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全球最红之天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我有神异您有病

全球最红之天王 穷讲究 3973 2019.05.26 20:00

  就在邵洋依旧沉浸在钟欣芝给他的震撼中时,诺雅的一番话,再次引起了邵洋的重视。

  ‘另外,需要提醒宿主的是,钟欣芝的精神状态异样,脑神经区域内,存有另外一个主体意识,目前尚不明确是否具有攻击性,请宿主保持警惕。’

  诺雅的这几句话,可把邵洋吓了一跳。但冷静下来之后,邵洋又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一个大男人,对方就算是精神有问题,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诺雅,她这种精神问题,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

  邵洋之所以这样问,倒没什么其他目的,主要是作为钟欣芝曾经的影迷,她不想看到自己当年的偶像,每天遭受精神上的折磨。

  在邵洋看来,钟欣芝现在才38岁,原本应该是女人正散发着无尽风情,以及成熟魅力的好时候。

  可现在看着躺在摇椅上,躲在毛毯和羊绒披肩下的女人,却仿佛一朵等待着凋零的花朵。

  ‘当然可以,只要使用微米机器人,进入患者脑部神经中枢,用生物电负垭离子,消除脑神经区域内的意识线粒细胞就好了。’

  邵洋听得一脸懵逼,WTF?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确定咱俩说的是同一个话题?

  ‘能不能简单点说清楚?我不太明白,人的意识,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难道也可以被消灭的么?’

  诺雅难得风趣了一把,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以宿主的知识储备,很难听懂整个治疗过程。你只需要知道,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就可以了。’

  邵洋:‘那要是这个治疗方法够安全,又不会给你造成太大负担的话,我想请你帮钟欣芝一把。’

  ‘明白,纳米登陆舱已发射,微米机器人将在纳米登陆舱到达指定地点后,主动与宿主取得联系。’

  见邵洋半天没有说话,钟欣芝终于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侧头看向邵洋。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还蛮顺眼的,就像当年的阿纶一样,虽然年轻时的阿纶,要比这孩子帅的多。

  前文曾经说过,钟欣芝曾经深爱张有纶,这栋别墅就是她在成名之后,也就是张有纶出国治病的那段日子里,为两人建造的爱巢。

  只是,房子虽然建起来了,她却永远等不到自己曾深爱的那个男人回来了。

  后来钟欣芝在工作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失控,不得已只好选择退出娱乐圈。

  好多人都知道,当年钟欣芝为了从时代之声手里,换回自己的自由之身,转让了名下的大量产业和投资,她甚至连自己的首饰和名贵衣物都卖掉了。

  所以人们猜测,当年她肯定是被那些巨额的违约金,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现实也的确是这样。

  钟欣芝作为一线天后,虽然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她赚到的钱,时代拿的才是大头。

  那笔天价的违约金,钟欣芝根本支付不起,哪怕她已经卖掉了除这栋房子以外,所有能卖的东西。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钟家本身就很富有,钟欣芝又是家中独女,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钟爸爸为了女儿,变卖了钟家所有的产业。

  最终,钟爸爸不但填补了女儿违约金的窟窿,还给钟欣芝留下了一笔不菲的养老钱。

  也正是因为钟爸爸的出手,钟欣芝才得以从那个巨大的漩涡中脱身,一家人就搬到了这栋仅剩的别墅里,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

  钟欣芝一直倚靠药物,控制着脑子里的另一个自己,整整十年过去,药物抑制的效果越来越差,而钟欣芝的父母,在为女儿操碎了心之后,也一前一后的纷纷在医院里与世长辞。

  失去了父母的陪伴,钟欣芝的病情在近期内,开始急剧恶化。现在她服用药物的计量,已经是去年的数倍,可她依旧会时不时的复发。

  钟欣芝明白,自己很难再独立生活下去,所以她决定去专业的治疗机构就医,这才把这栋房子挂牌出租。

  之所以是出租而不是出售,可能还是她心底的那丝执念在作祟。这是当年她为自己建造的家,也希望直到自己临死之前,都是个有家的人。

  她不在乎邵洋对房子的结构进行改造,因为那对她来说,这些已经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这里依旧是属于她的地方,是她栖身的场所,是她牵挂的家,这对钟欣芝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当钟欣芝联系房产经纪,想把这套房源挂出去出租的时候,房产中介公司得知钟欣芝的真实身份后,简直欣喜若狂。

  这栋别墅太有卖点了,而且钟欣芝对房租的要求也不高,唯一的要求,就是想把房子租给能让她放心的人。

  房产中介公司接到钟欣芝这单委托,根本就没把房源信息放出去。

  他们直到现在,还把这消息攥在手里,打算狠狠的赚上一笔。可在诺雅的出手下,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房产中介公司这次注定了会空欢喜一场。

  邵洋是目前为止,第一个站在钟欣芝面前的租客,同时他也很合钟欣芝的眼缘。

  “小伙子,怎么样?要不要租下我的房子?我不知道房产中介那边怎么跟你说的,也不知道他们今天,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过来直接跟我这个房主谈。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下这座别墅的具体信息。”

  邵洋摇了摇头,辛勤放假激动之下,有点略带卖弄意味的开口说道:“钟欣芝女士,我对这栋房子很了解。”

  “您别墅外的围墙,圈起了11.5公顷的土地,绿化面积达到了96%以上。别墅主体分为三层,总面积达1323平方米。围墙圈起的这片土地,是您在下新庄村承包的,承包年限是99年,现在承包期才过了10年而已。”

  随着邵洋的话,钟欣芝的眉头却微蹙了起来,因为邵洋喊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当然,钟欣芝也没打算隐姓埋名一辈子,只是这十年来,她远离聚光灯,自然不想让自己再重回民众的视线里。

  当初她联系中介公司,提交房源的时候,是需要提供真实身份证明和房产相关信息的。

  为了不使自己的真实身份曝光,她还跟中介公司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

  可眼下看来,这份保密协议,显然没能管住中介那些人的嘴。要不然,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一口就揭穿自己的身份?

