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兴乡笔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家长里短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2940 2019.11.20 08:00

  回到老家的顾汉东对楚熏熏依旧不那么放心,时不时地发个微信,问问她的情况。

  晚上吃饭时,顾妈妈说起明天就是赶集的日子,问起顾汉东要不要买些东西回赠给他的老板,必竟楚熏熏来之时,也买了好些东西。

  再者说回了趟老家,顾汉东也多少要带些家乡的特产什么的给同事们尝尝。

  顾汉东想着让楚熏熏感受一番农村的商业气息,于是便发了个信息给她。

  “楚总,明天这里赶集呢,要不我们晚点回东莞,您过来感受一番?”

  “可以。”楚熏熏回了个信息,字不多,可顾汉东却很高兴。

  “那就这样说了,您早点休息。明天得早点过来,集市人多,8点之后,我担心车子过不来。”顾汉东提醒了她一下。

  “好。”

  “那88.”顾汉东编缉了信息,准备发送,想了一下,还是删了改过。

  “明天开车小心点,晚安。”顾汉东编辑完,发送了出去。

  “嗯,晚安。”

  两人互相道安后,顾汉东放下了手机。

  “汉东啊,你这位楚老板,结婚了没有?”顾妈妈见着儿子刚才似乎在和他的老板聊天,便问了起来。

  “没有。妈,您问这个干嘛?”

  “你也老大不小了,家里替你找了这么多对象,你连搭也不搭,你不会是看上楚小姐了吧?”

  “妈,您想什么呢?不是您儿子我自已贬自己啊,咱真配不上。”

  “你说这话妈可不爱听,我儿子也不差!”顾妈妈心知儿子与对方是有差距,但不许他自已贬自己。

  “妈,维维现在毕业了,也找了工作,咱家现在条件好些了,没什么负担了。您和爸爸没事,多帮帮咱村里这些乡亲。”顾汉东转移了话题。

  “这还用你说,咱家欠着乡亲们的情。唉,想着你们兄妹们念书那会,没乡亲们,我和你爸都不知道咋过办。”

  顾汉东点点头,往事一幕幕尽显眼底,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妈,这有一万块钱,我回来时带的,明后天可能要回东莞了,下次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呢,这钱您先留着,三叔还在医院呢,钱都不知道够不够。”顾汉东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叠现金。

  顾妈妈文化少,用得还是老古董手机,平时用得现金多。顾青山跟着老焉叔学着摆弄,今年初也买下了一部四五百块钱的触屏手机。

  “行,妈给你留着娶媳妇用,这要是乡亲有什么困难,妈也不会袖手旁观。”顾妈妈笑着接过。

  “妈,我才25岁呢,不着急。”

  “都25了还不急呢,你看看汉伟,19岁就结婚了,20岁就当爸爸了。”顾妈妈唠叨起来。

  老妈讲的是事实,顾汉东也不好说什么。

  乡下人就这样,有些没念什么书的,结婚都早,打不到结婚证,先在老家摆着酒席。

  “你四婶要我问问你,你那厂里子还招人不?想让你把汉伟带过去。”顾妈妈突然想起这个事,在一旁问道。

  “妈,我不管公司的人事,汉伟想出去,我可以带,吃住都算我的。但他得去人才市场找事做,进公司我实在不好开口。今天汉伟进去了,后天还不定哪个亲戚也要进去,公司不是咱家的。”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可妈咋么回你四婶?”

  “唉,这事我去跟四婶说吧。”顾汉东说完站起身,朝着家门口走去。

  四婶家离他家也就两百来米,几步脚程。

  顾汉东看着她家的灯还亮着,人还没睡,走到门前敲了敲。

  “四叔、四婶,在吗?”顾汉东喊道。

  “啊,汉东啊,在,在呢。”四婶在里头应到,赶紧起身开门。

  顾汉东走了进去,见他们的人都在,堂弟妹正在给孩子哺乳,也没有避人的习惯,稍稍点头致意,继续给孩子喂着。

  顾汉东倒有些不好意思,稍稍转过头望向四叔四婶。

  四叔顾青民正巴着根旱烟,吐云吐雾;

