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醉

牧界人 陈仓古道 1957 2021.01.08 07:00

  “来,干杯。”王沙猛的提起一坛酒,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别喝那么急,喝完就没有了。”路晨曦无奈道。

  “哈哈,放心,地洞里还有十几坛呢,都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王沙兴奋的大笑道。

  此时的王沙十分豪迈,不再眯着眼睛微笑,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架势。

  “你真的是一个和尚吗?”路晨曦无语。

  “是啊,怎么不是和尚。看,光头。”王沙指着自己的脑袋。

  “当和尚的标准可真低。”路晨曦嗤笑。

  “听你这话的意思是看扁我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佛门公认的高僧。”

  “真的?”路晨曦惊讶。

  “真的。”

  “佛门没救了。”路晨曦肯定道。

  “你几个意思啊?”

  “你,高僧?呵呵。”路晨曦撇嘴,“佛门戒律没见你守一个。”

  “为什么要守戒律?”王沙奇怪道。

  “因为你是和尚啊。”路晨曦理所当然道。

  “为什么和尚要守戒律?”王沙继续问道。

  “因为……”路晨曦一时语塞,半饷,才道:“这不是常识吗?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王沙冷笑一声,愤恨道:“为什么所有人都认同的就是对的,那么多不合理的事情,一句古之就有就可以一概而过?”

  路晨曦无言。

  王沙又猛灌了一大口酒。

  或许是醉了吧,王沙也卸下了心防,不再露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微笑,“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不想。”路晨曦果断道。

  “那我就说了。”王沙眯眼。

  “10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是张府的下人,日复一日的做着重复的工作,领着微薄的薪水,生活如一潭死水一般,看不到一丝希望。

  我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去改变它。直到,我看见了她,张晴。

  你知道吗?原来有些人真的是会闪着光的,他们横冲直撞,不顾你的感受,就这么直接的闯入你的世界。

  从此,他们就是你的光。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眼中放大,他们对你微微一笑,你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

  “我明白的。”路晨曦笑,“我也有自己的光。看见她笑着喊我一声哥哥,就觉得再黑的夜也不怕了。”

  “哈哈,对,就是这种感觉。”王沙豪迈大笑,又猛灌了一大口酒。

  “张晴就是我的光。看见张晴的第一眼,那时候我打翻了一个杯子,正在被管家打骂。

  张晴看见后,古灵精怪的打碎了一堆盘子,然后对管家说,‘看,我打碎的比他还多,你连我和他一起打吧。’张晴是张府的小姐,管家哪敢打啊?只好悻悻的走了。

  后来,我就跟在张晴的身边。

  那时候,我话不多。张晴也不在意,总是在我旁边叽叽喳喳的说话,像百灵鸟一般,又蹦又跳的。

  我当时就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活泼善良的人,不像我这样的如死水一般枯寂黑暗的人,她简直就是光。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跟着她呢?

  后来,为了能配的上她,我努力的改变自己,我变得开朗幽默,变得好学肯问,拼尽全力的让自己变的更好。

  世人都在惊叹我的变化,可是谁知道我只是为了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呢?”

  “之后,你们就在一起了?”路晨曦问。

  “是啊,后来我们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那一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王沙举起酒坛,“敬爱情。”

  路晨曦将酒坛和王沙的酒坛碰撞,“敬爱情。”

  “可是啊,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王沙叹气,“我和张晴的爱情只有我俩知道。张晴的父亲想要将张晴嫁给比张府更有权势的崔家的少爷。据说是崔家少爷主动来提亲,张府算是高攀了。

  张晴只好将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了父亲。老爷知道了,怒发冲冠,将我逐出了张府,强迫张晴嫁给对方少爷。

  我愤怒的质问张老爷,凭什么将俩个相爱的人分开,张老爷告诉我,我们之间门不当户不对,我配不上她。

  我才知道,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原来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一切都已注定。

  呵呵,门当户对的世俗,害死了多少无辜?

  心灰意冷之下,我选择了出家为僧,想要青灯古佛了此余生。

  后来,有人告诉我,结婚前一天,张晴自杀了,死的时候她还抱着我送给她的风筝。”

  王沙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也没管路晨曦有没有听,他深情的凝视着张晴,张晴也用她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王沙。

  “为什么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会因为一句门不当户不对而生死两隔?为什么人总要被分一个三六九等?为什么人们总是这么固执!”越说,王沙越愤怒。

  “你醉了。”路晨曦突然道。

  “我没醉。”

  “今晚月色真美。”路晨曦道。

  “今晚是阴天。”

  “看样子还没醉。”

  王沙笑笑,努力掩盖他的悲伤,“你知道吗,在做和尚的这些年,我见过太多了,易子而食,诸侯征伐,有人志得,有人悲切。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无声的闹剧,荒谬、疯狂,却被所有人认为是理所应当。

  我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看着他们的悲欢离合,竟然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王沙猛的举起一坛新开封的酒坛,不停的往自己的嘴里灌。王沙已经喝不下了,很多的酒从他的嘴里流出来,将他的全身打湿。

  王沙不管这些,他铁了心想要将自己灌醉,一坛酒喝完后,他将酒坛摔到地上,然后抬头看着路晨曦,眼睛里面满是迷茫。

  “呐……你说,到底是我醉了,还是他们醉了。”

  路晨曦道:“你之前不是说自己没醉吗?”

  “哈哈,是啊,我还没醉,再喝。”王沙再次举起酒坛,拼命的灌进嘴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