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坛核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红枫队领袖

篮坛核心 榛壳 3781 2019.03.23 23:20

  南皇星坐在椅子里,叉起双手,低着头。

  墙上的时钟响了几声,陈卿志推开门走了进来:“老大?”

  “时候到了?”南皇星问。

  “嗯。”陈卿志点头。

  南皇星站起身来,推开红枫更衣室沉重的木门进入走廊,这里他踏足了八个赛季,如今还要继续走下去。

  但是有的人却要离开了。

  3月10日,联盟两支鱼腩球队:排在南区第13名的红枫队,与排在南区第15名的静空队达成了一笔交易。

  红枫队送出童樊、王刻,以及2022年首轮选秀权到静空队,得到了静空队的2022年首轮选秀权,以及2010年静空队在第4轮第75顺位选中的球员费卢的签约权。

  那个签约权没有用,费卢早就不打篮球了,纯属是为了匹配交易。等于红枫队拿两个年轻人+一个乐透区选秀权,换了一个有可能更靠前的乐透区选秀权回来。

  童樊今年23岁,王刻20岁,静空队得到了两个年轻人,补充了球队未来,同时也进一步削弱了红枫队——童樊的能力值是72,根据董风的扫描,王刻经过南皇星的训练,在3月9日时能力值已经来到了73,外线投射能力从C+变成了B-,内线进攻也从B-变成了B,但他还没喘过一口气,第二天就被球队送走了。

  现在整支红枫队除了96的南皇星,已经没有能力值超过70的人了。

  红枫队想追逐状元签,得到已经确定参加2022年选秀的超级小前锋孙纽龄。

  孙纽龄目前势不可挡,作为状元大热,他并没有像其他新秀热门那样报名参加董风的训练营。而是用这个时间飞去洛杉矶,跟随大卫·亚历山大进行特训。

  本来红枫队管理层想把交易时间往后拖——越往后拖,就越是让静空队的联盟垫底之位根深蒂固。但他们的缓兵之计被静空队运营总裁简灿识破了,简灿对红枫队下了通牒:必须在3月15日之前完成交易,否则本赛季免谈。

  于是红枫妥协了,他们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但他们得祈祷——失去了两个虽然不强,但是起码能用上的帮手,而常规赛还有近4个月才结束,红枫队自己会不会超过静空,落到南区垫底去?

  南皇星走了很久,才走到球馆外面,看见王刻和童樊正拎着行李箱走上大巴车。

  “喂。”南皇星喊了一声,两人停住了,回头看着南皇星:“老大。”

  “到了新球队好好打。”南皇星说。

  “好。”两人点头。

  南皇星扭过头,又原路走了回去。

  他的担子又重了一分......今晚七点和云豹队有比赛,缺少了两个实力已经小成的新秀......他亲手教出来的新秀。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啊。”南皇星叹了口气,回到球场继续训练。

  ...................

  “哎,好像有交易了啊。”在B市箭头球馆里,第一个知道这条新闻的居然是张晓初。

  因为她还没训练,董风还在教男学员,她就抱着篮球在一边自己练,突然间手机响,关注的篮球公众号发来推送。张晓初一看,是红枫队把两个年轻人交易了。

  “交易了?”董风也跑过来看:“什么交易了?”

  “王刻啊,还有这个童樊啊,换了一个叫费卢的人,哎这个费卢很厉害吗?”张晓初不解。

  “不不,费卢没有用。”董风摆摆手:“他后面这个选秀权很厉害。”

  “选秀权?”张晓初盯着那几个字看不明白。

  “没事,不用在意。”董风说着,拿出几个标示筒,放在了球场的地上:“现在该教你了,开始绕桩练习。”

  “绕桩练习?”张晓初愣:“不是要教我投篮吗?”