  顾汉伟也在自己老婆边上巴着根劣质香烟逗着老婆怀中的孩子。

  四婶赶紧抽了把椅子给顾汉东坐。

  “汉伟,听说你想去东莞?”顾汉东不拖泥带水,直接问道。

  “哥,咱老家人都出去了,我这孩子刚出生,辞工回来的。本来也得再出去找事做,你要不跟你老板说说呗。”顾汉伟吸了一口烟后,朝着老婆和孩子吹了过去。

  “汉伟,孩子还小,别在孩子面前吸烟。”顾汉东提醒了他一句。

  “没事,哥,这小子,以后也准得是个烟民,早点习惯习惯。”顾汉伟一脸地不在意。

  “儿子,听你哥的。”顾汉伟妈在一旁批评他说道。

  “好,好吧。”顾汉伟嘴上应着,再吸了一口,起身,还不忘朝孩子脸上一捏。孩子吃痛,“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顾汉伟的老婆竟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手中不停地拍着孩子进行安抚。

  顾汉伟嫌孩子吵闹,耽误自己找工作的事,对着老婆吼道:“还不带着他滚到房间去。”

  四婶也赶紧摆摆手,示意儿媳把孩子抱走,对自己儿子的行为,视而不见。

  顾汉东也实在无语,这都什么人家。

  他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外这么些年,似乎与老家的生活方式,已经有些格格不入了。

  不是他觉得自己多么清高,也不是他忘了本。这种人家,实是不太想久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说白了些,这也是自己的家族之人,虽然隔了也有那么三四代......

  四叔依旧巴着他的烟袋,一句也不吭。

  “汉东啊,婶子呢,知道你在外面混得好,你考上大学那会,四婶愣是把自家正下蛋的母鸡给卖了...”四婶一脸的卖好说道。

  “四婶,您的好,我都记着呢。”顾汉东接下了四婶的话。

  “那你看汉伟的事...?”

  “四婶,公司的人事不归我管,我也是替老板打工的。要么这样,汉伟呢,去东莞后,吃住都在我,我管他到找着工作为止,好吗?”

  “汉东,你堂弟你还不清楚,他自己能找着什么工作?小学都没毕业呢。”

  “东莞现在招人难,做普工的话,不需要有什么文化,只要肯吃苦就行。也有得两三千工资,比在老家一千把块钱强。”顾汉东实话实讲。

  “你堂弟你还不清楚,去到陌生地方,都干不到三个月。婶子是想,这要在你那公司,有你看着他嘛。要不你跟你老板讲讲,你都给她做几年了,这点面子应该有吧?”

  顾汉东看这架式,自己不答应都不行啊。

  虽说这些年自己也没和顾汉伟呆在一起,但他的种种传说还是不绝于耳。

  要说人品,到也不算太坏。偷鸡摸狗的事倒也没做过,但要说调皮捣蛋不服管理,在哪那都有他。

  去年过年时顾汉东回村,便有听说顾汉伟经常在工地上睡懒觉不干活,有时还拉着工友旷工打牌,后来还因为工钱的事与工头干架,被辞退了回来。

  其实带个普工进去,也用不着跟楚总打招呼,直接跟人事说一声就行了。但这尊佛要弄进楚总的厂里,以后自己都没法向公司交待。

  而且目前国内市场也不算太景气,很多同行因为订单量缩减还在裁员,这四婶还真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四婶,这样吧,我回东莞后,问问厂里要不要人,现在大环境不好。您放心,汉伟去东莞,我会照顾他的。”

  “哥,我不想去做什么普工,天天加班,太累了。你让我跟着你打打下手,行吗?”顾汉伟此时突然说道。

  “汉伟,做销售更累,而且没有业绩的话,工资还不如做普工来的多。”顾汉东实话实说。也实在是无语了,原来他想跟着自己干销售,自己还以为他要做普工呢。

  “哥,你业绩很好吧?你给我一点,不就行了?”顾汉伟有些厚颜无耻地说道。

  “汉伟,这销售是分片区的,基层销售人员基本在下面各地跑。我现在只负责策划,没跑市场了,业绩上面可帮不上你。”顾汉东内心实是郁闷,却还得陪着笑脸解释。

  “妈,那我不去东莞了,东哥那不要人。”顾汉伟一见顾汉东这边没戏,转头就改变了主意。

  “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你不去赚钱,一家子还指着你呢。”

  .......

  顾汉东也懒得听他们吵,起身对着他们说道:“四叔四婶,如果汉伟去东莞,到时候给我电话,吃住方面,你们放心,今天也很晚了,我也不打搅你们休息了。”

  顾汉东说完,赶紧溜回家去。

  今晚这一出,他也是感慨颇多。

  农民要谋出路,可不仅仅是提供一些条件给他们,哪怕是他们的个人素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可凭自己一己之力,又能改变什么呢?

  顾汉东有些迷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