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提亲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017 2021.01.09 07:00

  似乎是感觉到王沙遇到了生命危险,张晴表情扭曲的无声咆哮,爆发出了远比之前和路晨曦战斗时更快的速度,冲到了王沙的面前,张开双臂,想挡下这道攻击。

  时间在这一刻像是被拉的很长很长,长到王沙能清晰的看见张晴脸上的疯狂。

  路晨曦突然觉得这样的画面似曾相识,之前他想用桃木剑灭了张晴的时候,王沙也是这样,像疯了一般冲过来,脸上的表情扭曲恐怖,不顾一切的想要为对方挡下一切。

  世界上是否有这样的爱情?跨越了生死,超过了时间。

  ‘砰’的一声轻响传来,路晨曦捂着眼,有点不太敢看。崔言刚才那一击是奔着杀死王沙去的,里面的能量极为庞大扭曲,张晴要是受了这一击,绝对会魂飞魄散。

  “嗯哼。”一声闷哼传到路晨曦的耳中,是男人的声音。

  路晨曦睁开眼睛,发现崔言挡在了张晴的前面,如张晴一般,张开双臂,表情扭曲。

  哪怕是崔言这样强大的鬼,承受了这一击,也不好受。崔言为了能够保证杀掉王沙这个乌龟壳子,将自己本来有序的阴气变得混乱扭曲后,才发出了这道攻击。

  现在这一股混乱扭曲的阴气正在他的体内肆虐。

  王沙站在一旁,眼神复杂的看着崔言。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眼神,可怜我吗?”崔言大笑,“我现在受伤了,你也打不过我。”

  “施主……”

  “别摆你那和尚架子,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慈悲,等我恢复了以后,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崔言大笑着打断了王沙的话,笑容掩盖了他的一切情绪。

  “阿弥陀佛,得罪了。”王沙的右手握拳,上面有金光在凝聚。

  等金光浓郁到覆盖了整只手后,王沙对着崔言的心脏,猛的挥出拳头。

  少林绝学,罗汉拳。

  崔言因为正在平复体内躁动的能量,不能动弹,只能承受这一击。

  崔言受了这一击,再次发出闷哼声,却还是在大笑道:“打吧,打吧,等我体内的能量恢复后,我要将你剁碎了喂狗。”

  王沙不回话,另一只手上也覆盖了金光,然后不断砸向崔言。

  一旁的路晨曦看的手痒,也跑过来,抽冷子怼了崔言两剑。

  这下子爽了,大仇得报,让你不放过老子,让你呵呵,遭报应了吧。

  “这样的一道攻击可不会让你失去行动能力,你的实力我了解。”就在这时,王沙突然停了下来,“为什么寻死?”

  他其实能动?路晨曦吓的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

  “呵呵,我怎么可能寻死,我受伤了罢了,别自作多情,等我好了,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你。”崔言笑。

  王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起路晨曦掉在地上的桃木剑,对着崔言的菊花捅了下去。

  “操,你这心黑的和尚。”崔言瞬间移动到了前方,躲过了这一击。

  王沙静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不说,崔言也不说话了。气氛好像凝固了似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动手吧。”好一会儿后,崔言突然道。

  点了点头,王沙的双手上再次出现了金光。

  ‘砰’的一声,王沙的拳头打在了崔言的身上。

  “你不是想杀了我吗,为什么寻死?”王沙问道。

  “我啊,想放手了。”崔言叹气。

  崔言很早以前就想过放手。

  崔言第一次见到张晴是在张府,当时张晴正在玩风筝,无忧无虑的。

  崔言坐在凉亭里看着张晴灿烂的笑容,有一种内心被触动的感觉。

  看见张晴的笑容,他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安定感。

  崔言知道,这一眼,他就陷进去了,从前他不相信一见钟情,现在他觉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崔言想走过去,笑着问这个拿着风筝的姑娘,“嗨,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可是他眼睁睁的看见这个一眼就让他心动的女孩笑着投入了一个下人的怀抱,听人说,这个下人叫做王沙。

  王沙,王沙,老土的名字,卑微的身份,他凭什么获得张晴的亲昵?

  可是崔言分明的看到投入王沙的怀抱的时候,张晴脸上幸福的笑容。

  崔言不断的告诉自己,如果他真的喜欢上这个女孩了,就应该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可是崔言做不到,凭什么这个女孩的幸福不能是自己?

  他带着万贯家财去了张府,任凭张老爷笑眯眯的敲诈彩礼,他的表情都没变过。

  真正让他开心的是,张晴和王沙的事情好像还没有人知道。他不用担心自己的提亲会让张晴的名誉受损。

  以后,他可以默默的陪伴在张晴身边,温柔的抚平她离开王沙的伤痕。

  以后这一辈子,抬头见到的就是自己喜欢女孩的样子,侧耳听到的就是喜欢女孩的声音。以后,风雪是她,清贫是她,平淡是她,所思所想也是她,一切都是她。

  想想都觉得幸福。

  在和张晴结婚的前几天,崔言兴奋的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他觉得万事万物都是这么的美好,阳光是彩色的,连云朵都是甜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直到最后,崔言听到的,是张晴的死讯。

  张晴死了,临死前还抱着那把破风筝。

  是崔言亲自埋葬的她。他顶着世俗的压力,父母的暴怒,将张晴埋进了崔家的祖地,还将张晴写入了崔家的族谱。

  流言蜚语不断的传来,有人说当年的崔神童疯了,是一个不忠不孝,不遵祖训,不遵礼仪的人。

  崔言不管,他天天跪在张晴的墓碑前,怀恋她的一颦一笑。

  这是崔言的第一次提亲。

  后来,崔言被王沙找过来寻仇。王沙红着眼问他,早知道有如今的结果,他有没有后悔所做的一切。

  崔言没有说话,他顶着被王沙折磨的伤痕累累的身体,淡淡的微笑。

  崔言明白,王沙所说的今天的结果是被王沙寻仇报复。

  如果是这一点,他没有后悔,一丝一毫都没有。

  但是张晴的死亡,让他追悔莫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