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杀手我不当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幻与风(五)

杀手我不当了 博文儿呀 2236 2019.03.25 18:25

  俩人知道,远程攻击没用了,只能肉搏了。

  双方都是强化自身状态的,都是有时限的。想赢就看谁的时间长,谁的力量强了。

  天空之上白发老人对着旁边秃头老人说“你看好谁?”

  “这俩娃娃都很强啊。难说啊”

  秃头老人笑笑道“你认为呢?”

  “估计很大几率是两败俱伤啊!”

  李瑾瑜的魔化力量速度要更强一些。李风华的风神之佑时间要更长一些。李风华先释放的,时间上抵消了。而李瑾瑜他并没有接受全部魔化,而是保留了自己的一点能量。这也就让他的力量和对方抵消了。所以很大程度两败俱伤。

  “没有全部魔化?为什么?”秃头老人有点疑惑。

  “你啊,看,那边树下”

  秃头老人顺着他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幻化成刀的女孩躺在那。

  “那是……前天的女娃?”

  “是的”

  “她不是被关在了禁地了么,怎么会在这。”

  “她是自己跑了出来的。”

  “能从禁地跑出来,这……”秃头老人有点惊讶禁地他去过,当年他用了全力才负伤跑了出来,这个女娃,竟然没伤就出来了……

  “她也是今天才误入这里的,我之前跟族长反应过,他让我给这个女孩一个腰牌,也让她参与进来。”

  “但是李瑾瑜他为什么……”

  白发老人打断了他说下去。

  “这是族长的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族长说,让那个女孩随意活动吧,不需要管她,之后发生什么都是命运使然。”

  “嗯,知道了。”秃头老人尴尬的挠了挠秃头“族长的境界高深莫测,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

  回到打斗现场,两人打的是拳拳到肉,没有花里胡哨的技巧,就是你一拳我一脚的打。完全不像杀手家族出来的,更像是地痞流氓打架。

  这个时候谁先撑不住谁就输了。

  几番缠斗,李风华的体能下降极快,对李瑾瑜的攻击都轻了许多。

  李瑾瑜也不好过,魔化时限快到了。

  “我知道你时间快到了”李风华停手道“我也力量不足了”

  他是个实话实说的人,要不是立场相反他会是个好朋友。

  “所以,我们一拳定胜负吧”李瑾瑜当然读懂了他的意思。

  两人同时爆发,将剩下的力量注入在这最后一拳之中。天空顿时黑暗了,黑色的能量和青色的能量凝聚在各半边。形成对立的姿态。

  两人在一瞬间同时朝着对方打出这最强的一拳。

  “轰”

  两人几乎在同时失去了意识,他们唯一能确定的是最后这一拳实实的打在了对方身上。

  天空上的白发老人和秃头老人之前赶到用力量削弱了双方的力量,要不,李家又要死两个天才。关键是这俩天才都是直系血脉啊。

  “还好没出什么事。昏迷而已,带走吧,让他们修养一下。”

  “刺啦,刺啦”

  两个老人耳朵可不背,顺着声音看到了远处的白色长刀在一点一点朝着终点划。

  在结束了魔化后,幻属性能量占据了身体,女孩的腿又变成刀的模样。李瑾瑜用最后一点意识控制着它往终点走。

  “当没看到吧。”

  “哈哈哈,这娃娃。”

  …………

  现世,2019年3月3日

  今天是李瑾瑜受伤的第二天,此时,李瑾瑜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

  “梦到了小时候啊……”

  李瑾瑜揉了揉胳膊和腿,和昏涨的头,把被子丢在一边坐了起来。

  他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一切就像梦一样:昨天自己被数十个奇怪的家伙阴了,自己没有防备,受了致命的伤。他利用幻象,分身,由耗了十年的寿命开了个传送门。最终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卧室。

  从传送门出来的那一瞬,整个人就是一个血人。那出血量染红了白色的床单,最终他昏了过去。

  不知多久后,一个冰冷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好像醒了啊”李瑾瑜努力的睁眼却只能睁开一个小缝,“胸口中了一个光矢,穿透了心脏。体内被刻上了马蹄印?还有几只虫子在咬食器官……挺惨的嘛。”

  李瑾瑜透过小缝看到了一个少女在自己旁边,冰蓝色的头发,瞳孔,冷若冰霜的气质,和让人不寒而栗的语气,宛如冰雪帝国来的女武神。

  “还好我提前到了,要不母亲又该生气了吧。”

  ……

  李瑾瑜的记忆就停留在这里,之后他好像睡着了。

  李瑾瑜看着愈合的伤口,和桌子上被穿成糖葫芦样子的虫子,陷入了沉思“那个女孩会是谁呢?她是什么人?”

