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兴乡笔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父女谈心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2671 2019.12.03 08:00

  楚熏熏回到家。

  刚一进门,便发现楚河与柯志辉两人在饭桌上喝着小酒。

  见到楚熏熏后,柯志辉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站起身来。

  “熏熏,还没吃饭吧?”楚河问道。

  “爸,我吃过了。你们吃吧,我回房了。”

  楚熏熏其实并未吃饭,只是见着柯志辉在,连招呼都懒得和他打,更何况还要与他坐在一起吃饭,瞬感没胃口,借口吃过了。

  柯志辉大楚熏熏两岁,两家是世交,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楚熏熏上高中之时,便出落得婷婷玉立,从那时开始,柯志辉便极力讨好于她。只是后来楚熏熏考了托福去了英国,两人相距甚远,见面极少。

  这要说起来,威廉之所以后来没有再纠缠楚熏熏,还与柯志辉有关,关于这个问题,不说大家也能了解,只是楚熏熏不知道而已。

  其实从内心上来讲,楚熏熏也并非真的那么厌恶柯志辉,只是在感情上比较排斥而已,在她心里,柯志辉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富家公子哥,仅此而已。

  如果单纯地出于两家关系或是友情上讲,楚熏熏还是对他很是客气的。之前柯志辉去到英国找她玩,两人便在一起有说有笑。

  只是后面回国这几年,柯志辉对她发起了强烈的感情攻势,使楚熏熏觉得之前那份纯真的友谊变了味,从而处处避着他。

  豪门就是这样,感情都是做给人看的,实际上还是利益摆在第一位。

  至少说对柯家来说是如此。

  柯志辉对楚熏熏表面上无比之好,背地中却无比的花心,只是楚熏熏心思没在他身上,对他这些风流之事没花心思去了解而已。

  柯志辉是个情场老手,楚熏熏对自己态度他又如何看不出来?可为了柯家利益,再怎么着他也得受着,何况楚熏熏还长得如此漂亮迷人!

  在机场接机之时,楚熏熏便冷冷地不搭自己的话,把楚河接回家后,呆在这里,为的就是等着她回来。见到楚熏熏刚进门又要回房,柯志辉一脸地着急。

  楚河又哪能看不明白?

  “熏熏,没见到你志辉哥哥在吗,怎么这么没礼貌?”楚河嗔怪道。

  楚熏熏停了下脚步。

  “志辉哥,谢谢你上次送我的花,不过那是公司场合,我不喜欢这样。”楚熏熏冷冷地回应。

  这哪里是感谢他送花啊,分明是责怪他去自己的公司,惹得别人说她的闲话。

  “熏熏,我都很少去你公司,这不听说那天你回来嘛,我是路过你公司才想着去看看你。”

  柯志辉脸上一阵囧,他当然记得楚熏熏曾告诫过自己让他少到她公司去。

  “熏熏,过来陪爸爸喝点。”楚河见着气氛不太对,忙打岔。

  “不了,爸,今天坐了一天的飞机,有点累。您也飞了一天,没事早点休息。”

  楚熏熏回应着自己的老爸,借口累,要求老爸休息,实则让柯志辉别呆在她家中。

  柯志辉脸上囧意更甚,他又如何听不出来,这是楚熏熏在下逐客令了,自己又怎好意思在楚家呆着,打扰人家休息?

  “啊,楚伯伯,我差点忘了,我今天还有点事呢,那我走了啊。”柯志辉说完,灰溜溜地出了楚家。

  待得柯志辉走后,楚熏熏赶紧溜到饭桌前。

  “爸,你们吃的啥?好香啊!”楚熏熏鬼灵精怪的说着,把脸凑到饭桌上面,闻了闻。

  “你呀,爸爸怎么说你,唉。”楚河相当的无奈。

  “爸,柯志辉这种人,整天无所事事的,您也瞧得上?”楚熏熏在饭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边挟菜边说,显得好饭的样子。

  “瞧你,还没盛饭呢。你志辉哥哥是个男孩子,出息得晚一点也正常,等结婚了就不一样了。”楚河拿着一个干净的碗,替她边盛饭边替柯志辉打圆场。

  “您和柯叔叔就惯着他吧,迟早要把他给害了!”

