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多情剑

牧界人 陈仓古道 1993 2021.01.11 19:00

  路晨曦顺着大开的青楼门就走了进去,一把拎起了一个坐在一楼椅子上享受左右美女侍奉的小白脸。

  “小子,你犯事了,知道吗?”路晨曦一脸嚣张。

  “我认识你吗?”小白脸一脸懵逼。

  “小子,你叫啥?”路晨曦问道,路兰其实连这个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陈淼。”陈淼现在还有点懵逼。

  “很好,我叫路晨曦。”路晨曦贱笑一声,“现在我们认识了,做好觉悟吧。”

  还有这种操作?陈淼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路晨曦。

  “那啥,老哥,你先告诉我我犯了啥事呗?”

  “呵呵,你长的太帅了,竟然敢比我还帅。”

  事实证明,只要你有一颗找事的心,就不怕没有理由。

  路晨曦能告诉他,你差点抢了我媳妇吗?肯定不能啊,他路晨曦不要面子的?

  “这……大哥,你这理由就有点牵强了吧。”陈淼一脸难受,谁能想到他有一天会因为这个理由被找事情?

  “哦,那换一个,刚才你进青楼时,是不是左脚先迈进的门,太反人类了!这种事绝不能姑息!”

  路晨曦一脸激动,这一刻,他仿佛不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而是为了人类存亡在战斗,他这是在消灭反人类的苗头。这一刻,全人类都站在他的身后,他就是宇宙的光!

  “大哥,你这理由更牵强了啊。”陈淼更难受了。

  “牵强?怎么牵强了?我这是在为了人类存亡在奋斗,我就是m78星云的化身,你们这些凡人能懂吗?”

  路晨曦眼睛一瞪,更加激动了。

  陈淼一脸茫然,但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m78星云什么的。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左脚先迈进门真的是什么罪该万死的事情?

  “哥,你别忽悠人了,我们赶紧回家吧。”路兰一脸无奈,就差把别给老娘丢人这句话说出来了。

  “别急,看我发挥。我神算子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路大忽悠热血沸腾道。

  砰的一声轻响在这时传来。

  路晨曦和路兰扭头一看,原来是陈淼见两个人聊天,暂时无视了自己,猫着腰就想跑,结果碰到了椅子。

  “小伙子,想去哪?”路晨曦一把拽住陈淼命运的后脖颈,笑眯眯道:“叔叔有好东西要给你看哦。”

  “我想妈妈。”陈淼笑的有点艰难。

  “妈妈在这里了,跑什么?”路晨曦一指路兰。

  “路晨曦!你过分了,拿我家人开玩笑。”听见路晨曦的话,陈淼眼一瞪,怒道。

  在古代,拿别人家人开玩笑的确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路晨曦也知道。不过路晨曦一点认错悔改的意思都没有,依然笑眯眯的看着生气的陈淼。

  呵呵,这就生气了?想抢我的路兰,裤裆都给你踹了。

  “快道歉!”似乎是被触犯到了底线,陈淼此时相当硬气。

  “如果我不呢?”

  咚的一声,路晨曦一拳将青楼里实木的桌子锤了个大洞,然后笑眯眯的问陈淼。

  旁边围观的人被这一拳吓的离了三米远,倒是青楼老鸨怒目而视,撸起袖子冲上来就想要个说法。

  陈淼一脸期待的看着老鸨,却见到路晨曦把官牌在老鸨面前晃了一下,老鸨就一脸讨好的笑着退了回去。

  这年头,民不与官斗。甭管多大的官,就怕官来找事。为了一张桌子得罪一位官员绝对是不值的。

  路晨曦开心的将官牌收了回去,感觉一本满足。别问,问就是他仗势欺人,而且仗势欺人的感觉爽爆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过分,大恶人!贪官!”陈淼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周围人都能听到。

  “我才刚上任,还没来得及贪呢。”路晨曦腼腆的笑。

  也就是说,你还真的要贪?

  周围人眨眨眼,感觉三观碎了一地。

  苍天啊,你是怎么让这玩意当上大官的?

  总不能是皇帝被忽悠的吧。

  “你这恶人,你知道你这样会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吗?现在这样天下大乱的局面就是像你们这样的人害的!”听见路晨曦的话,陈淼怒发冲冠,一脸正气。

  面对陈淼的怒目而视,路晨曦丝毫不慌,有种就去告他啊,一个没有一点实权,只有出现几年难得一遇的恶鬼时才会出动的闲官能贪污到钱?侮辱谁智商呢?

  “你这种人,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迟早有一天我也要打上门去。”陈淼说着,来脾气了,“有种决斗。”

  “你?”路晨曦看着陈淼比女人还干净白嫩的脸,摇了摇头,“我不和女人打架。”

  “你!你这混蛋!”陈淼被气坏了,眼里含着泪水,差点嘤嘤出声来,“有本事让我拿到剑,我斩了你这狗官的头。”

  看见陈淼指着不远处的剑,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路晨曦感觉欺负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乖,去拿吧。”路晨曦无所谓的笑了笑。

  会在玩乐时让剑离身的剑客能有多强?

  可是直到陈淼甩着兰花指,嘤嘤小跑到剑前,拿起剑后,路晨曦知道自己错了。

  陈淼拿起剑后,持剑而立。周围人竟然能感觉到这柄剑上传来了愤怒、悲伤的情绪。

  “这是怎么了?是我的错觉吗?哥,我感觉这柄剑像人一样。”路兰有点害怕的拽住了路晨曦的衣领。

  路晨曦拍拍路兰的手,以示安慰,他眼神凝重的看着陈淼,“多情剑法?陈风是你什么人?”

  “家师。”拿了剑后的陈淼很有一代剑客的风范,不再见之前的软弱。

  “哎呀,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吗,我是陈风的结拜兄弟,说起来还算是你叔呢。”路晨曦讪笑。

  路晨曦突然服软不是因为不想和他计较了。主要是他真的不想和会多情剑法的变态打,多情剑法是一种将情绪给与手中剑的法门,情绪越强,手中的剑也就越强。

  谁知道会不会打着打着,对方一个激动,自己就没了。

  “来,战。”陈淼一挥手中的剑,没理会路晨曦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