  “运球都运不利索,你投什么篮?”董风说着,拿出一个篮球丢给她:“试试这个。”

  张晓初的投篮已经基本上道了,她目前在无人盯防的情况下,可以将中距离命中率稳定在80%左右,中距离能力评价已经达到了70,三分球能力评价达到了62。

  但是,董风试验过,一旦给她放上一个障碍,哪怕只是一个不会动的塑料假人,她的命中率都会直线下坠,一下子掉到30%左右。

  如果用真人防守,那更惨了,估计连10%都没有。

  董风只想了一秒钟就得出了答案:张晓初的控球太差了,对身体的掌控力太差了。受到一点干扰,就完全没有准头。

  她想要提升投篮,但是运球和身体素质是投篮的基础,这两个好了,投篮命中率才有可能提升。

  所以董风就是要暂时不管她的投篮,针对其他方面展开训练,到最后再提升她的投篮能力。

  “嗯?”张晓初扔了自己的球,接住了董风扔来的球:“有区别吗?”

  “买篮球不要瞎买,你那个球是人造塑料的,这个是合成皮革的。”董风说着,突然拿出一个颜料喷剂,往篮球架上面“唰唰”地喷了几下,顿时喷出一片白色的颜料。

  “体前变向绕桩,绕桩之后过来用手往篮球架上拍一下,不要停,十分钟后我来检查有多少个手印。”董风说完,对张晓初挥挥手:“大恩不言谢!”

  “.......我到底有啥大恩啊。”张晓初抱着球愣住了。

  董风给张晓初也分配了任务,于是所有人都开始了系统训练。

  穆百明、宋记和段粲在底线和中场之间练三段折返跑。

  江谢彤和凌仕辰在练抢篮板后快下。

  齐然在练运球。

  仇栾在练习移动中投篮。

  而此刻,胡徕正站在禁区里,面对着闻亭轩的碾压式进攻,气都喘不过来。

  就在十分钟前。

  “让我和闻亭轩做对抗练习?”胡徕瞪圆眼睛,很惊讶。

  “没错。”董风说:“闻亭轩进行内线强攻。胡徕负责单人防守。闻亭轩打进一球得一分,胡徕守住一球并且抢下篮板得一分,允许二次进攻。”

  “可是我不会内线防守。”胡徕害怕。

  “那你是会外线防守?”董风问。

  “......也不会。”胡徕说。

  “我不接受防守大漏勺,你赶紧选一个会的练。”董风说:“快点选。”

  胡徕犹豫了片刻:“那还是选内线吧......”

  于是,就出现了眼前这副惨烈的景象。

  胡徕就像第三轮选拔赛那样,完全对抗不了闻亭轩的进攻。闻亭轩直接拍着球,用后背往里拱,胡徕直接就被压制到篮下,放他的对手转身就能扣篮。

  身体素质与球风的差异太明显了,胡徕虽然是个2米11,110公斤的大内线,但是他的骨子里,貌似就没有内线顶防这根弦......

  闻亭轩前进一步,他不由自主地就后退一步,非常的软。

  “别后退!”董风大喊:“你有体重,压上去,挂在他的身上!”

  胡徕又被撞退了一步。

  “你是110公斤,”董风喊道:“他能挂着110公斤扣篮吗?胡徕,你根本没有顶住他,你在干什么?!”

  闻亭轩牟足了力气使劲一撞,胡徕大叫一声,扬着手往后退去,后背直接磕在了篮球架上,立刻蹲下去捂着后背,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你没事吧?”闻亭轩想去扶胡徕。

  “别碰他。”董风走过去推开闻亭轩的手:“闻亭轩,你做得不错。但是运球太差了,你刚才强攻的时候没有保护好篮球。”

  “我拍球很稳。”闻亭轩说。

  “是因为他抢断太差。”董风说:“你不能指望MGL里人人的抢断都像他那么差,加强运球练习。到那边去拿几个标示筒,跟张妹子一起过桩。”

  “啊?”闻亭轩傻了,看着那边艰苦地运球体前变向的张晓初:“教官,我跟她一起......”