  “你个鬼丫头,什么叫害了,你志辉哥哥是爱玩,但不干违法的事啊。”楚河瞪了她一眼,怪她乱说话。

  “我呀,虽然没关注他,这种富家公子哥整天没事能嘛,用脚趾头也想得到。”楚熏熏接过老爸手中的饭碗,吃了起来。

  “你还是个海归呢,说话这么不文明。”楚河白了她一眼。

  楚熏熏显是饿着了,扒了几口饭,结果吃太快,给咽着了。

  “爸,快,给我倒点红酒,我...我咽着了。”楚熏熏向老爸招着手说道。

  “你等着啊,爸去给你拿杯水来...”楚河赶紧起身去倒水。

  待他拿着杯水过来后,却发现楚熏熏拿着红酒瓶子在喝着。

  楚河无奈,只得随她去。

  缓缓把水杯放在了她的面前。

  “熏熏,别嫌爸爸啰嗦啊,你到底想找个啥样的对象?”楚河把左手搁在桌子上,眼睛盯着她问道。

  楚熏熏通过红酒瓶子边边瞄了一眼,见到楚河表情无比认真,看上去要与自己深谈一次的样子,便把酒瓶从嘴边移开。

  楚河已经问过她多次了,只是每次都被楚熏熏打哈哈。

  这次楚熏熏不打算再打着哈哈而过了,她手机几乎天天有着柯志辉发过来的信息,有时真恨不得把对方给拉黑。

  变成如今这模样,也是楚河带有纵容的结果,楚河自己没有儿子,是把他当成半个儿子来看待的。

  但必竟柯志辉有自己的亲老爸,楚河也有自己的亲女儿,再如何柯志辉在楚河心中的份量也重不过楚熏熏。

  楚熏熏通过老爸的眼神中读到,这个事打马虎是过不去了。

  于是道:“爸,我不喜欢志辉哥,要说喜欢也只可能是兄妹间的那种,您懂我的意思吗?”

  “那你喜欢啥样的?”楚河不解地问起来。

  “我...起码我觉得对方有安全感,能够全心全意地对我,对国家、社会、家庭有责任心那种人。”楚熏熏照着顾汉东那种模版在描绘着。

  楚河越听越糊涂,有点吓着了。

  在他看来,一个年青人,哪有什么国家社会责任?人只有达到一定的层面之后,才可能具备这些价值观。

  而要达到这种层面的人,那不得与自己这年纪差不多的人了?

  “熏熏,你不会找个老头子给爸吧?我可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楚河瞪着大眼睛说道。

  “噗嗤....”楚熏熏大笑起来。

  “爸,您说啥呢,我才不会喜欢老头子。”

  “哦...哦....那就好,你可把爸吓了一跳啊。”楚河摸了摸胸口,好像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楚熏熏笑着摇了摇头,她还从未发现,老爸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爸,上次我去内地参查那个乡村,很不错的。”

  楚熏熏一直想找机会说再说说,一直也没有合适的时机,今日与老爸聊得挺好,顺便就提了出来。

  “哦。”

  楚河依然像上次一样的态度。

  “爸。”楚熏熏拖长声音叫了一声,有点撒娇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过来接爸的手,等你自己撑控公司了,你想干嘛都成。”楚河回应了一句。

  “真的?”楚熏熏疑乎地问。

  “不过投资旅游的事,你也得过你柯叔那关啊。”楚河再次提点了他一声。

  其实楚熏熏早已想到这个层面了,心想着今日算是说动了自己老爸,也算是自己心里有了底气了。

  不管自么说,都是事在人为的。

  想想顾汉东几乎是一无所有,他都敢想,自己这点困难,也就显得那么渺小了。

  “谢谢你啊,爸。”楚熏熏得意地笑起来。

  “你这个鬼丫头,其实投资乡村,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我答应你,你柯叔未必答应。”楚河接着又拨了贫冷水过来。

  “没事,您记着您今天的承诺就行,我会把我自己那公司的事处理好的,到时我过来帮您了,您可不许反悔!”

  “行,我也记住了,今天你也算是答应过来帮爸了吧?”楚河也有些高兴。

  “唉哎,我口误了...”楚熏熏调皮道。

  楚河气得直瞪眼,说道:“吃完了饭去洗碗!”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