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坛核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卖命”

篮坛核心 榛壳 3780 2019.01.23 22:40

  2021年1月23日,MGL突然发生了一笔交易。

  野狼队送出厉想,与2022年次轮选秀权,从奇堑队得到了33岁的小前锋贾堔奇。

  随后,奇堑队迅速裁掉了厉想。

  董风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稍微吓了一跳,但也并不非常震惊。

  自己退役之后,野狼队迅速跌出了季后赛行列。

  2019赛季,北区第九名;2020赛季北区第十一名,虽然在陈晨峰的带领下,没像以前那样垫底,但确实已经不是强队了。

  这种时候,黄厉成势必想要交易补强。交易补强需要薪资空间,于是就拿厉想开刀了。

  董风非常了解厉想,虽然他理论上是得分后卫,但生涯三分命中率只有22.3%,平均每场扔两个,进小半个,外线威胁基本没有。

  他真正的强点在于防守、抢断和前场篮板。

  厉想的身体相当强健,虽然没有绝对体重优势,但是肌肉发达,肌体活性高。和后卫进行身体对抗一般都是占便宜,甚至对付很多内线强攻也不怵。

  这种身体素质,强悍的弹跳力、弹速,让他在前场篮板上也很有建树。看野狼队的比赛,经常能发现一个外线小个子猛冲进禁区,高高跳起,从两边中锋的头顶上一把攫走篮板,这就是厉想的特点,生涯场均可以拿到恐怖的3.5个进攻篮板球。

  然而同时,这位的进攻能力......身为强壮的后卫,虽然三分很铁,但起码可以突破上篮嘛。问题是他连突破上篮都有一个没一个的,赛季总命中率才30.6%。

  可怕的是,董风退役后,他是野狼队最能投神仙球的球员.......

  厉想一场比赛也就得那么六七分,进的一半都是神仙球。什么半场三分,篮板后方大勾手,侧卧式三分.......反正正经投篮他都没怎么进过,神仙球命中率比空位三分命中率都高。

  这也是一个神人。

  野狼队现在迫切需要改善的是得分,厉想作为一个进攻黑洞,在场上基本提供不了火力。正好又是最后一年无保障合同,被交易了也正常。

  而奇堑队这边......正在摆烂,C市大学那边的孙纽龄是榜眼热门,奇堑打算冲一下。

  这种时候他们不会要任何能力值评价在70以上的非新秀球员.......

  董风也没有想太多,问候了厉想一句,就继续训练,等着厉想再联系他,厉想和他的关系也很不错,自己可以帮他出出主意。

  果不其然,没过半个小时,厉想就回应了,刷了几个大哭的表情,还拨来了电话。

  “哈哈哈,恭喜你想想,你是自由球员了。”董风无情地嘲讽。

  “风哥,咱别伤口撒盐了行吗?”厉想哀伤:“话说为啥拿我开刀啊?我特么哪里做的不好?!”

  “没哪里做的不好,就是合同快到期了。”董风回答:“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经纪人帮我联系着呢。”厉想此刻的情绪有些低落:“唉......我有点想退役了。”

  “咱能不扯吗,你才多大岁数就要退役了?”董风无语,厉想是19岁进入联盟,新秀合同签了三年,现在被奇堑队裁掉的合同才是生涯第二份合同......今年不过24岁而已。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消息,八成悬了。”厉想说。

  “澄清期都没过你着急什么?”董风无语:“就算接盘也得先考虑考虑吧?这是招募球员,你以为老百姓摘柿子呢?”

  厉想没吱声,思考了半天:“好吧......”

  “要是实在没人接盘,你到我这来也行。”董风说道:“我最近,有一笔买卖。”

  “啥买卖?”厉想在电话另一端瞪大眼睛。

  “我打算......”董风沉吟片刻:“开个训练营。”

  “噗――”

  一声巨响,厉想好像正在那边喝什么,这一下子全喷出来了.......

  “怎么了?”董风问:“不相信我?”

  “不不,风哥,你我是肯定相信的。”厉想琢磨了一下:“不过......你都打算教谁啊?”

  “谁肯学,我教谁。”董风说:“收费肯定比一般的训练营高。不过只要把名气散出去,哪怕三岁小孩来了,我也包教包会。”

  “那请问我是干嘛的?”厉想问。

  “问得好。”董风回答:“镇场子。”

  “啥?”厉想愣了。

  “你想啊,我身为教官,有说服力吗?”董风说到这,语气变得低沉:“跑不能跑,跳不能跳的,连憋足了劲扣个篮都扣不利索,我说我是董风,可谁他妈信呀?”

  “所以你.......”

  “对,我得找个证明人。”董风说:“不然容易让人乱棍打死。八条腿的鸭子不好找,长得像董风的人可多了去了。”

  “好吧,我明白了.......”厉想吐槽道:“你怕别人不相信你是董风?”

  “没错。”董风回答。

  “我还以为我也是教官呢,结果只是个.......帮你证明身份的吗?”厉想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也是教官啊。”董风说:“但用不着你教什么。你就记住一件事:有对我不服的,就打服他们!”

  “.......”厉想大概无语了半晌:“怎么有种被人拐着上了贼船的感觉?”

  “能拐你上船,是因为你体格强健年轻力壮。”董风诚恳地说:“你要是没点本事,直接被套上麻袋,拿大砍刀剁碎了喂猪。”

  “我答应还不行吗,对话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血腥啊........”厉想对董风都感到了一阵无语。

  “好了不扯了,工资面议,你啥时候过来?”董风问:“我在B市箭头球馆五楼的球场。”

  “我估计大后天晚上到吧。”

  “那你直接到H市吧。”董风说:“我要带人去看一场比赛,机轴队主场迎战疾步者,我们在H市会合。”

  “好的。”厉想看了一下日期:“到时候我去,前提是,经纪人没联系到球队........”

