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兴乡笔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楚家

兴乡笔记 郁闷烟斗 2645 2019.11.25 16:22

  从顾汉东老家回来东莞那天,楚熏熏在办公室处理事情较晚才回。

  和顾汉东一样,也想了众多关于他老家投资建设的事情,只是站的立场不太一样,想法也有一些差异。

  楚熏熏回到家中,已近晚上11点了。

  楚河尚未入睡,还在客厅看着电视,在等着楚熏熏回来。

  楚熏熏进门之后,便看到自己的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眼睛微眯着,像是睡着了,又像是没睡。

  “爸。”楚熏熏轻轻地唤了声。

  “嗯。啊。熏熏,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楚河可能真的睡着了,被楚熏熏唤了一声,清醒了过来。

  “爸,都叫您不用等我了。”楚熏熏有些担心爸爸的身体。

  “没事,你爸我又不老,才50岁嘛。爸爸本来还想等你一起吃晚饭的,却不想你又说公司有事要忙,哪知道你忙到这么晚。”

  “爸,您现在一个人,可要注意身体。”楚熏熏有丝丝感动,从08年那场地震到如今已有5年多了,父亲依旧没有走出来,也没有再续玄。

  其实楚熏熏并不反对他再娶一个,也能好好照顾自己的爸爸,但心里清楚,这事一直梗在他的心里,还没有过去,楚熏熏不好开口。

  “没事,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让爸爸看看,去了几天乡下,好像都瘦了。”楚河一脸的关爱。

  “爸,我又不是小孩,这几天您还好吧?”

  “好。就是公司有点事多,熏熏,要不你那个公司转手算了,或是请个职业经理人,你回来帮帮爸爸?”

  “爸,我那公司刚上轨道,是我的心血。”楚熏熏有些不甘心放手。

  “熏熏,你那公司一年才赚多少钱?不到两千万吧?咱家又不缺这点钱。”

  “爸,您咋不问问我这几天去考察得怎么样?”楚熏熏不想和她聊自己的公司问题,把话题转开了。

  “嗯,多出去走走,感受一下生活也挺好。”楚河两眼盯着电视,也不知道他是在看电视,还是对楚熏熏考察之事漫不关心。

  “爸,您怎么这个态度呀?我跟您说....”楚熏熏想把这几天所看所想在父亲面前表达一下。

  其实楚熏熏不傻,从老爸所展现的态度来看,就算自己把顾汉东老家说得天花乱坠,他也是不会上心。

  否则一进家门,便会问起此事了。

  果不其然,楚熏熏的话未说完,便被父亲打断了。

  “熏熏,爸爸老了,钱呢,也赚够了,咱家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爸爸就想你能呆在爸爸身边。”楚河语重心长地对着楚熏熏说道。

  “爸,您有没有想过,咱是有钱了,可是咱国家有那么多的穷苦百姓,有的甚至连家里电视机也没有。咱是不是应当...”

  楚熏熏依旧想说动一下父亲,拿些国家大义,社会责任来说。

  却不想又一次被父亲打断了。

  “熏熏,爸爸知道你的想法,这些年,爸爸也没少对社会捐助帮扶,但这不是咱一己之力的事情,你懂么?”

  楚熏熏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她承认父亲所说都是实事。

  现在莫说去投资顾汉东老家的事了,连着她自己的公司,楚河都叫她放手。

  此时楚熏熏也不太想再说此事,也清楚不会有结果。

  “爸,您先睡吧,我也累了,去洗个澡。”

  楚熏熏示意老爸先休息,也不想因为自己让爸爸操心。

  “嗯。”楚河应了声。

  楚熏熏没再说话,自己也的确有些泛了。

  一早起床跑去顾汉东老家接他回市里(因为两个人赶集买了好些东西,又听说顾汉东还有东西要带),后来开车到高铁站,把所有的东西寄存。

  再折回去还车,再打车回高铁站。

  然后坐高铁回东莞,再然后在公司一直忙到深夜。

  楚河应了楚熏熏后,并未离开客厅回房睡觉,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电视机没开声音,他两只眼睛也没有盯在电视上面。

