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正经人谁写标题呢

牧界人 陈仓古道 1972 2021.01.13 19:00

  青楼,二楼的包厢内。

  无视了路兰怪异的眼神,路晨曦轻车熟路的将陈淼捆成标准的艺术姿势。然后路晨曦点了两把灯火,放在陈淼旁边,直刺他的眼睛。

  站在陈淼前面的桌子后面,路晨曦双手撑着桌子,一脸威严的看着陈淼。

  “说吧,姓名。”路晨曦开口了。

  “我的名字之前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陈淼疑惑道。

  “少废话!我问你姓名!”路晨曦猛拍桌子,把陈淼吓的一抖。

  “陈淼。”陈淼老实道。

  没办法不老实啊。面前的这货皮厚心黑,下手还狠,之前在下面以‘他装死是对这些姑娘的不负责,是在伤她们的心’的名义,将他狠揍了一顿。

  那些姑娘不但不阻止路晨曦的暴行,还一脸认同的支持他。

  最关键的是,身为陈风的传人,他虽然没有陈风洞穿人心的能力,但还是能敏锐的感觉到别人的情绪变化的。

  在挨揍的时候,陈淼分明感觉到,路晨曦就是在报复他,就是在嫉妒他的盛世美颜。

  “性别。”路晨曦再次问道。

  “明知故问。”陈淼翻了个妩媚的白眼。

  路晨曦猛的打了个激灵,恶狠狠道:“确实是在明知故问。”

  “知道就好。”陈淼笑的如鲜花般灿烂。

  路晨曦感觉一股恶寒,“您这姿色在青楼也是头牌吧。”

  陈淼被路晨曦一句话呛的无话可说。

  路晨曦撇了一眼被两人逗的笑开了花的路兰,一把将她拉过来,摸着她的小脑袋问陈淼,“眼熟不?”

  “眼熟。”陈淼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嗯,很好,知道自己哪错了吧。”

  “我……太帅了?”陈淼小心翼翼的撇了路晨曦一眼。

  路晨曦脸一黑,指着路兰问道:“还记得她不。”

  陈淼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你和我说眼熟!”

  “只要是美女,我都眼熟。”陈淼羞涩一笑。

  路晨曦突然觉得,这玩意还是人道毁灭了吧。

  “你还记得前几天,你在大街上调戏娘家妇女吗?”路晨曦决定直接进入正题。

  “你是说哪一个?”

  “还哪一个?自己这几天对谁口花花了都不记得吗?”路晨曦怒道。

  “可是,太多了,我记不清啊。”陈淼说这话的时候可谓是一脸单纯无辜。

  这玩意是哪来的妖孽啊,法海呢?

  “你……真的是陈风的弟子。”扶着额头,路晨曦满脸复杂的问道。

  “是啊,我师傅可喜欢我了,还夸我有天赋呢。”陈淼不假思索的说道。

  路晨曦无话可说。就这玩意?连自己一拳头都接不下的货,有天赋?

  真的是一个敢夸,一个敢信啊。

  “你师傅知道你来青楼吗?”路晨曦不相信曾经那么正人君子的陈风会收这么一个徒弟。

  一定是陈风还不知道陈淼的斑斑劣迹,一定是的。

  “知道啊。”陈淼毫不犹豫的打破了路晨曦的想法。

  “你这玩意是怎么通过情剑阁考验的。你为什么而拔剑,为了青楼?”路晨曦有一种替陈风清理门户的冲动。

  陈淼摇了摇头,“我的回答比青楼的格局大多了。”

  “那……美女?”路晨曦思索后问道。

  “不!不对!肤浅,太肤浅了!”陈淼想张开双臂做拥抱世界状,奈何浑身被路晨曦捆住了,只能像蛆虫一样扭动,“身为男人,要博爱!怎么能只守护美女呢?我宽大的胸怀属于每一个女人!”

  “呵呵,那你还真伟大啊。”路晨曦听的嘴角抽搐,也懒的抬杠了。

  “那是当然。”

  陈淼还一脸骄傲的承认了。

  陈风是在哪里收的这奇葩弟子呦。路晨曦扶额,半天才道:“你就不能向你师傅学学,你看你师傅这么一个伟光正的人,这么一个谦谦君子,脸都被你丢光了。”

  这回陈淼倒是没反驳,而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还是挺尊敬自己师傅的嘛,路晨曦欣慰一笑,道:“走吧,你师傅在哪,我去和他谈谈下一代的教育问题。”

  “师傅啊,他老人家就在隔壁呢。”陈淼漫不经心道。

  “啥玩意,隔壁?你师傅也在青楼?”路晨曦感觉自己的脸突然僵硬了。

  “师傅这么伟光正的人,这么一个谦谦君子,来青楼肯定要去二楼啊。不像我这么一个给他丢人的徒弟,竟然还在一楼客厅。”陈淼玩味的笑了笑。

  路晨曦:“……”

  他无话可说。好尴尬啊。

  沉默了好一会儿,路晨曦抬头,解开陈淼的绳索,坚定道:“走吧,去隔壁,我要看看这些年我大哥变成什么样了。”

  “这……不太好吧?万一人家正在关键的时候,你突然闯进去……”路兰担忧道。

  “嘿嘿,什么关键的时候啊。”听见路兰的话,路晨曦一挑眉,猥琐的笑道。

  路兰涨红了脸,低下头,两只青葱的手指揪住衣服,呐呐的不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

  就在路晨曦打算试试能不能再进一步的时候,陈淼像小学生答题一样,积极的举起手,兴奋道。

  路晨曦翻起一双白眼,懒的搭理陈淼。废话,谁不知道?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纯?没看见他在调戏良家妇女吗?

  果然啊,之前打轻了。

  看见路晨曦的白眼,陈淼讪讪的笑了笑,然后道:“放心吧,我师傅啊,有贼心没贼胆,追了人家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哪次真的下手过。”

  “这么多年?你师傅和这青楼女子认识?”

  “当然,那女人是情剑阁柳家的传人,和我是同一辈呢。”

  “和你同一辈?也就是说,你的师傅不仅老牛吃嫩草,这草还是青楼的?”沉默了一会儿,路晨曦蛋疼的问道。

  他好像知道陈风收了陈淼这么一个完蛋玩意的原因了。

  “然也。”陈淼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靠!忍不了!”路晨曦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走,和我一起去隔壁,我去和大哥好好说道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