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人!军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69 2021.01.21 18:47

  柳聪皱眉看着核心的战鼓。战鼓已经认可了柳莹,却没有任何用处,权限依然在白起那里。

  “老白,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柳聪对铁着脸的白起说道:“我也不想屠杀你的士兵。你把战鼓的权限给我,我重新封印深渊,怎么样?”

  “不怎么样。”白起娇弱柔和的声音里充斥着铁与血,“既然他们自己都不想活了,那就不活了吧。深渊我会封印的。杀了我士兵的人,我也会亲手杀死。”

  “逞能。”柳聪摇头。

  “没什么好逞能的。”白起看着前方,厮杀与鲜血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你以为白起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白起只是一个将军,而没有士兵的将军能做什么?”

  “谁说我没有士兵的?”白起突然笑了,娇柔的脸庞上绽放的笑容在战场上像是一朵莲花。

  柳聪皱眉不解道:“哪还有兵?”

  白起不答。她走到鬼兵的最前方,顺手杀死扑过来的深渊族。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白起环视这些双眼无神的士兵,竟然缓缓的唱起了歌。

  军歌。

  士兵听见熟悉的歌声,熟悉的歌词,像是被触动了心灵最深处的回忆,微微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该死。”柳聪毫不犹豫的命令深渊族向白起发起进攻。

  还在击杀鬼兵的深渊族直接放弃了他们的目标,冲向白起。

  白起没想到柳聪这么果断。看着无数杀向她的深渊族,面色微变,只好提起剑,准备迎击。

  一道身影却在白起与深渊族厮杀前挡在了白起面前。

  “白姐姐,这些我来。”身影道。

  “陈淼,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走了吗?”白起皱眉。

  “不能走啊。”陈淼看着白起,笑道:“如果我走了,那我曾经为之拔剑的理由不就成了狗屁了吗?”

  “这么多深渊族,你那点三脚猫功夫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也要试过才知道啊。”陈淼拔剑,有情剑法的波动缭绕其上,“你可是将军大人啊,将军死在士兵前面是对士兵的侮辱。”

  鬼兵听见陈淼的话,身体微微的颤抖。

  白起深深的看了一眼挡在自己前面的人,干脆的回头,只留下一句话飘散在风中,“下次说漂亮话前,腿别抖。”

  白起走到军前,再次唱起了遥远的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陈淼微微勾起唇角,凝视着冲来的千军万马,一只手拿剑,另一只手狠狠的锤了一下害怕的颤抖的腿。

  情绪如实质般喷涌而出。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予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歌声仍然在继续。在白起的歌声下,秦朝的军歌不但没有铁血的味道,反而满是温情。

  除了歌声,只有肉体撕裂与兵刃碰撞的声音。陈淼不断的咆哮,厮杀,一个人愣是打出来军队的气势。

  血、怒吼、铁、碰撞、杀、哭泣。

  一切的一切环绕在战场上,对于鬼兵来说是多么的熟悉。他们的一生就是由这些构成的。

  还有更加熟悉的声音缭绕在他们的耳边。

  “岂曰无衣,亲爱精诚。”

  是白起的声音,是每一次出征前都会响起的歌声。

  又要出征了吗?

  “岂曰无衣,亲爱精诚。”有鬼兵开始无意识的附和这首刻进他们灵魂深处的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白起轻声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如山般的怒吼,此起彼伏。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声音开始变得整齐,像是一个人发出的一样。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士兵们咆哮,整齐划一的动作和声音掀起了狂风。

  “风!风!风!”白起举起剑。

  “风!风!风!”士兵举起剑,掀起了风。

  “大风!”白起转身,剑指敌军。

  “大风!”士兵怒吼,冲锋!

  深渊族胆寒的看见,一支王者之师,再次苏醒!

  军队势如破竹的杀死深渊族。

  白起随着推进的军队来到伤痕累累的陈淼身边,将他拉起。

  陈淼看见白起,咧开嘴笑道:“白姐姐,我厉害吗?”

  “逞强。”白起翻了个白眼。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勇敢。”陈淼傻笑了一会,突然有点紧张的问道:“白姐姐,你说我有资格当你手下的兵吗?”

  “这个嘛······”白起仔细瞧了瞧陈淼脸上被深渊族咬出的伤口,浅笑嫣然道:“有点军人的样了。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叫我将军大人。”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到部队最前方,领兵冲锋。

  陈淼愣愣的看着前方的身影,实在支撑不住身上的伤势,一屁股坐在地上,昏睡过去。

  柳聪平静的看着战局。深渊族不断的被屠杀,鬼兵一圈又一圈的将他围在了中间。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死局。

  白起排众而出,与柳聪对视。

  四周寂静无声。明明有几十万鬼兵,却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偶尔一个落单的深渊族被鬼兵发现,杀死,发出剧烈的嘶鸣声。在这个落针可闻的空间里显得无比突出。

  气氛压抑的人胆寒。

  “不愧是武安君。”好一会儿,柳聪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平静,毫无起伏。

  “你说过,鬼兵因为不满,因为孤独,因为时间,生了死志。”白起没有搭理柳聪的夸赞,自顾自的说道:“在你看来,人心就是黑暗的,人性就是软弱的。因为这样的认识,你曾经判断对了很多人的行动。”

  “难道不对吗?”柳聪饶有兴致的问道。

  白起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软弱是人,坚强是人,光明是人,黑暗是人,谈笑杀人是人,冒命救世是人。人这个字啊,我活了几百年也没看明白。”

  “我也看不明白。”柳聪笑道。

  “但是我明白军人。”白起的声音里是她坚持了几百年的信念,“军人就是在战歌奏响,军令送达的那一刻,前进。老子不管你是求死腻活,还是半死不活,在出征时,你也要拿起武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