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沉沉入我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计谋

沉沉入我心 半枕清欢 2940 2020.05.23 18:28

  是夜,御剑山庄门外,两道纤细的身影正依依惜别。

  “今日望湖楼的曲子真是比往日还要唱的好。”侧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等着的素衣女子,孟七接着对身边的女子道,“明日我要和爹去城外探亲,过几日才能回来,你何时回忘忧谷?”

  “还不知呢,要等师父的指示。”黄昏的时候便被红衣女子带去望湖楼听曲,直到入了夜方才回来,如今知晓几日都见不到她,若心的心底第一次有种强烈的不舍之意。

  “那便好,等我回来还能见到你。”孟七松了口气,露出了一抹微笑,“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

  “快回吧,素白都等你许久了。”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有些焦躁的素衣女子,若心笑着催促道。

  “好。”

  两人各自道别,一身红衣的女子很快便来到了素白的身边,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了街尾的转角处。

  若心这才抬头望了一眼御剑山庄门前挂着的两盏明亮的灯笼,随即轻轻敲响了门。

  “来了。”很快门内便有人应声,紧接着那扇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哟,这不是若心么?怎么大晚上一个人回来?”正欲提步入内,身后却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质问声,她立刻回过身去,只见不知何时身后不远处停了一辆宽敞的轿子,一身白衣的芙越当先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则是青色长袍的白洛宣。

  “芙越姑娘,白姑娘。”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她只是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真巧,我们也是刚从外面回来。”似乎心情尚好,白洛宣仿佛已然忘记了上一次两人不愉快的会面,脸上露出了一贯的微笑。

  “我先行一步。”门前灯笼的光线映在青衣女子容貌姣好的脸上,若心视线触及到的那刻,脑海中顿时联想到了白日的梦境,不由有些头皮发麻,不愿再与之对视,话落她便当先进了山庄。

  “真是没礼貌。”很快便不见女子的身影,芙越不满的抱怨了一句,紧接着熟练的挽起身旁女子的手臂,带着她往前行去。

  白洛宣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

  “芙越,你想不想帮我一起教训一下她?”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方才离开的若心,似乎没有想到女子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芙越听此愣了一下,随即两眼发亮,兴致勃勃道:“自然,我一直都讨厌她,白姐姐是不是想出什么好办法了?”

  “办法自然是有的,你若愿意助我一臂之力那便更好。”

  “我愿意!白姐姐快说说是什么办法?”

  白洛宣见此朝身边人递了一个眼色,一身白衣的女子立刻迫不及待的附耳过来。细碎的声音渐渐消融在了如墨般浓的化不开的夜色之中,光影之间映照而出的并不是美好的影子,而是含着毒液的深谋远虑。

  夏日的夜此时却仿佛冬日般寒冷。

  通往静谧园的路上,寂静的有些不像话。方向感一向不好的若心绕了一大圈后方才找到正确的路,行至园内时月色已深。

  打开房门,一阵风迎面而来,伴随着窗户“吱呀”的作响声,她下意识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只见出门前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已然是大开。

  疑惑的皱起了眉,在视线转回屋内的瞬间,身子却不由的僵住了。

  只见正中间紫楠木的木桌旁,此刻正坐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若心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握紧了手中的佩剑,她仔细辨认着屋内的人,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谁?”就这样僵持了半晌,她终是开口质问道。

  “是我。”那人只是开口说了两个字,若心立刻便认出房中之人。

  是他,她立刻松了一口气。

  “我一直在等你。”男子的话音刚落,桌上的蜡烛瞬间点燃,房间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慕闫沉微微抬头望向门口站着的女子,眸色深沉。

  “你什么时候来的?可曾被人察觉?”快步进了房间,随后紧紧的关上了门,说出口的语气带着连她自己也未曾察觉到的担忧。

  “不用担心。”看着那样纯澈而带着关切的眼眸,玄色衣衫的男子淡笑着开口。

  “你大半夜来找我做什么?不会有什么企图吧?”若心笑着打趣道。自那日一同去看过皮影戏之后,两人的关系仿佛更近了一层,在面对慕闫沉的时候,她已然没有了最初时的疏离。

  “因为想你。”回答她的却是男子过于直白的话语。

  她呆了呆,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对于玄衣男子的情意她不是没有感觉,几次三番的相救与维护,以及在她情绪低落时候的陪伴,她都看在眼里,然而此刻,他脱口而出的话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意,这却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慕闫沉,我不喜欢你......”

