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忘年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22 2021.01.21 07:00

  一个又一个的深渊族正在扑向白起。前仆后继,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鬣狗闻到了血腥味,凶猛的咬,抓,撞,穷尽一切的攻击。

  白起看也没看这些攻击,在她的身后,源源不断的开始出现鬼兵,一列又一列,整齐划一的攻向冲来的深渊族。

  深渊一族虽然实力强大,却不懂章法,攻击就像是野兽。很快就被配合默契,战阵强大的鬼兵杀了不少。

  “我是一个将领,我真正擅长的从来不是武艺,而是战争。”白起看着趁机带柳莹的尸体来到战鼓旁边的柳聪道。

  “我知道,武安君长平之战谈笑间坑杀四十万降卒,名留青史。”柳聪淡笑道。

  “你是在激怒我吗?”白起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看着柳聪。

  “被情绪左右,是兵家大忌。”柳聪笑道:“你是一位很优秀的将军。”

  白起面沉如水的看着柳聪,淡淡道:“你是一位很差劲的父亲。”

  柳聪抱着柳莹尸体的手紧了紧,胳膊上的青筋暴跳。

  “我一直以为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放弃了战鼓的权限,对一切都无所谓了。”柳聪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显露出来。

  “本来是这样的,如果你没有解开深渊的封印。”白起看了一眼核心处的战鼓。战鼓不断跳动,传来音波,引起鬼城的共振,为白起传来了源源不断的兵力,“漫长的生命总会教会我一些东西,比如欺骗与谎言。”

  随着两人的谈话,鬼兵与深渊的战争形成一边倒的局面。无数鬼兵将深渊族杀得节节败退,在白起主导下的鬼兵和路晨曦碰见的简直是两支部队。

  柳聪对那些不断向自己逼近的鬼兵视而不见。他将柳莹的尸体放在战鼓上,战鼓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鼓音逐渐减弱,散发着不明的波动。

  “看样子我没弄错,这孩子的体质和你一样,战鼓已经分不清她和你哪一个才是主将了”柳聪回头对脸上平静的白起淡笑道。

  鬼兵突然停下脚步,放下了武器,不知所措。

  成以千万计的虎将狼骑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降卒,深渊族兴奋的扑了上去,尽情的撕咬,杀戮。

  “没用的,权限在我这里。”白起拿出了一块虎符。虎符上面满是白起的杀气与鬼气,本来白色的玉制虎符像血一样红。

  鬼兵在白起拿出虎符的一瞬间再次回复了活力,开始反抗已经深入军阵中的深渊族。

  随着鬼兵的反抗,本来刚取得优势的深渊族再次陷入劣势。

  柳聪看到这一幕也不着急,他饶有趣味的看着前方那位沉稳,天塌不惊,仿佛早已胜券在握的将军,问道:“你觉得我在开始行动前有没有想过,你其实随时可以取回战鼓权限的可能?”

  “什么意思?”白起微微蹙眉。

  “其实控制鬼兵的权限不重要。”柳聪继续道。

  白起的眉头深深皱起。

  “你曾经帅军抵御深渊的进攻,应该知道深渊什么地方是最难缠的吧?”

  “你是说?”白起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变。

  柳聪缓缓伸出一只,做出发号施令状,向下挥。

  本来整齐的鬼兵战阵突然出现了混乱。很多鬼兵突然临阵反戈,将刀剑刺向了自己的战友。

  “你是在什么时候用深渊控制我的兵的,我竟然一点都没发现。”白起死死的盯着战场,思考对策。

  战场里,大片血红的鬼兵向黑暗的深渊转换。

  “很多年前就开始了。”

  “不可能!深渊的侵蚀不可能毫无动静,我一直在鬼城内,不可能毫无所觉!”白起难以置信道。

  “你知道原因的。”

  柳聪平静的看着战场。很多并未被深渊侵蚀,变成深渊族的鬼兵,痴愣的站在原地,任由深渊族屠杀。

  “我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白起摇头。

  “别再自欺欺人了。你知道的。”柳聪的声音毫无起伏,像是冰冷的机器人,毫不留情的向白起揭露残忍的真相,“如果鬼兵被侵蚀的时候毫无挣扎,那不就毫无动静了吗?”

  “不可能!”白起不敢相信自己的士兵会背叛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你应该知道的。你可是武安君白起啊,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人性吗?”

  “人性?”

  “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镇守封印五百年的。或许最开始没有什么,但慢慢的,他们会想,凭什么是他们,默默无闻,忍受寒冷,孤寂,守护着这个根本不记得他们的世界。”柳聪眼神深邃,吐露出迫人的语句。

  “可是······”白起喃喃道。

  “没有可是,这就是事实!十年就足以改变人心,五百年的苦,更是能将战天的孙悟空训成家猴。更何况只是一群凡人呢?”柳聪微笑,“他们甘堕深渊。这是人性。”

  无数鬼兵仍默默的站在原地,如同灵魂空洞的人偶。

  白起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在最开始,鬼兵们还不是这样的。他们会蹦会跳,会开黄腔,会打架,会揽着战友的肩膀,说着独属军队的笑话,会偷偷的看白起,然后被白起发现,羞红了脸。

  以前,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有人情味,有义气。身为鬼,他们却比任何人都像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们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令行禁止,整齐划一,没有一丝的错误,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像是机械。

  不记得了,五百年,太久了。有太多太多的事被白起忘记。

  五百年,守护世界的将士,缓缓的将一颗心,藏在了角落。风吹,雨打。

  白起曾经也想过,拥有这样一支军队该多好。只会服从军令,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可是当军队真的成了这样,她反而害怕的放弃了军队的权限,不知所从。

  白起突然想起,曾经有一个孩子向她表白,被别的士兵拉到一边,一起在鬼城跑了上百圈,晕头转向。

  当时的白起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在心里默默的说,我爱你们,每一个人。

  你们是我生命的依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