  “怎么了?”

  “我不能跟女生一起练啊。”闻亭轩为难地看了看张晓初,欲言又止。

  “丢脸?”

  “嗯.......”

  “那就把运球练好,你越早练好一天,就能早离开她一天。”董风说着,拍了一下闻亭轩的屁股:“现在就去。”

  “是!”闻亭轩只好过去拿标示筒了。

  “啊!”正好此时张晓初失误了,篮球朝着界外滚去。

  闻亭轩正好走过来,捡起球还给了张晓初。

  “谢谢。”张晓初表示感谢:“哎,你也是来练运球的啊?”

  “呃.......是的。”闻亭轩看着张晓初光滑的脸,又看看那边的一群男学员,很尴尬。

  “胡徕,你过来。”董风喊了一声胡徕。

  “教官。”胡徕后背还疼着呢,揉着后背走到董风面前。

  “你怕他吗?”董风指着闻亭轩问胡徕。

  胡徕楞了一下,摇摇头:“不怕。”

  “不怕?我看你分明就是怕他。”董风瞪着他:“刚才他都没撞你,你往后缩什么?”

  “我......”胡徕想说话,但对上董风的眼睛,又把头低下去了。

  “哎,你现在是不是感觉特别冤枉,你一个射手,我非让你跑到内线去死磕去?”董风凑近:“你作为一个射手,感觉自己特别的委屈是不是?你现在想唱一曲窦娥冤是不是?”

  “不冤枉。”胡徕支吾着说:“就是,也稍微有一点......”

  “噢,还是感觉冤枉。”董风横眉立目地说:“既然你不想顶内线,那你上墙角,给我顶那头骡子去。”

  “啊?!”胡徕抬头看了一眼拓跋仲宫,当时就傻了:“教官,您不能.....”

  “要么顶内线,要么顶骡子,你给我选一个。”董风说:“冤枉?我今天还真就冤枉你了,你不忍也得忍!”

  “我......”胡徕都欲哭无泪了,捂着额头:“我顶,我顶内线.....”

  “厉想,过来!”董风大喊一声,厉想跑到他们身边:“怎么了风哥?”

  “你当闻亭轩,持球背打。”董风把篮球递给厉想:“就怼这个小子,一直打,打到他还手为止。”

  ....................

  周离坐在椅子上看手机,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她看见董风过来,情不自禁地就往后缩了缩。

  “干什么呢?”董风问。

  周离绷直了身体,就像一块石雕那样,眼睛里流露出惊恐。她害怕极了,被乱发遮盖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你哥让我教你打篮球,但你一直坐在这可不行。”董风说,在周离旁边坐下:“周离,你想什么呢?”

  周离默然。

  “你觉得篮球好玩吗?”董风说:“你哥告诉我,你现在能分清格里芬和大马杨了?”

  周离还是不说话。

  董风伸手去拂开周离额头的乱发,可他的手指刚一触碰到她,她就全身激灵一下,发出一声惊叫,一下往旁边挪动了半米多。

  董风看着惊恐的周离,笑了笑:“周离,我比你大12岁呢,我不占你便宜。”

  周离的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但没发出任何声音,她紧紧抓住了手里的手机,扭头看着董风。

  半天,她才蹦出一句话:“我,我哥在哪.....”

  “你哥就在一楼。”董风说:“这是疾步者的球馆,你哥在跟队训练。”

  “我想去找他。”

  “你哥在训练呢,他我先带着你练球。”董风耐心地说:“周离,放心,在这里你绝对安全。”

  周离定定地看着董风,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仿佛一只受惊的小鹿。

  一滴透明的泪水从她的右眼里滑出来,她鼻子抽了一声:“董风,我害怕......”

  “怕什么?”董风问。

  周离的眼泪越来越多地流出来:“我怕你。”

  董风看着周离,无言,头顶的阳光越来越炽烈,洒在两人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