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牧界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父女

牧界人 陈仓古道 2328 2021.01.17 07:00

  “师傅,你媳妇跟人跑了!”旁边的陈淼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大喊出声。

  “放你娘的狗屁!你师娘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以后在说这种胡话我就······”正在和鬼兵浴血奋战的陈风怒目圆睁,怒骂陈淼。边骂还边回头看一眼柳莹,然后他就懵逼的发现,好像真跑了······

  “我就······就那样吧。”陈风越说声音越小。

  柳莹和柳铁柱在乱军营中行走的背影像极了爱情。

  “老陈,祝你幸福。”正在招架鬼将的路晨曦情不自禁道。

  “师傅,坚强。”陈淼补刀。

  “行了,别开玩笑了。”陈风眉头紧皱,“咱先突围出去。我想我知道那个柳铁柱是谁了。”

  “是谁?”路晨曦开玩笑道:“难不成是柳聪本人?”

  “你咋知道?”陈风震惊。

  路晨曦也震惊了,“还真是?这套路也太烂了吧,就是写小说的三流作者都不会用这种智障套路吧?”

  “我说,先别管那个柳铁柱是谁了,谁来救救我?”陈淼突然惨叫道。刚才几十位鬼兵拿着刀一拥而上砍向陈淼。

  如果只有这么几十位还好,他虽然没有师傅和路晨曦那么好的身手,但是勉勉强强应付几十位鬼兵还是可以的。

  可是问题是,在这几十位鬼兵的身后还有几百位鬼兵正在跃跃欲试的做替补啊。

  陈淼看着围着他的几百位膀大腰圆的壮汉眼睛中兴奋的光芒,差点没吓哭。

  就在陈淼大哭小叫的时候,路晨曦敏锐的发觉,退兵了。

  远处密集的鬼兵开始有序的向后撤离,近处交战的鬼兵也开始逐渐收手,慢慢远离战场。除了······

  路晨曦看着自己面前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断挥舞长剑,一点撤退意思没有的鬼将,有些欲哭无泪。

  娘希匹的,这个鬼将是不是有毛病啊,你的部下都已经撤退了,你一个部队的主将还在这里砍个什么砍。

  玩呢?

  很快所有的鬼兵都已经撤退了,除了某只越砍越兴奋的将军。空闲下来的陈风和陈淼师徒两人站在不远处,摸着下巴,评头论足。

  “嘿,晨曦这一拳不错,内蕴剑意,打出了我们情剑阁的精神,打出了我们情剑阁的气魄。该赏!”这是陈风。

  “师傅,我敢打赌,这个鬼将是个母的!”这是陈淼。

  两人的姿态太欠了!路晨曦感觉自己不是在进行生死决斗,而是在街头卖艺。

  “老陈,快来帮忙,你媳妇都跑了!你还在这闹!”路晨曦恼怒道。

  “没事,她是跟着她爹走的,过几天应该就回来了。她和她爹也有好些年没见面了。”陈风说着,也提着剑过来帮忙了。

  “你就不怕那个柳铁柱不是柳聪?”路晨曦躲过鬼将的剑,顺便踢了它一脚。

  “如果不是她是不会主动跟着走的。”陈风淡笑着砍了鬼将一剑。

  “所以说你也算是和柳聪一起长大的吧?嫂子都认出他了你却没认出来?”路晨曦若有所思,顺便又踢了鬼将一脚。

  陈风看了路晨曦一眼,脸色黑了下来,连砍了鬼将三剑。

  路晨曦得意的连踹了鬼将四脚。

  在两人的联手下,鬼将莫名的有点可怜。

  “够了,老娘不玩了。”这时候鬼将突然怒吼一声,拿着剑往地上一坐,“你们赢了,爱咋滴咋滴吧。”

  “这是认怂了?”路晨曦看着鬼将。

  “应该是。还是个将军呢,真怂。”陈风也看着鬼将。

  “是女性的声音,我就说她是个女的!”陈淼兴奋道。他的关注点依然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够了!”鬼将被三人看猴子一样的态度激怒了,“要不是我的部队被那该死的姓柳的控制了,我会输给你们?”

  “姓柳的?柳聪?”陈风皱眉,问道。

  “他为什么能控制那么多鬼兵?”路晨曦也皱眉。

  “你长啥样呀?你的脸上全是雾,我都见不到你的样子了。”陈淼同样皱起眉头,即使他的关注点依然是那么的······算了,不说了。

  路晨曦扭头看了陈风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你这徒弟是哪找的混蛋玩意?

  陈风捂脸不说话。

  看了一眼陈淼祸国殃民的小白脸上期待的神色,地上的鬼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将自己脸上笼罩的红雾给驱散了。

  随着鬼将脸上的红雾散开,众人终于看清了鬼将的脸。

  这一刻,众人的表情僵住了。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他们清晰的看到:

  鬼将的脸竟然和鬼城的脸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鬼城的另一边。

  “你想把我带去哪?”一直配合着柳铁柱的柳莹突然停了下来。她双手抱着饱满的胸部,站在原地,紧盯着柳铁柱问道。

  “到了就知道了,你父亲在那里等大小姐您呢。”柳铁柱依然是一副谦恭的态度。

  “就我们两个人了,还玩这一套有意义吗?”柳莹自嘲的笑了笑,“你变了一张脸,伪装了你的性格,改变了你对我的态度。是!你伪装的很出色,没有一点破绽。但我是你的女儿,你相依为命几十年的女儿。你骗过谁也骗不了我!”

  说着,柳莹的表情已经平静了下来,至少表面上如此。

  “哎,一点小戏法,我也没指望骗过你。”柳聪叹气,“我以为你会装作没看出来。”

  说着,柳聪低头,双手揉搓脸颊,一条条黝黑的死皮被搓了下来。等柳聪再抬起头时,柳莹看见的是一张平庸的脸和熟悉的冰冷的表情。

  “装作没看出来?然后呢?”柳莹嗤笑,“享受你为了伪装表现出来的虚假的温柔?”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柳聪微笑,“你一直都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啊。”

  “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说话。”柳莹冷笑,“你现在的惺惺作态令人作呕。你自己也清楚,你只是一个将儿女当做工具的无情的人渣!”

  “我以为你会享受一下难得的父爱,哪怕是虚假的。”柳聪的语气突然变了,变得不像是人类的语气。他的声调透露出一种冰冷的感觉。如果路晨曦在这里应该会震惊地发现,柳聪的声音像是几千年后机器人的声音!

  “你竟然觉得之前你所表现出来的献媚,对我与众不同的关注是父爱?这就是你理解的父爱?”柳莹像辛辣的评论家一样说出恶劣的语言,“你永远不会懂得什么是爱的,爱只是你的工具。你只会拙劣的模仿别人的父亲,来让你看起来像是一个人罢了。你不会哭,也不会笑,不会伤心,也不会难过,即使你的亲生女儿死掉,你也只会微笑着想这符不符合你的利益吧。你就是一个怪物。”

  柳聪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思索柳莹的话语。

  “你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啊。”柳聪突然鼓掌,“聪明到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识破我的本质。”

  即使被亲生女儿这么说,他也只是微笑的看着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