  “好像醒了啊!”

  客厅突然传出的声音让李瑾瑜吓一跳。他现在的状态并不太好,所以没有注意到屋里有一个人。

  “会是昨天那个女孩吗?不过这声音听起来比较像……晴儿?”

  他还记得昨天那个女孩,那个笑起来像是在冰雪中绽放的花朵一样的女孩。

  门开了,进来的是个女人,但是,不是昨天那个。

  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不是别人,正是李瑾瑜的侍女,照顾他起居的。

  “晴儿?你怎么……”

  “你身上有我留下的法术印记,听到你被围殴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晴儿,李瑾瑜的五岁时候选的侍女,到现在已经照顾他十五六年了。她是这世上仅有的几个被李瑾瑜完全信任的人了。

  “身体我已经检查过了,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要听哪个?”晴儿声音温柔悦耳,伴着隐约的笑,更是添了几分魅力。

  李瑾瑜现在有点发慌,他这个侍女平时不是这样的。她这么笑百分百没有什么好事。

  “先听坏的吧”李瑾瑜随便选了一个。

  “你……肾没了一个……”

  晴儿说这话时候在忍着笑,努力的忍着,忍“噗,哈哈哈”,她忍不住了。

  “啥!肾没了一个!”

  “毁尸,一定是毁尸,我就知道,当时感觉自己器官被吃了……”

  他说话时还看了看桌子上被穿着串的虫子,那就是毁尸,这就是罪魁祸首。

  “哈哈哈”晴儿还在笑。李瑾瑜白了她一眼道“好消息是啥?”

  “好消息是,除了肾,身体完好无缺。”

  李瑾瑜:“……”

  毕竟是最了解李瑾瑜的人,笑完后就去厨房拿过来一杯水。(李瑾瑜每次起床都要喝杯水的。)

  然后拿出手机一直在打电话。估计是在告诉别人他没事。

  “哐当,我们来了。老大呢?”

  门被一脚踹开两个男人一个拎着巨斧,一个拎着铁棒进来了。

  “小点声不知道啊”晴儿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跑了出去,也可以说瞬移出去的。照着两人屁股就是一人一脚。

  被踢的俩人不以为意,憨厚的笑了笑“晴姐,老大醒了吗?方圆几里的敌人都让我俩处理掉了。要不要看看尸体?”

  “谁要看啊!”

  对,只有在李瑾瑜和几个有声望的长辈面前,晴儿才会那么温柔。

  大多数时间要么冷若冰霜,要么变得焦躁沙雕……

  这俩人是李瑾瑜的小弟,当年李瑾瑜救了他们俩,从此俩人就跟着他混。俩人当时也没有名字,李瑾瑜把他俩带到族内,冠以李姓。名字是按照俩人特征起的。

  李大壮,李二壮。这是当时李瑾瑜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俩人意外的喜欢。

  大壮二壮也是跟了李瑾瑜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左膀右臂了。

  俩人忠诚憨厚,除了晴儿和李瑾瑜谁也不怕。

  “老大,老大,我俩来了,告诉我谁打的你,我去灭了他。”俩人大喊大叫的走进卧室,把晴儿刚才的说的“小点声”忘一边去了。

  “我没什么事”李瑾瑜有气无力的回答。他还在肾没了一个阴影中呢。

  “没事就好,呆子已经再查那些人信息和位置了,一有消息我们就去把他们窝端了”

  李瑾瑜笑了笑道“告诉子昂,不用了查了,我猜,那些人已经死了。”

  ………

  

举报

作者感言

博文儿呀

博文儿呀

要赌一下吗?投资我!稳赚不亏。嘿嘿嘿

2019-03-25 18: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