  她对自己的化妆技术很有信心,从接到邵洋的电话开始,钟欣芝为了这次会面,就精心泡制了自己的形象,现在她的样子,不但跟自己真实的样子差了不少,年龄更是老了十多岁都不止。

  要说这个年轻人,是光凭一双肉眼,就看穿了自己的伪装,那钟欣芝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的。

  “小伙子,我想,你应该离开了,回去告诉中介公司的人,连最起码的契约精神都不懂的公司,我是不会再跟他们合作的。”

  “这次我可以网开一面,但如果他们再敢把我的信息泄露出去,那就让他们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邵洋没想到,自己点破了她的身份之后,钟欣芝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大。

  “钟女士,我想您恐怕是误会了。我不知道什么房产公司,而且您这栋房子的出租信息,我也不是从您说的中介公司得来的。”

  钟欣芝依然舒适的坐在摇椅上,只是她看向邵洋的目光,在渐渐的变冷。

  在钟欣芝的眼里,这个年轻人嘴里所说的一切,不过是狡辩而已。

  近十年以来,她深居简出,几乎没有踏出过这座庭院,只有父母分别在医院去世的时候,她才出面办理过后事。

  可那也是经过化妆改扮之后的自己,又有几位老朋友帮忙,所以几乎是没有外人,知道自己躲在这里的。

  邵洋知道钟欣芝不肯相信自己,但他还必须要向对方解释。哪怕自己不为了租下这栋房子,也想为自己曾经的偶像做点什么,尤其是在诺雅保证过,能够治好钟欣芝的情况下。

  钟欣芝冷笑不语,对这个跟自己当面撒谎的年轻人,愈发的看轻了几分。

  真当自己是三岁的小孩子吗?自己是精神有问题,不是脑袋秀逗,这样的谎话,怎么能骗的了自己?

  “好了,我不想再跟你多说什么了,也不想再见你。现在,请你离开我的家。否则,我会立即报警。”

  见自己始终无法取信对方,而且钟欣芝也有了翻脸的趋势,邵洋心中真是挺无奈的。

  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一步呢?自己不过是因为见到了曾经的偶像,一时兴奋之下,就叫破了对方的身份,结果事情却发展到了这种难以收场的地步。

  无奈之下,邵洋只好破釜沉舟,决定拼上一把。

  双手向上高高的举起,邵洋一脸郑重的说道:“钟女士,不管您信不信,接下来我要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我说完之后,您还是要赶我走,那我无话可说。但请您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话说完。”

  钟欣芝一脸戒备的看着邵洋,虽然之前他对邵洋的观感挺好的,可当邵洋叫破她的真实身份之后,先前的那种好感就荡然无存了。

  可现在,看着这年轻的大男孩儿,在自己面前高举双手,态度诚恳的表示需要两分钟的时候,钟欣芝竟然又想听听,他想说些什么了。

  见钟欣芝坐在摇椅上没有说话,而且态度也渐渐的有所缓和,邵洋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他知道,自己眼下可还没过关,能不能取信于对方,就要看自己接下来的表现了。

  “钟女士,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邵洋,是个靠写字儿唱歌讨生活的人。”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我想先向您声明一点,在见到您之前,我确实不知道,这座房子的主人是您,而且我也并非是您委托的中介公司介绍来的。”

  见钟欣芝脸上虽然仍有疑惑之色,但并没有什么阻止他的意思,邵洋便接着说下去。

  “我除了上述的身份以外,还有一个不能曝光的身份——黑客。我现在事业刚起步,需要租赁一处办公场所。”

  “出于节约成本的目的,我黑入了好几家房产中介公司的服务器,拿到了房源资料。”

  为了让自己所说的话显得合理些,邵洋不得已之下,只好编起了故事,不过好在他有诺雅做后盾,所以就算说自己是名黑客,倒也不用担心会穿帮。

  “我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省点中介费罢了。在来您这里之前,我的确不知道您是这里的业主。”

  “另外,我想说的是,我从小就喜欢看您的电影,也特别喜欢您的音乐。所以,在刚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您很面熟。”

  “但您的化妆技术实在太好了,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您来,直到刚才,您朝我露出了那个标志性的微笑,我才敢确定您的身份。”

  邵洋的语速很快,故事也编的很圆滑,不愧是能靠写字赚钱的男人。

  而钟欣芝在听了邵洋的解释之后,虽然心里依旧将信将疑的,可她之前对邵洋的恶感,倒也消失了不少。

  可邵洋接下来的话,却让钟欣芝神色巨变,几乎难以再控制自己的情绪,差点让脑子里的另一个人跑出来。

  “钟女士,其实我除了作家、歌手和黑客的身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很诡异的身份,我知道您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希望您能相信,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有神异,天生就能帮人看癔症。我看得出,您有病,您的脑子有病,您的脑子里有另一个活生生的意识。”

  是的,邵洋为了自己年少时的偶像,决定脸都不要了,不就是装一把神棍么?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取信钟欣芝,就算是让邵洋脱光了,穿上草裙跳一个,他多半也是会考虑一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