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在三国觅长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击掌为誓

我在三国觅长生 九years 3271 2018.11.12 09:22

  “决定了?”

  良乡衙门后宅之中,初一向身旁的曹贼捕问道。

  曹贼捕点点头,随后露出一脸苦笑。

  “捉了一辈子的贼,到最后却从了贼,当真是……”

  一时间,曹贼捕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际遇。

  “自己的选择,莫要后悔就好。”初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看在过去的关系上,他给曹贼捕两个选择,一个是把他关起来,等黄巾起义事情过去之后,他不算有功,但也不算大过。

  这样做自然可以保全他,但初一会离开良乡,这里可能被其他黄巾军占领,他的结果,还有他家人的结果如何,就不是初一可以控制的了。

  第二个,便是让他跟着自己,重上一次战场,厮杀一场。

  初一以为曹贼捕会选择前者,没想到他选择了后者。

  “当了这么多年贼捕掾之后才知道,我还是当个武人好一点。”这是曹贼捕选择跟随他的原因。

  武人单纯,或许他们会强取豪夺,却不会像大汉官吏一般,一点点的把百姓剥削致死。

  这样的场面,让他受不了。

  “走吧,去会会良乡官场上的人物。”初一率先走出后宅,向官衙走去。

  二人来到官衙之中,城中官员大多被集中在这里,见了初一,一个个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在他们身旁,是一众老大,远远的见了初一,各种问好巴结。

  初一安抚众人一番,当人不让的跪坐在县令的位置上。

  扫视全场,良乡主薄、廷橼、少府、议曹、闾师等等全部都在。

  这里面有老面孔,如少府,他没少打交道。

  也有生面孔,如闾师、议曹,都是他没见过或只是打过照面的。

  “都坐下说话。”

  初一开口,众人听命的坐下,却都一言不发。

  沉默中带着恐惧,也带着抗争。

  非暴力不合作,后世可是有一位印度老者靠此封圣,他又如何不明白众人的想法。

  “良乡,我不会久呆。”

  初一上来就言明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事情变简单。

  众人目光中带着诧异,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以为是我初一谋反?就因为公孙县尉暗算我,我就要造反?”

  初一摇摇头,眼中带着轻蔑。

  “你们这些官吏,贪污腐败、目无王法也就算了,居然还沾染了目光短时的毛病。”

  “太平道反了,烽火从荆州而起,一路向幽州连绵不绝,天下板荡,非良乡一地,非初一一人。”

  一众官吏眼中满是惊诧,有不信的,有沉思的,也有恐怖的。

  “不日我将出征涿县,这良乡应该不会回来了,但这是我的故乡,所以,在走之前,我不想这里生灵涂炭。”

  “你们也都知道造反的人是什么德行,烧杀抢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他这话说的下面一群人齐齐打了一个冷颤,闾师更是吓得尿了出来。

  “我能向你们保证的是,这些事情我的军队不会做,但造反的不止我一家,其他人做了,我也管不了。”

  “你们也见了,我就这点人,最多占领一两座城池,多了管不过来。”

  下面开始有人窃窃私语,隐约能听到有人说他风评不错,若是这样,不如留他在良乡。

  “我走之前,只做三件事,你们配合,我相安无事的离开,你们不配合,谁惹事我杀他全家,懂么?”

  窃窃私语之音瞬间消失,所有人都乖巧的跪坐不动,静等初一讲话。

  “第一:愿意跟我走的,你们不可阻拦、挑动,更不可在我队伍中留眼线,否则,后果自负。”

  “第二:我有一些仇家要清算,我可以保证的是不会搞牵连、连坐之事,但你们不要包庇,否则,后果自负。”

  “第三,我会在不愿意跟我走的人中选练一批乡勇,用于保护我走后空虚的良乡,这些人你们将来不能迫害,否则,后果自负。”

  “有什么问题,现在问,别等将来出问题了,说我不告而诛。”

  初一长篇大论结束,便坐在位置上沉默不语,静等下面众人的反应。

  一众官吏最初不敢言语,等了一会见初一确实不再说话,有人壮着胆子跟旁边人商议起来。

  有一就有二,渐渐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场面一度热烈起来,直到县中主薄咳嗽数声,众人才安静下来。

  “不知初天王打算怎么处置我们?”主薄问出众人心声,他们刚刚讨论的多是这方面的问题。

  “你们平日做什么,现在就做什么,除了不要巧取豪夺百姓财产之外,一切照旧,我们相安无事。”

  初一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

  “当然,适当的监视是少不了的,我走之前,你们身边都会有士卒守护,但除非你们做错了事情,否则他们不会伤害你们。”

  “县中钱财天王尽可拿去,但请为全县留些粮食,战乱既起,百姓生活不易,请天王仁慈。”主薄拜倒说道。

  众人微微诧异的望向这个主薄,平日看他不言不语的,没想到还是个心怀良乡的正直之人。

  “种树十年,观人百年,今日才知梁主薄胸襟。”

