉叔叹了口气。

  “他家边上是四婶家的吧?那你跟四婶家沟通一下,先从四婶那补给他,再把我家的补给四婶。”顾汉东提醒着老焉叔。

  “唉,说过了,这几天顾汉伟在家呢,他又不同意!说他家那块菜地,是块地基。”老焉叔说得十分无奈。

  顾汉东听到也挺郁闷的。

  “那您问下顾克峰想换谁家的地,再进行调和一下看看。”顾汉东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了。

  “汉东啊,叔呢,说句实话吧,他哪是想要换地啊,是想要钱呢。这钱是修路的,(修路)占的地可多着呢,分了这家,分不到那家,这样一弄,路就修不成了。”老焉叔在点醒着他说。

  “老焉叔,那您问问,他想要多少钱?”顾汉东心想着,如果对方要得不多,那自己垫点就算了。

  “顾东,不是叔不想问,也清楚你的意思。你在外面也辛苦,占的地这么多,这要是乡亲们知道他家补了钱.....”

  老焉叔并没有说完,但顾汉东懂他的意思,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个坡段有点长,总不能把那个坡挖平啊。

  顾汉东也是无语当中,心想这是怎么了,一件大好事,弄成这样子,愣是半点亏都都不能吃。

  “叔,你把顾克峰的电话给我,我打个电话跟他沟通沟通。”

  “嗯,好吧,等下我发你手机上啊。”老焉叔说完,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老焉叔将顾克峰的电话号码发了过来。

  顾汉东便拨了过去。

  “喂...你是哪个?”接话那头传来了顾克峰的声音。

  “克峰哥,我是汉东。”

  “汉东啊,有事吗?”电话除了顾克峰的声音,还有打麻将的声音,显然顾克峰在打牌。

  “克峰哥,你在玩(麻将)啊?要不我明天再给您电话吧。”顾汉东心想,此事还是明天说好了。

  “没事,你说。”

  顾克峰此时的确在打麻将,嘴上还叼着根劣质烟。不过他知道,顾汉东打这个电话过来,肯定是为了修路的事情。

  顾汉东是村里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是村上混得好的人,逮着这个机会,他也就顾不上打牌了。

  于是停了下来,端着手机,离开了麻将桌子,走到一边,也不想自己的与顾汉东的谈话让别人知晓。

  “克峰哥,老家修路这件事,挺不容易的,我听老焉叔说要占你一块地,能不能用我家的地给你换?”

  “汉东啊,你家那地离我家也太远了,除非四婶家那块地,我就换。”顾克峰回应道。

  “那我出点钱给您买行吗?”顾汉东其实也知道说不动,于是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那你出多少钱?”顾克峰也不怕笑话,直接问了起来。

  “克峰哥,你说多少钱?”

  “2万块,怎么样?”顾克峰狮子大口开说道。

  “克峰哥,也就是占你十几个平(方)米吧?”顾汉东疑乎起来,要不是听得真切,还他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在他老家那个山里,买个好一点的地基也就这个钱。

  “一万八,少了不行,除非四婶愿意换。”顾克峰也不想啰嗦,把自己的要求挑明。

  “那我跟四婶先沟通一下,我再联系你。”顾汉东郁闷不已。

  挂了顾克峰的电话,于是又拨通了四婶家的。

  “四婶,我是汉东。”顾汉东叫道。

  “汉东啊,你说。”四婶接到他电话还挺高兴。

  “汉伟在家吗?我想和他聊聊。”

  “在,在的。汉伟,汉伟!!过来,你汉东哥的电话。”四婶在电话中大喊起来,差点没把顾汉东的耳膜震聋。

  不一会顾汉伟小跑过来。

  “哥,有啥事?”电话里又传来了顾汉伟的声音。

  “汉伟,顾克峰想换你家的地,你换给他行不行?哥家的地,任你挑。”顾汉东不想拉家常,直接说道。

  “哥,那块地,那是我家的地基来的,”顾汉伟解释着。

  “汉伟,你家那块地挺大的,换出去一点,也不影响以后建房子。再说现在农村建房子,也要上面批了。”(此处注明一下,那个时候宅基地报批后还是可以基的,但是占田不行.)

  “哥,你是不知道,顾克峰太贪,他不是只要换一点,是想要我那整块,全部都给他。”顾汗伟说得激动,还特地强调一下是全部。

  顾汉东还真没想到是这样子,一时竟也无语。

  “我家后面那块地基换给你行吗?”顾汉东见着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试着沟通。

  其实顾汉东那块地基,比顾汉伟的小很多,建个房子行,没有了过多的地用来建院子。

  “哥,你家那地....”顾汉伟也不想驳他面子,没说下去。

  “汉伟,你要是同意换,哥再补5千块钱给你,行吗?”

  顾汉东想了想,这是已经没有办法了的办法,心想顾克峰要得也实在多。就算自己要出钱,还不如给顾汉伟,必竟顾汉伟家庭负担重,还要抚养孩子。

  “哥,你要是带我进你公司,这五千块,我也不要你的。”顾汉伟逮着机会,也是不愿意错过。

  “汉伟,哥这边,招外贸人员,要懂外语的。”顾汉东不瞒他。

  “啊...这样啊,那行吧,我跟我爸妈沟通下这个事啊,明天再回你消息啊。”顾汉伟见着没戏,找了个台阶下来,说完便挂了电话。

  顾汉东打了几通电话后,脑子一阵晕乎,实是无心再加班工作了。

  顾汉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住的地方。

  澡也没洗,往床上靠着。

  顾汉东不是土豪,再说就算是土豪,那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扶贫济难可以,今天这事,他感觉自己有些被人勒索的味道,况且这个事情还是大家的事情。

  他心里不好受,感觉太累了。

  迷迷糊糊地睡去,又醒来,接着去冲了个澡,11月份的东莞,晚上有点凉,他没有开热水,就用冷水淋着。

  瞬间一股寒意传遍全身。

  顾汉东咬了咬牙,告诉自己要挺住,这都承受不了,以后又如何去做大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