  “我等你。”

  沉默了许久,终是将心中想了许久的话道出,却不曾想还未说完便被男子有些霸道的语气打断,她顿了顿,就这样一瞬不瞬看着慕闫沉。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他,依然是熟悉的玄色衣衫,熟悉的脸庞,可那双如夜空般的眼眸里此刻却沉淀着一抹哀伤,而那抹哀伤转瞬即逝。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有些事要办,脱不开身,如若有事便带着那块玉佩去天衣坊找我。”打破了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慕闫沉薄如剑身的唇角泛起了笑意。

  “啊,知道了。”突然间转移了话题,若心有些不知所措,“其实你不必总是来找我。”

  “我走了。”只是一霎,屋内的男子便来到了窗前,推开紧闭的窗户,他转头对着她笑了笑,“改日再来看你。”随即回身,头也不回的掠了出去。

  直到男子消失在了山庄的暗夜之中,她方才关上了窗,沉吟了一会,方才准备歇息。

  “堵堵。”这时,门外却传来了几声突兀的敲门声。

  “谁?”以为是玄衣男子去而复返,她只是低低问了一声便径自打开了房门。

  出乎意料的是,门外空无一人,黯淡的月光洒在空落落的地面之上,映出了那张被压在石子下的信纸。

  皱着眉四处环顾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若心索性将信纸捡起带回了屋中。

  小心翼翼的打开,淡淡的墨香味顿时扑面而来,她借着烛光看去,只见上面书写了两行娟秀的字。

  “吾有要事相商,事关忘忧谷,明晚子时御剑山庄映月园不见不散。”

  是谁写的呢?此人是敌是友?又有何事相商?难道与原主有关?将纸条握在手中,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相识人的脸,想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然而却一无所获。

  是去还是不去?皱着眉沉吟了许久,她终于在心中下了决断。

  转眼已是丑时,御剑山庄,听雪园内。

  一缕夜风悄然而至,紧接着,寂静的房间内多出了一个人影。

  “阁主恕罪!属下来晚了,方才接到消息,阁中弟子的毒已解。”

  “嗯,不妨事。”窗边坐着的男子正缓慢翻阅着手中的书卷,听见面前下属的汇报,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您让我查的事也有了些眉目。”卫深的语气突然间顿了一顿,接着开口,“据暗中盯着白洛宣的人说,发觉她最近格外不同寻常。”

  “哦?有何不同?”放下手中的书卷,云夜寒的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仔细说来听听。”

  “此女近来在大量服用温香丸,是为维持容貌所用。”

  “维持容貌?”满是疑惑的皱了皱眉,云夜寒接着追问,“为何要如此?”

  “是排斥反应。”触及到身前黑衣男子不解的目光,卫深解释道,“人的皮肤若是接触到外来物便会产生排斥反应。”

  “你的意思是她这张脸不属于她自己?”诧异的声音落下,一向稳重内敛的雪依阁主脸上却露出了些许震惊的神色。

  “应是如此。”

  得到下属肯定的答案,云夜寒顿时陷入了深思,约莫半刻钟的功夫,他方才开口命令等在一旁的蓝衣男子:“我现在便要赶去璇玑门一趟,快则五日便回,你留在杭州保护若心,有什么事传信与我便好。”

  “是!”对黑衣男子临时决定的行动并无任何异议,卫深恭敬的应了下来,末了,又开口道,“阁主,此次前去是否需要十二影卫相随?”

  “不必,我一人即可。”男子毫不犹豫地拒绝。

  “是,那属下先行告退。”

  利落的行完礼,卫深已然悄无声息的退下,片刻后,屋内的烛光便暗了下去,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御剑山庄的半空中一闪而过,很快便融入了夜色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