  “爸,您还不去休息呀?”楚熏熏洗完澡出来依旧看见父亲坐着客厅,便问了起来。

  “嗯,爸爸还有点事情想和你聊聊。”楚河回应道。

  “爸,今天太晚了,要不咱明天说吧。”

  “没事,爸爸不困。来,过来坐。”楚河指着边上的沙发,示意她坐下。

  楚熏熏一看这架式,不聊都不行了。

  其实楚熏熏也猜了个大概。

  今天白天那束玫瑰,是柯志辉送送过来的。

  柯志辉是柯镇南的独子,而柯镇南却是楚河的至交好友。早年间楚河和柯镇南一起出来打拼吃过很多的苦,后来分开各自发展。

  楚河自己起来后,有什么好项目,都尽量地拉着自己的兄弟干。柯镇南经过楚河的帮扶,也成长得不错。像后来楚河投资的旅游产业,柯镇南便是仅次于楚河的第二大股东。

  当然柯镇南也还有自己的柯氏产业,里面也大有楚河的投资。

  柯志辉依着父辈的关系,大讨楚河欢心。

  因此楚熏熏今日要回东莞的消息,柯志辉一早便捞到了。

  只是不曾想楚熏熏并未靠知具体的行程,错过了与她的碰面。

  “志辉今天有去你公司找你吧?”楚河开门见山地问了起来。

  “爸,我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楚熏熏觉着无趣,不太想和父亲聊此事。

  “爸爸就你一个女儿,我不操心你,我操谁呀?”楚河一阵无语,父亲关心女儿,这不天经地义嘛。

  “爸,那我操心您行不行?”楚熏熏怼着他说道。

  但却不知是楚河没有听出来,还是故意的。

  “熏熏啊,我还希望你操心操心爸爸呢,你看爸爸多忙,多累,你呀,听爸爸的话,把你那公司转手了,或是请个职业经理去管,回来帮帮爸爸。”

  楚河又把话给转了回来。

  “爸,我说操心您,是说操心您的私事,不是叫你说我的事。”楚熏熏也不笨,这老爸想牵着自己的鼻子走,没门。

  “爸爸的私事,就是你的终生大事啊,你应当操心的。”楚河揣着明白装糊涂起来。

  楚熏熏一阵无语。

  “爸,这些年您一直单过,就算我嫁人了,您就这么过着?”楚熏熏不想直白地说出口,宛转表达一下意思也就行了。

  “爸爸有你就够了,爸爸没什么心愿了,你以后要生个胖小子,爸爸替你带。”楚河依旧打马虎。

  “噗嗤”,楚熏熏笑了起来。

  “爸,您还会带孩子?”

  “这孩子,你出生那会,爸爸那会可没这个条件,白天上班,晚上带你。”

  其实楚熏熏对小时候的事记忆无多,懂事起,好像就是爷爷奶奶了。

  似乎自己连爸爸妈妈为什么会离婚都没有搞明白。

  这么多年都过了,也不懒得问了。

  其实爷爷奶奶口中也有说过一些,多数以站自家的角度,未必真实。后来去到英国,妈妈也不太愿意去说。

  楚熏熏实不知道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唉,爸爸被你聊忘了,你这孩子,尽绕开爸爸的话题。”

  楚河终于反映了过来,本来他还想着带着女儿,让她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却不想一不小心,被她给绕进去了。

  “爸,早点睡吧。感情上的事情,我也不干预您,您呢,也少掺和我,行不行?”

  楚熏熏说完,站起身。

  对着父亲扮了个鬼脸,调皮着可爱。

  “这孩子,唉。”楚河轻叹。

  楚熏熏一阵得意,看来老爸是暂时同意了,至少不会强行的逼迫自己。

  “那爸爸晚安。”楚熏熏接着调皮的语气说道。并转身移步向自己房间方向走去,可不想再与爸爸聊下去了。

  “你呀,记得爸爸今天的话啊,往心里去。”楚河白了白眼,看着她要走了,忙提醒着她。

  “爸,您今天晚上说啥了?哈哈!”

  “说啥了?来,坐下,咱爷俩再聊一回!”楚河可不会被她忽悠。

  “啊!爸,我想起来了。88!”

  楚熏熏赶紧地溜回自己的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