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净莲古玉

帝斋 修桥的青蛙 2009 2019.07.12 09:29

  那飞进来的是一只公炎豹蛊雕,来到小岛的上空,并没有急着攻击翁婷儿,而是与母炎豹蛊雕耳鬓厮磨,鸳鸯颈相缠。

  它们似乎在诉说相思之苦,又像是在讲述失子之痛。

  公炎豹蛊雕顿时气势暴涨,在空中唳声一叫,振聋发聩。

  此时,地上的翁雪湖、翁雪潭和苗小茵也悠悠醒来,只是伤势有些重。

  两名长老看见两只炎豹蛊雕,心中震动,可他们看见翁婷儿也受伤,捱着疼痛爬到她的身边作保护状态。

  四人相互扶持,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那公炎豹蛊雕也相当于四虚境的神通者,不过实力要比母炎豹蛊雕强很多。

  公炎豹蛊雕愤怒不已口吐人言:“受死吧!”

  话音一落,它右爪灵活如人手,往岩浆中一抓,只见一柄长两丈的熔岩剑自动飞来。

  它握剑狂斩,剑光艳丽无比,宛若岩浆弥漫了整个溶洞。

  四人由于自身有伤在身,只好尽力躲闪,不敢硬接强大的剑气。

  那澎湃的剑气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如果不能将他们斩杀,难以消除它内心的痛苦。

  母炎豹蛊雕虚空而立,静观其变,只是神情中有些失意和悲怆,也许是失去了小雕的缘故。

  公炎豹蛊雕越发暴怒,将妖力发挥到极致,悍然一斩,剑气如虹直逼翁婷儿而来。

  翁婷儿已来不及躲闪,只好闭着眼等死。

  不料,她好像被什么东西拖着,身体不由倒飞,来到洞口落入一个少年的怀里。

  那道剑光斩空,将小岛直接劈成两半,岩浆慢慢涌入裂痕中。

  原来是白琅回来了,他并没有离开。他只是跟翁婷儿开了一个玩笑,他知道仅凭自己的修为要战胜炎豹蛊雕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所以,他选择智斗。

  他离开小岛后,找个一个安静的地方,途中并没有遇到公炎豹蛊雕。

  原来自他从封魔山脉回来,深知必须要给自己留后路。他搜集了很药材,当然也有毒草毒物,一并放入九翼天龙戒指中,以备不测。

  今日果然用上,他立刻炼制毒烟,想用毒烟来对付炎豹蛊雕。

  他为了不伤害翁婷儿等人,又炼制了五颗解毒丹药,才耽误了一些时间。他服下解药才折回。

  此时,翁婷儿看到白琅回来,心中又埋怨又高兴,似乎看到了一种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她喜极而泣:“砍柴的,你还回来干什么?”

  白琅却笑嘻嘻道:“我当然是来救你的。”

  她娇嗔道:“鬼才信?”

  苗小茵突然大喊:“白琅,你们有完没完?能不能先把我们救过去?”

  翁婷儿捏了他腰一下,白琅立刻催动元气,元气化作三条丝带将他们三人拉了过来,纷纷落在洞口。他马上让四人服下解药,四人也不知是何意,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做。

  两只炎豹蛊雕见白琅回来,顿时勃然大怒,顷刻间同时发动妖力。

  白琅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面带微笑。

  其他四人看见它们飞过来,脸色大变。

  白琅不疾不徐向空中撒出毒烟,一片如乌云般的毒烟将它们笼罩。

  俄顷,两只炎豹蛊雕发觉全身无力,筋软爪麻头晕昏眩,身形立刻从空中摔落下来,分别落在被切开的小岛上。

  它们拼命挣扎,但毫无力气,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眼中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公炎豹蛊雕骂道:“卑鄙小人,竟然暗算我们。”

  白琅淡淡道:“是非对错又有谁能够说清楚,我只是想要你头顶的净莲古玉而已。”

  公炎豹蛊雕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白琅。

  翁婷儿道:“叔叔,麻烦您去取一下净莲古玉,切莫伤它们的性命。”

  翁雪湖点头,忍着疼痛纵身一跳,来到右边的小岛,一步一步走向母炎豹蛊雕,手中凭空出现一柄灵刀,手起刀落,斩下净莲古玉。

  母炎豹蛊雕一声痛叫。

  翁雪湖吓了一跳,赶紧后退,那是因为他手中净莲古玉突然鲜血淋漓,母炎豹蛊雕的头上也是鲜血喷涌。

  这净莲古玉并非普通的玉石,乃是炎豹蛊雕身体所生,血液所化,是身体的一部分,如同人类的器官一样重要。

  众人看在眼里,不由震惊万分。

  翁雪湖收好净莲古玉赶紧离开小岛,免得横生枝节。

  公炎豹蛊雕慢慢爬过来,又掉入裂痕中,重新从岩浆里爬上来,来到母炎豹蛊雕身边。

  它们相视一眼,眼眶湿润。

  突然,它们身上无火自燃,烈焰熊熊。

  五人又是大惊。

  白琅感慨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那真火越烧越旺,亮到极点。

  白琅什么都看不见,但他感觉到危险,大喊:“快走!”

  五人立马向索道狂奔,疾走如飞。

  “嘭嘭嘭!”一声声爆炸声传来,威力无穷,火光四射,溶洞坍塌,岩浆奔腾。

  后面的山体逐渐瓦解,山石落下,触目惊心。

  五人加快脚步,奋力跳跃,终于在山洞倒塌之前安全逃出来,各自心有余悸。

  白琅先给他们疗伤,伤得最重的是苗小茵,右臂折断。他立刻给她接好断骨,又取出上次得到的天星生骨丹让她服下。服下丹药后,她的断骨神奇般的恢复如初,心中又惊又喜,对他又有了些好感。

  五人休整一番后,离开封魔山脉深处,向仙玉城纵跳而去。

  此时,有一个人奇怪的人出现在溶洞中,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见他身穿华丽的锦衣,头戴玄冠,身形颀长,长相俊朗,气宇轩昂,手中握着一根笛子。

  他不顾落下的山石,闲庭信步来到小岛上,看着燃烧的炎豹蛊雕,叹了一口气:“何必呢?你们本可以活下去,为何要给我机会了呢?”

  他轻轻一挥手,熊熊烈焰顿时熄灭。

  两只炎豹蛊雕落在地上,身体并未烧焦。它们常年与岩浆打交道,又如何会怕火呢?

  锦衣男子依旧不顾落下的山石,吹奏笛子,缓缓转身,声音如阴差一样吓人恐怖,阴恻恻道:“跟我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