  初一直起身,向梁主薄行礼。

  这样的官员从来不多,今日亲见,让初一心生佩服。

  梁主薄还礼,却还盯着初一,显然想要一个答案。

  “钱财我取一半,粮草取三层,这是我的故乡,我并无意糟蹋,只取行军所需,足以。”

  初一的回答,让梁主薄眼中担心少了很多,但还是带着疑惑。

  毕竟反贼的话,并不容易让人相信。

  与梁主薄同样心思的人不少,但只要跟初一有过交集的,却都知道初一不是无信之人,放心许多。

  “初天王之言可真?”无论信与不信,梁主薄还是忍不住再次确认。

  “愿击掌为誓,若违誓言,天打雷劈。”初一应道。

  这年代,誓言可不似后世那般不值钱,便是天子都害怕誓言,不敢轻易许愿的。

  “好,请初天王击掌为誓,若真如此,梁某愿安抚相邻,不生祸乱。”梁主薄目光炯炯的说道。

  初一起身,当场与他交击三掌,定下盟约。

  击掌为誓,由此流传世间。

  “报告。”

  二人击掌完毕,厅门外突然有人高声报告,众人都疑惑的扭过头去。

  “进来。”

  初一眉头微皱,心中略略担心。

  良乡初定,这场会议是最紧急的,此时有事上报,多是大事。

  厅门打开,走进来的是小彘,但初一却看到停在外面的兕子。

  这个年代女人地位不算高,官衙这种地方,她们一般不进来。

  “怎么了?”初一问道。

  事关兕子,由不得他不关注。

  “兕子姐说赵大哥犯了错,理应按军法处置,让我进来询问是否执行。”

  初一眉头皱的更深,他发现小彘的言语在避重就轻,这证明他知道问题很严重。

  “赵大脚?”初一问道。

  这是他的一名亲卫,很是忠诚。

  “是。”小彘答道。

  “他犯了什么错?”初一问道。

  “恩……就是……”小彘支支吾吾,不想回答。

  “说。”初一提高声音呵斥道。

  “公孙狗贼的细君勾引赵大哥,赵大哥就犯了错。”小彘回道。

  初一一愣,公孙狗贼死了,他的细君还敢使坏暗算我的亲卫?

  这想法一生出,他就觉得扯淡,再一想,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什么公孙县尉细君勾引赵大脚,这都是小彘偷换概念,肯定是赵大脚垂涎人家小妾美色,没控制住,做出龌龊事来。

  想明白前因后果,初一顿时大怒。

  他的军队,一直在强调纪律,这其中包括作战纪律,也包括战后纪律。

  这才是第一战,才刚刚小胜一场,就生出这样的事情?真把自己当草寇盗贼了?

  初一起身,一脚踢在小彘的肚子上。

  “咕噜噜。”

  小彘翻滚出去三圈方才停住,疼的在地上打滚。

  众人大惊,跪坐一旁的大彘差点起身,但立刻控制住了。

  “起来,背诵条战后纪律第七条。”初一起身,冷漠的望着小彘。

  小彘强忍着疼痛起身,用变调的声音是说道:“不得奸**女。”

  “违令者当如何?”初一再次喝问。

  “当斩。”小彘答道。

  “执行军令。”初一冷酷的说道。

  “师父……”

  “这里没有师徒,只有长官,听令行事,违令者斩。”

  初一打断小彘的话说道。

  这一系列对话,直让官衙中的众人目瞪口呆。

  那赵大脚这些官吏不认识,那些老大中却有人认得,知道他敢打敢拼是个人物,而且是初一亲卫,很是忠心。

  这样的人,就因为侵犯了敌人的细君,就要斩杀……初天王疯了不成。

  认为初天王疯了的不在少数,但只有他组织内部的人才知道初天王对纪律要求有多严厉。

  “我拒绝。”小彘也是脾气倔强之人,梗着脖子回到。

  这话就更让人惊讶了,一个小屁孩,即便仗着是天王的徒弟,也太放肆了。

  “你……”

  初一也没想到小彘这么硬气,但还别说,他还真拿小彘没办法。

  “我们都是穷苦出身,怎么能欺负穷苦人,我的心思,你不懂么?”

  硬的不行,初一只能软的来。

  “我跟赵大哥出生入死,知道赵大哥绝对不会欺负弱小,那细君也不是穷苦人家,是公孙老贼的细君,他是师父的敌人,差点杀死师父呢。”

  小彘眼中已经带着泪花,不是疼的,他是真怕师父杀了自家兄弟。

  赵大哥为师父做了那么多事,若是被杀了,师父岂不是成了他讲的那种“无情无义”之人。

  按照师父的说法,这样的人都没好下场,他不想师父没有好下场。

  “我与公孙县尉之间的事,与他细君无关,与他家人也无关,你们何必为难一个女人呢?”

  他质问,但小彘只是梗着头,不回话,也不与他对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