  “放心,如果你有新合同要谈,就不用管这边。”董风嘱咐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刚要关闭手机,突然它又响了一声。

  董风调到微信聊天页面,点开了一个聊天窗口,看着李源发来的信息。

  “小子,在吗?”

  李源,从2011年到2021年,他在野狼队做了十年的主教练。董风就是在2012年,被他带入了MGL联盟,直接加盟野狼队。

  这两人的故事,谁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关系非同一般,像是很早就认识,但是具体有什么故事.......至今没人猜的出来,所有的推论也全都站不住脚。

  “我在。”董风回复:“怎么了?”

  “今天我听到白央和球队人事部的人说话,他们可能在讨论要裁掉我。”李源突然说道。

  “what?”董风很惊讶:“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这件事很突然,但是......也算合情合理。”李源说道:“我的水平确实还不够,这两年球队没有你,打的捉襟见肘。最近听说要有大交易了,新的阵容,也许他们认为换个新教练会好些。”

  “嗯.......临场指挥确实不是你的强项。”董风想了想说:“你适合执教有巨星的队伍,把角色球员团结在巨星周围。但我退役后,野狼队就没有巨星打法了。”

  “没错。”李源表示同意。

  “真要被裁了?那你怎么办?”董风话语里带着试探。

  “事已至此,我就要回去了。”李源说:“你要是不想在外面漂了,也回来咖啡馆,我这边帮你安排事情做。”李源说。

  董风半天没有说话。

  足足有十几分钟,等对面的李源发了好几个问号,他才敲上了一行字:

  “教练,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

  沉默,沉默了半晌。

  屏幕上显示李源一直在输入回复,但却迟迟没有动静。

  “我为什么选择职业篮球,我已经想起来了。”董风又说:“为什么加入野狼,为什么冲击总冠军,还有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都想起来了。我还想起了那个必须要完成的承诺。”

  “已经是过去了。”李源说道:“至于那个承诺.......你已经做的够多了,可以放弃。”

  “有些事情不是说放弃就能忘掉的。”董风说:“这件事尤其如此。”

  “的确。但你不明白吗?自从18年总决赛你受伤那一刻起,一切就完蛋了。”李源说:“路早就断了,如今我被野狼裁掉,只不过是彻底把路给毁掉而已。你努力过,对得起自己。但该结束了,我们两个都没有资本继续了。”

  “我只是兜里没有资本。”董风说:“我还可以典当一些东西。”

  “你想典当什么?”李源貌似有点怒了:“你的另一条腿?另外半截脊柱?”

  “我。”董风说。

  李源愣了。

  “你?”

  “对,教练。”董风说:“典当我自己。”

  “你是说卖命吗?”李源差点笑了:“董风,你还是初中二年级吗,你以为世上的事情只要拼命就能成功?”

  “不是。”董风回答:“我说的不是拼命,而是卖命,字面意义上的‘卖’,一物换一物的‘卖’。”

  “你什么意思?”李源听不懂了。

  “我要卖自己的下半辈子。”董风说,嘴角露出笑容:“挂牌出售哦,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用它来换一个决定。”

  “你到底想干嘛?”李源听不懂董风的话,但他有预感――这小子要做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想确定一件事:我许下的那个承诺,和我自己的下半生,到底哪个更值钱?”董风说:“现在有一个验证的方法,我要试一试。”

  “怎么试?”李源的语气有些紧张。

  “放心,不会有事。”董风很淡定地说:“只是做个实验而已。如果实验结果是我的下半生更值钱,那我立刻就回咖啡馆,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要是承诺更值钱呢?”

  “哈哈哈。”董风笑了笑:“我觉得不会,教练,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很自私的人。”

  “.......”

  董风没有说别的,放下了手机。

  两天半后,夜晚。

  根据董风的安排,三人赶了火车前往H市,看机轴队主场迎战疾步者的比赛,顺便等厉想从A市赶过来。

  “巅峰之路系统自我清理完成,欢迎使用。”

  董风开启了系统面板,果然,经过48小时的恢复期,系统已经摆脱“故障”状态了。

  “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系统刚刚上线,董风就问道。

  “没什么,程序出了一些问题,需要调试修正。”系统回答,经过一次故障后,它的声音似乎发生了变化,变的更加有层次感,有点像两个人以相同的频率,在同时说着一模一样的话。

  “好吧。”董风点头:“所有功能都恢复了?”

  “是的,但是属性树已经被重新洗点,三个符文都放在了剩余槽里。”系统说:“你得自己装上了,别的都没变。”

  “那这不是事。”董风说:“对了,我想要许个愿,就用做四星级任务获得的那个愿望。”

  “可以,什么愿?”系统问。

  张晓初敲了敲董风的床沿,董风扭过头:“怎么了张妹子?”

  “没事情。”张晓初说:“我去隔壁车厢了,晚上要驱蚊水什么的话叫我。”

  “好。”董风点点头:“晚安。”

  “晚安。”张晓初摆摆手,转身推开隔间门钻了过去。

  董风重新转过脸,躺在卧铺上,抬头看着浅灰色的车顶。他打算卖命了,明码标价的卖。

  “你的愿望是什么?”系统问。

  董风坐起身子,盯着系统面板,一字一句地说:“让我对篮球失去热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