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矛盾

牧界人 陈仓古道 1971 2021.01.15 07:00

  徐都郊外,一间破旧的小茅屋。夜初临,屋里就已经点上了煤灯。

  “那么,都已经到这了,该告诉我们一些情报了吧。”屋内,陈风看着柳铁柱说道。

  “是该说了。”中年男人也就是柳铁柱点头,扫视周围一圈的人道:“接下来说的这些都是机密中的机密,能助人成为这乱世的雄主,整个世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陈风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干脆道:“但说无妨,这里没外人。”

  “既然你这么说了。”柳铁柱道:“实际上,你们可能不知道,鬼城并不是一座城。”

  “我们知道。”陈风道。

  “你们知道?”柳铁柱惊讶,“那你们知道鬼城实际上是一座城墙吗?”

  “知道。”

  “啧啧,这还真是不得了啊。”柳铁柱咋舌,“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那就去吧,继续向前走就能见到鬼城了。”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你一脸的。”陈风狞笑拔剑,“唬弄傻子呢?”

  “你们先唬弄傻子的。”陈风的剑已经到了柳铁柱的脖子处了,柳铁柱却连表情都没变一下,“情报是柳副阁主拼命弄来的,只给情剑阁的人。对吗,陈阁主?”

  “没错。”陈风点头。

  柳副阁主就是柳莹她爹柳聪,情报的确是他弄来的。

  按理说陈风身为阁主,想让谁知道什么情报都是可以的。奈何柳聪和陈风不对付,接头人又是柳聪的人,情报还是柳聪弄来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毕竟陈风是阁主,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他想把情报给谁就给谁。

  问题是,柳聪是他的岳父。

  这就尴尬了。

  还是那句话,一言难尽啊。

  “那么,他是谁?我从没见过他”柳铁柱指了指路晨曦。

  旁边吃瓜的路晨曦没想到还有他的锅,愣住了。

  “我也没见过你。”陈风看着柳铁柱,“情剑阁只有那么几个人,其中并没有你。”

  “我不是情剑阁弟子呀。”柳铁柱理所当然的说道。

  “?”所有人这一刻的表情相当一致。

  “你不是情剑阁弟子?!”陈风有一种被当傻子玩的感觉,三观震动,背后似升起黑焰。

  柳铁柱淡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知道鬼城情报的?”陈风追问道。

  “我不知道啊。”柳铁柱一脸莫名其妙,“我和你说的都是民间传说,你懂的。”

  我懂?我懂你个先人板板!

  陈风感觉这个柳铁柱简直和柳聪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恶心到自己。

  “还有什么遗言吗?”陈风笑容和善的问道。

  “遗言?嗯······”柳铁柱沉思片刻,抬头看着陈风,面无表情道:“你懂的。”

  “呼。”陈风深呼一口气,道:“我懂。”

  说着,陈风后退一步,剑身侧于腰后,全身带动臂部发力,剑已蓄势待发。

  “去,老娘来。”柳莹突然向前一步,将已经准备怒而起,血溅五步的陈风扒拉下去。

  “你好。”看见柳莹扭着腰肢风情万种的走过来,之前一直桀骜不驯气死人不偿命的柳铁柱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你好。”柳莹妩媚的笑了笑,“柳聪派你来的?他应该交代了你什么吧。”

  “对对,交代了。”柳铁柱笑容掐媚,递出一封信纸,“情报都在这里了,小的誓死守护情报,没有任何一人打开过。”

  “很好。”柳莹拿过情报,“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总感觉你很熟悉。”

  “小的经常出入情剑阁处理琐事,可能是那个时候有幸被您记住了。”柳铁柱道。

  “是吗?”柳莹深深的看了柳铁柱一眼,“希望吧。”

  “喂,你不是说你不是情剑阁弟子吗?”旁边的陈风忍不住问道。

  “对啊,我不是情剑阁弟子和我经常出入情剑阁有什么关联吗?”柳铁柱一脸无辜。

  “谁给你进入情剑阁的权限,还有为什么我没见过你?”陈风脸色凝重的问道。

  “这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柳铁柱低头沉思,一会儿后,抬头面无表情道:“你懂的。”

  淦!

  陈风脸色难看,三观崩溃,六根不净,灵台不清,随后迅速完成了黑化的一切思想步骤,然后拔刀出鞘!

  最后被柳莹再次扒拉到身后。

  柳莹款款的走到柳铁柱身边,“是柳聪给的权限吗?”

  “没错,小姐就是聪明。”柳铁柱没有表情的脸上再次挤出笑容,“权限都是您的父亲伟大的柳阁主给我的,至于陈阁主没见过我的原因嘛……”

  说着,柳铁柱顿了顿,撇了眼陈风,“呵呵,陈阁主自从浪迹江湖后就没回过几次情剑阁了吧。”

  “去江湖混也就算了,还把小姐您给拐走了,柳阁主在家是天天以泪洗面啊。”柳铁柱看着柳莹,拿袖子擦了擦眼角感动的泪花。

  “切,舔狗,也不知道被柳聪那小子灌了什么迷魂药。”陈风看着柳铁柱做作的表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什么叫舔狗?我那是舔吗?”柳铁柱怒视陈风,“我对柳莹小姐尊敬那是因为柳阁主吗?我那是因为柳小姐虽然身为插在牛粪上的鲜花,还能出淤泥而不染,开的鲜艳,开的精彩!虽然被猪给拱了,还能继续顽强的拼搏,不屈于猪的暴行!我被这样的精神所感动了啊!我对柳小姐的尊敬绝不是因为她的父亲是柳阁主,我只是单纯的敬佩她的精神罢了!”

  “如果我没听错,你在骂我堂堂阁主是牛粪,是猪?”陈风手摸剑鞘。

  “去去去,边玩去。”柳莹将柳铁柱给她的情报扔给陈风,随后看向柳铁柱,“会说话,你就多说点。”

  张了张嘴,陈风看着和柳铁柱热烈交流的柳莹,半晌说不出话来。

  之后,一个人拿着情报,默默的来到角落,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气抖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