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有情剑法,无情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66 2021.01.14 19:00

  “你真的相信有鬼?”路晨曦问道。

  “信啊,为什么不信?这该死的乱世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陈风苦涩的笑。

  陆晨曦缓缓地放下手中的茶,紧盯着陈风。十年不见,陈风的确变了很多,他不再穿着那一身万年不变的白袍,而是换上了粗衣。他的胡子长起来了,脸上都是,以前有神的眸子也布满了沧桑。

  “你曾经说,有情剑法是对世界的祝福。”路晨曦道。

  “我错了,温暖的祝福只适合太平盛世,现在的乱世是无情剑法的舞台。”

  “你说剑该有人性。”陆晨曦又道。

  “乱世的人性比鬼都可怕。”

  闻言,路晨曦看着陈风沧桑的眸子,陈风也看着他,毫不回避。

  良久的沉默后,路晨曦才道:“这十年你经历了很多?”

  “谁不是呢?十年的时间,连一块石头都改变不了,却能改变人心。”

  “脆弱的人心?”路晨曦笑。

  “只是人心难测。”陈风也笑。

  “行了行了,你俩别在这悲伤秋月了,恶心的我快吐了。”柳莹此时灌完了一杯茶,将两条纤细修长的腿架在桌子上,“咱说点刺激的。”

  “说点刺激的?在这?”陈风看了一眼柳莹的长腿,笑容逐渐放荡,“回家说。”

  “去你的。”柳莹翻了个白眼,“我是说鬼城。”

  “对了,刚就想知道了。”路晨曦来精神了,“鬼城到底是啥玩意?”

  “一道城墙。”陈风道。

  “一道城墙?”

  “对,和长城一样,听说它宏伟的像一座城。”

  “长城是为了抵御异族,那么,鬼城呢?它为什么存在?”

  “不知道。”陈风干脆道。

  “不知道?”

  “委托任务的人什么都没说。刚才告诉你的那些都是民间传说,当不得真。”

  “啥情况都不说,这任务你也接?”陆晨曦目瞪口呆。

  “这任务可不是我接的。”陈风指了指柳莹。

  “这可是你岳父发的任务。”柳莹撇了陈风一眼,“咋滴,有意见?”

  “没有。”陈风摇了摇头,脸都绿了。

  发布任务的是柳莹的父亲柳聪,也是陈风的师弟。

  曾经陈风在柳聪面前还是很有师兄的威严的,直到陈风泡走了柳莹······

  一言难尽。现在柳聪连一点情报都不愿意给陈风了。

  “那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路晨曦突然问道。

  “就今晚,城外会有人接应。”陈风轻声道,“咋,想去?”

  “嗯。”路晨曦点头。

  路晨曦是真的想去,鬼城诶,一听就知道有很多积分。

  “不要去。”因为人多,一直胆怯的没说话的路兰突然说道。

  路晨曦扭头看着路兰的眼睛,认真道:“我得去。”

  如果不去,我就没有守护你的力量了。

  “鬼城,感觉很危险。”

  “放心好了,世界上没有鬼的。这鬼城,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路晨曦摸了摸路兰的头,笑道。

  路兰看了路晨曦一眼,把脑袋往路晨曦的手心里蹭了蹭,没说话。

  明明前几天路晨曦才和她说了王沙的故事,还给她展示了神奇的七伤拳和快速恢复。现在他却告诉她,鬼怪都是假的,骗傻子的。

  假的就假的吧,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只要是他说的,她都愿意相信。

  “恩,也对,哪来的什么鬼怪?你要想去就去吧。”末了,路兰顿了顿。

  “我会一直等你的,就在家门口。”她说,“海枯石烂。”

  ……

  徐都城外,荒郊野岭。

  野外到处都是树,枯树,乱七八糟的。大多是被饥饿的人扒了皮,摘了叶子充饥。

  时不时的就有几具尸体,横在路中间,靠在石边,挂在枯树上。这些都是刚死还没来的及被人送去乱葬岗的。

  乌鸦在上方盘旋,不停的怪叫,等着路晨曦等人走过去,飞下来吃地上的腐肉。

  这是和徐都城内截然不同的场景。

  路晨曦默默的看着映入眼帘的一切,一言不发。

  这是路晨曦第二次来到城外了。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城外时,被惨烈的景象震惊的愣了半天。

  相对于充斥着压迫、特权、贪婪的徐都城内,城外更像是扯掉了所有的遮羞布,将一切的恶与苦赤裸裸的呈现给你。

  “还有多久?师傅你说的接头人在哪呢?”或许是受不了这沉重的氛围,陈淼突然开口道。

  “事实上,我刚想说,到了。”陈风笑了笑,指着前方道。

  路晨曦抬头,向前方远眺,一个模糊的黑点隐隐约约出现在远方。

  很快就走近了,路晨曦这才看清,黑点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陈风拉着柳莹的手,先到了门口,路晨曦和陈淼紧跟在后面。

  陈风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门后很快传来了回应,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和开锁声,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一脸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他一脸警惕的看着路晨曦一行人,一言不发。

  “我是来这里见长城的。”陈风看着中年男人,开始对暗号。

  “长城在边境险地,可不在这里。”男人终于开口道,他的声音沙哑的像破铜锣。

  “这里有。”

  “没有。”

  “哦,可怜的老伙计,这可真是见了鬼了,请你将你那土拨鼠一样的脑袋转向我,然后用你那满是过期奶酪味道的嘴巴告诉我,这里有城吗,最好有,不然我一定会用我的鞋尖狠狠地踢你的屁股的,我向上帝发誓。”

  陈风突然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一大串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的话。

  “这……也是暗号?”柳莹发誓,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有违和感的话,简直太别扭了。

  “应该是吧。”陈淼也是一脸难受。

  “先进来吧。”中年男人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淡定的邀请他们进来。

  众人一脸难受的进屋后,路晨曦突然道:“哦,你这个该死的魔鬼,你剽窃的行为就像是隔壁路易奶奶做的苹果派一样恶心。”

  众人再次目瞪口呆。

  “你说的海外语言倒是挺好用的,最起码一般人绝对想不到这种暗号。”陈风微笑道。

  在曾经,陈风教路晨曦剑法时,路晨曦可没少用翻译腔之类的东西恶心陈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