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剑出安世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48 2021.01.12 19:00

  “我,为什么拔剑吗?”路晨曦喃喃道。

  “对,为了爱情,为了友情,为了人间疾苦,为了兼济天下。我见过太多太多的理由,但是,他们都没有通过考验。”陈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为什么?”路晨曦疑惑。

  “因为啊,他们说的都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愿望,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罢了。”

  说完,陈风无奈的笑了笑,“我也想让情剑阁多两名弟子的,很遗憾啊,我的这双眼睛能看见人心。”

  “真正的愿望吗?”

  “路晨曦,告诉我吧,你的内心。”陈风严肃道。

  我的……内心吗?路晨曦迷茫的看着陈风,他到底想要什么呢?复仇?

  不,不是的。为父母报仇在他看来只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路晨曦绝对不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被仇恨掌控的人。

  那么,他想要什么?花不尽的钱财?无论前世今生,他都为了金钱而拼命努力过。

  可是……为什么,他会感到恐惧?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无尽糜烂放纵的生活。

  前世路晨曦还只是一个高中生的时候,他也想象憧憬过这样的生活,甚至发过誓,一定要过上这样人上人的生活。

  他……也是喜欢金钱的吧,谁不爱钱这个王八蛋的东西呢?可是话到嘴边,看着陈风期待的眼神,路晨曦又迟疑了。

  那么,权力呢?万人之上,无数人的敬畏与景仰,如果他登上皇位的话,一定会给这个槽糕的世界带来很多改变吧?

  后宫佳丽三千,挥手可断人生死,谁都向往过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穿越者。

  可是……当路晨曦想象自己真的过上这样的生活,又会有一种极度的不适感,有钱?有权?好像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总是感觉自己想象的画面中少了一些关键的东西。

  少了什么呢?路晨曦冥思苦想,钱和权都有了,那还能差什么呢?总不能是诗和远方吧?

  想着想着,一幅幅画面突然像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那是十年前,刚穿越几年,心高气傲的他被父亲逼着学习策论,他不愿,被父亲打的皮开肉绽。

  后来,父亲送来一碗鸡汤,说是母亲给他熬的,让他听话。

  可是他分明的看见,父亲用好几天做生意的收入,买了一只活鸡。清晨三四点的样子,拙笨的杀鸡、放血,小心翼翼的炖上四个小时。

  那是五年前,难得一场大雪,让路晨曦得了感冒,父亲在外做生意,母亲就彻夜守在他的床头。

  路晨曦迷迷糊糊的,连续睡了好几天,中间睡了醒、醒了睡。每一次醒来,路晨曦都看见,母亲双眼通红的坐在自己的床头,看着他。

  真不知道这几天,母亲睡了没有?

  明明告诉过她的,保持好睡眠,才能变漂亮。她明明是这么爱美的一个人……

  那是不久前,父母刚刚死去。路晨曦烦躁的将自己关在家里,怨天尤人,谁也不见。

  路兰小心翼翼的跟在路晨曦的身后,想尽一切办法逗路晨曦开心,哪怕路晨曦呵斥她离开也当做没有听见。

  明明路兰也才七八岁呢,还是个小女孩。她一定也在恐惧害怕迷茫吧,可是她选择将一切的骄傲任性都压了下去,笨拙的想让哥哥开心。

  这些画面,稍稍的回想,便感觉胸膛里一股暖意,一种幸福的感觉悄然滋生。

  他喜欢的便是这些吧?不是钱,也不是权,仅仅是平凡的陪伴与奉献。

  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拔剑呢?

  自己一个向往平凡的普通人,为什么一定要拔出杀人的剑呢?

  路晨曦突然想到,父母的死亡与自己的无能为力。刚才他也是义无反顾的追上了陈风吧?哪怕有被杀掉的风险,他也没有一丝犹豫。

  所以,他是为了力量吗?超自然的力量,守护一切的力量。

  不,不对。其实他真正想的不过是守护自己平凡温馨的一切吧。在父母死亡之前,他从未对力量有过一丝一毫的渴望。

  他就是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啊。没有什么兼济天下的想法,仅仅想守护自己的小幸福。

  所以,是守护吗?自私的守护,不为守护天下苍生,仅仅想守护住自己的幸福。

  “想好了吗?”陈风突然问道,打断了路晨曦的沉思。

  “想好了。”苦笑一声,路晨曦道。

  “是什么?”陈风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思考的越久,答案可能就越偏离真实。直接说,问本心。”

  “是守护。”

  “守护?”陈风好奇道:“这个回答我倒是第一次听见呢,很伟大的回答。”

  “我仅仅是想守护住我在乎的人罢了,很自私吧?”路晨曦再次苦笑了一声。

  陈风很认真的摇了摇头,“那也很伟大了。”

  “我通过考验了吗?”路晨曦没计较这个问题。

  “嗯,为了守护而拔剑吗?很棒,我看得出你是认真的。”陈风温和的笑道:“走吧,带你去情剑阁看看。”

  “嗯。”

  路晨曦记得自己与陈风的初识便是这样了。之后路晨曦并没有加入情剑阁。

  陈风告诉路晨曦,情剑阁分为两脉。陈姓的多情剑脉和柳姓的无情剑脉。如果想要加入情剑阁必须改姓其一。

  路晨曦没答应。不过路晨曦也没有吃亏,虽然情剑阁的两门绝学没学到,但是路晨曦还是在陈风手中学了不少基础剑法的。

  最重要的是,路晨曦还死皮赖脸的拜了陈风做大哥,从陈风这里要到了做生意的第一笔金。

  …

  “呵,你这样仗势欺人的贪官会是我叔,侮辱谁智商呢?受死吧,狗官!”

  陈淼怒气冲冲的声音传到路晨曦的耳中,随后他怒目圆睁,冲向路晨曦。

  周围一片叫好声,尤属之前陪在陈淼身边伺候的两位青楼女子声音最大。

  路晨曦感觉自己大概好像可能是犯众怒了。

  不过没道理啊,之前的陈淼还一副娇滴滴的弱受样,怎么拿了剑之后和关公似的?

  陈风老哥哪收的奇葩徒弟?

  看着越来越近的陈淼,路晨曦无奈叹了口气,摆出架势迎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