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白芊楚

我只想安静的做梦 虾乐 2391 2019.08.25 22:28

  陆仁回头,向身后望去。

  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年轻少女俏生生站在他的身后,她的容颜像是吸引了漫天的光芒,而这种绝美又与林雪薇冰冷中带点小受的气质完全不同。

  这是一个精明的少女。

  不对!

  是个精明的女妖。

  这个时候,能见到活人基本上属于见鬼了,而从她身上穿着紫色的衣衫来判断,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就是林雪薇所描述过的白芊楚。

  白芊楚走了过来,步步生莲。

  她的眼睛盯着陆仁手里抓鱼的钢叉,浮现一丝好奇的神色:“原来你们是这样抓的鱼……”

  “不这样抓,还能怎么抓?”

  陆仁怔了一下,想想自己竟然和一只妖在讨论如何抓鱼,也真是荒谬至极。

  白芊楚明眸流转,烟波如水一般在陆仁身上打了个转,淡淡说道:“其实鱼儿在水里游的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抓它呢?”

  陆仁见她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仿佛两个人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一般在聊天叙旧,他刚刚甚至握紧了手里的钢叉想着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最多不过梦境结束任务失败而已。

  可既然白芊楚愿意聊,他倒也不介意陪她聊下去。

  “因为我要填饱肚子啊,我吃了鱼我便不用饿死,被我吃了总比被别的什么妖魔鬼怪吃掉好的多,起码帮了我一个忙,我会把鱼骨头埋起来,再插上三炷香每日叩拜以谢鱼兄的救命之恩。”陆仁信口胡诌道。

  白芊楚听着陆仁鬼扯,微微一笑,道:“可是如果你的鱼兄不愿意呢?”

  陆仁白了她一眼,道:“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知道它不愿意。说不定它正觉得在水里闷的慌活够了,在水里死又死不掉,正想让我帮它解脱这种苦恼呢。”

  白芊楚明显呆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鱼的苦恼……哈哈,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大男人为了吃鱼连这种蹩脚的理由都想得出来。”

  陆仁嘴角抽搐,不是你问我才信口胡诌的么?

  他的眼睛四下打量,似乎只有白芊楚一个妖过来,只是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其他妖埋伏,反正不论如何,一会儿还是要想办法逃脱。但是一想到林雪薇曾经说过,这个妖女是开窍境的修为,并且已经一只脚迈进了窥星境,就不由有几分气馁。

  白芊楚嘴角带着笑意,问道:“喂,我问你一件事。”

  陆仁此刻脑海里盘旋的全是如何逃跑的计划,却苦思不得,听见白芊楚的问话,不由白了一眼,道:“我又不叫喂,你问错人了。”

  白芊楚笑道:“那你叫什么?”

  “我叫……”陆仁话到嘴边,眼珠一转,“免贵姓焦。”

  “名字呢?”

  “单名一个佩字,佩服的佩。”

  “好名……”

  白芊楚说了一半,猛然醒悟过来,俏脸微不可见的红了一下,转瞬却又笑靥如花。

  “焦,佩兄,那我现在能问你一件事了吗?”

  她把焦,佩二字咬的很重。

  “那你问吧……”陆仁对这个女人的脸皮也是相当的佩服了。

  “不知焦兄在山上是否看见一个白衣女子?”

  “没。”

  陆仁揣着明白装糊涂。

  “焦兄可知道山上是否有其他人?”

  “不知。”

  你随便问,你一问我就是不知道。

  “焦兄可曾见过‘截天七剑’的剑谱?”

  “没见过。”

  陆仁白了她一眼,‘截天七剑’?我还想找呢!

  白芊楚面上满是笑意,仿佛知道答案,却偏偏要问的样子,平日里妖族里的每一个人都对她毕恭毕敬,难得能碰上像陆仁这般嘴贫耍贱的少年。

  话说,这种被人拒绝的感觉还真是稀奇。

  就好像,曾经丢掉的天真,这一刻又回来了。

  水波荡漾,她蹲下来用她那纤纤玉手拨弄着水花,笑道:“我想找白衣的女子,还有‘截天七剑’,你陪我好不好?”

  陆仁很想说,不好!

  但是他知道即便说了,白芊楚也不会答应,她虽然是在拨弄水花,但却让陆仁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

  他只能无奈点头说道:“好。”

  白芊楚与陆仁漫步在小竹峰上。

  看着漫山的大雪,一片银装素裹,两人走走停停,不时看到几只狍子掠过,白芊楚兴奋的欢呼雀跃。

  日头渐渐西斜,天空慢慢昏暗。

  两个人找了一处山头坐下休息,白芊楚似乎完全没有放陆仁离开的打算。

  陆仁不由暗暗着急。

  看着夕阳西沉,他转过脸看见白芊楚绝美的容颜,在夕阳的映照下,浮现一层明媚的光辉。

  “我妈喊我回家吃晚饭了,咱们就此别过吧。”他又开始胡说起来。

  白芊楚的脸上露出一丝失落。

  “你要走了吗?”

  “嗯。”陆仁小心翼翼的点头。

  “那你把我哄开心了再走。”白芊楚像个小女孩一般傲娇。

  陆仁两眼一翻,恨不得直接从山头跳下去,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多事情啊,还是林雪薇好哄一些。

  他想了想。

  揭开额头林雪薇系上的布条。

  “你看见这个划破的伤口了吗?你也划一道。”

  “嗯?”

  “这样我们就是两口子了。”

  “噗……哈哈,还有吗,还有吗?”白芊楚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两眼冒光的望着陆仁。

  陆仁思量了一会儿。

  “我想去取一下东西,你等一下。”

  “你不会跑了吧?”白芊楚迟疑了一下。

  陆仁眨了眨眼睛,道:“我来娶你了。”

  “啊?”

  白芊楚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嘴角露出笑意,道:“怪不得师傅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花言巧语的骗子。”

  陆仁翻了个白眼,不是你让我哄你开心的么?

  白芊楚眯上了眼睛,望着远处昏沉的天空,微微叹了口气,仿佛历经沧桑一般,道:“其实,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离开蛮荒……”

  陆仁想说我不知道,可是一转脸不经意却看见她明亮的双眸在渐暗的夜色中,竟隐隐藏着几分伤感。

  “师傅让我攻打各大门派,我一点都不想打架,可是蛮荒实在太苦了,师傅说若是输了,我们还要回去。我不想回去,所以我只能不停的杀戮。”

  “现在再看看这片世界,杀光了,和蛮荒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有的时候很羡慕生在蛮荒外面的女子,她们能活在这个花花世界之中,享受着人间乐土。”

  “只能羡慕罢了……”

  陆仁看着她,没想到的是,一个妖族竟然会是这样的想法。

  从开始见到她,一直到现在,完全颠覆了他对妖的观念,这哪里是妖,完全是一个精明中带点傲娇的少女。

  嗯,实力强悍的少女。

  他望着脚底下郁郁葱葱的山林,眼睛里露出一抹回忆。

  “我跟你讲讲我的家乡吧……”

  “好。”白芊楚点点头。

  陆仁想了想,有些话憋在心里久了,说给一个梦境中的虚拟角色听,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们家那里和这里不一样,我从小是在村子里面上的小学,小学知道么?就是私塾,我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去上学,自行车就是两个轱辘的车子,你没见过……”

  白芊楚认真的听着。

  风吹叶落,月亮高悬在夜空,似乎也在听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