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众生?红尘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37 2021.01.09 19:00

  崔言被王沙杀死,变成鬼物以后,发现张晴也变成了鬼,就在王沙的身边。

  当时崔言还不知道王沙能对鬼造成伤害。

  崔言做的第一件事是过去再次向张晴提亲,结果差点被王沙打出屎来。

  痛定思痛下,崔言开始不断修炼,吞噬其他鬼物,增强自己的实力。

  等到崔言的实力比王沙强了之后,崔言就开始不断的向张晴提亲。

  每一次提亲,王沙都要与他打一架。崔言经常把王沙打的抱头鼠窜,却从来不杀他。

  不是因为什么为了复仇,慢慢折磨他这种无聊的理由。崔言他怕,张晴在失去王沙后,会再次自杀。

  他已经失去过张晴了,这种感觉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能看见张晴,心情不好还能揍王沙一顿,他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后来,崔言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张晴的魂魄不全,应该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恋恋不舍的忘不掉王沙了吧?

  崔言还是没有办法放手。

  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崔言还是害怕张晴真的会自杀,所以他一直迟迟下不了决心。

  直到今天,今天是崔言第77次提亲,或许连王沙都不记得他提了多少次亲了。

  但是崔言记得,每一次与张晴的见面他都不会忘记。他记得每一次提亲时的希望与失望,开心与难过。

  第77次提亲了,七月七日是七夕节,这种特殊的含义让崔言觉得他不能再等了。

  那天人两隔的牛郎织女也有相会之日,爱而不得的痛苦又有谁会懂?

  痛不欲生。

  崔言决定杀死王沙。

  可是当崔言真的下杀手的时候,却看见了张晴疯狂的跑过去,想要替王沙去死。

  张晴明明连神智都没有了,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这样做?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崔言突然意识到,或许,他应该放手了。

  而对于崔言来说,放手,等于放弃了一切。除了张晴的笑颜,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可是现在为了张晴的幸福,他连这个也要放弃。

  “阿弥陀佛。”王沙发现自己似乎不会死了之后,再次端起了高僧的架子,“施主如果迷途知返的话,可以直接离开啊。”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想过放手了。”崔言幽幽道:“可是我每一次都会不自觉的再次过来,想要杀死你。”

  “所以你就想要寻死?”

  “我活着是张晴的痛苦。”崔言的眼中有泪水在环绕,“这就是我的爱情了,卑微到尘埃里。”

  王沙沉默。

  路晨曦忍不住开口道:“可是你不应该这么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啊。”

  “呵呵,小家伙,你不懂。”崔言笑。

  路晨曦额头青筋暴起,要不是打不过,这货已经凉了。

  “你知道吗。”王沙突然说道:“杀死你之后,其实我挺后悔的。慢慢的我也想清楚了,我和张晴之间,即使没有你插手,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毕竟我和张晴门不当户不对。”

  “所以呢,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说啊,我就是一个只会推卸责任的废物,如果我得到相应的地位,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王沙苦笑,“可是我没有,当时的我只想待在张晴身边,从来没有考虑过以后。”

  说完这话,王沙再次沉默了,崔言也不再说话。

  一时之间,周围安静的有些诡异。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路晨曦特别想说这话,可又怕破坏了他们之间gay里gay气的氛围,而惨遭他们俩联合暴打。

  “杀了我吧。”崔言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氛围。

  王沙摇头,“我说过了,错的是我。”

  “那……你的意思是杀了你?”崔言有些不可思议道。

  王沙的头摇的更欢了,“不要,我还有一个漂亮媳妇呢,怎么能去死。看你这寻死觅活的样,一看就是没媳妇的,还是个处吧?”

  崔言额头青筋暴起,“妈的,心黑的色和尚。”

  “阿弥陀佛。”王沙一副得道高僧样。

  崔言感觉他还是杀了这和尚吧。

  “其实,从始至终,张晴都是最无辜善良的。”王沙突然扭头看着张晴,眼底透露着心疼。

  崔言也静静的看着张晴,像是要把她的样子刻入灵魂。

  张晴还是一副双眼无神的样子。

  “动手吧。”崔言突然道。

  因为我,张晴才变成这副模样,我必须赎罪。

  王沙还想开口劝说崔言,可是他看见崔言坚定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沙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路晨曦掉在地上的桃木剑,对着崔言的胸口捅了下去。

  随着桃木剑进入崔言的身体,崔言身边缭绕的黑雾猛的暗淡了许多。

  “继续吧。”崔言道:“比起放手,我更情愿死。”

  王沙没说话。

  “心似野草,魂已归荒原。”崔言感叹,“我这一辈子啊,做人是富家公子,考试是状元郎,连做鬼都是最强的鬼,一辈子就没输过,谁知道最终还是败给了所谓的情爱。”

  ‘哐当’一声,王沙将桃木剑扔在了地上,“路晨曦,你来吧,我……下不了手。”

  路晨曦捡起剑,对着崔言的心脏就捅了下去。

  崔言一声闷哼,魂体变得虚幻了起来。

  路晨曦这一剑捅的很重,伤了崔言的本源。崔言活不了几分钟了。

  “阿弥陀佛。”王沙双手合十,眼眶却湿润了。

  “王沙啊,我们两这辈子就没消停过,现在我就这么点时间了,我们俩心平气和的唠唠嗑。”崔言看着王沙道。

  “好。”王沙的声音有些沙哑。

  “王沙啊王沙,说起来当初我还觉的这名字老土呢,其实这名字挺好的。”崔言微笑。

  “你的名字也不错。”

  “王沙,你总说你是众人皆醉你独醒,可我看呐,你也是这滚滚红尘中的一员。”

  “阿弥陀佛,施主何以见得。”

  “如果你是我,你能放手吗?”崔言笑道。

  王沙沉默不语。

  “哈哈哈。”崔言突然疯狂大笑起来,灵体一阵明灭不定,“连你也糊涂了,众生皆苦,众生皆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