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坛核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 你爸让你回家

篮坛核心 榛壳 3374 2019.04.17 23:33

  追溯到12年前,大年三十夜晚。

  李源想追上董风,但是滑了一跤,坐倒在咖啡厅外的雪地里。只能对着董风远去的背影大骂:

  “董风,去你妈的,你要是敢碰她,我跟你玩命!”

  董风跑到公路上,一路飞跑。直到最后咖啡厅的灯光完全看不见了,他才停下。眼看着周围飘落的大雪。突然感觉有些地方不对。

  “李大爷的女儿......长啥样啊?”

  要了亲命了,长啥样都不知道。

  董风转身就想回去问问,结果傻了。雪越下越大,漫天飘雪把来路都盖住了,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董风置身在距离A市市区几十里远的地方,孤立无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更辨不清方向。

  “靠,这不完了嘛。”

  董风一边腹诽,一边靠近护栏,顺着公路往回走。

  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还没看见市区。好在肚子里有李源做的一盘饺子打底,董风还真没有饿,体温也算正常。

  走着走着,董风遇见一个流浪汉。五十多岁,骨瘦如柴,提着一个酒瓶子,穿戴着破烂的棉衣、烂毡帽,跛着一条腿,面对着董风走来。

  董风跑上去:“大爷,新年快乐!”

  流浪汉抬头看了一眼董风,骂道:“傻B!”低下头继续走。

  “哎大爷,”董风赶上去:“那边是郊区,您往那边去干啥啊?赶紧回市里啊!”

  流浪汉又骂:“傻B!”

  董风追上去:“大爷,您有手机吗?晚辈想要个手机。您借我用用呗?”

  流浪汉站住了,抬头瞟了一眼董风,骂道:“傻B!”

  董风盯着他看了几秒,流浪汉低头,拍了拍帽子上的雪,继续走。

  董风从后面双手抓住流浪汉的腰,把他轻松举起,一把摔翻在了雪地上。

  “哎呀!”

  流浪汉痛叫一声,倒在地上挣扎,爬不起来,董风冲上去,一脚踢中他枯瘦的身躯。

  流浪汉大叫起来,但是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大年三十,所有人都在过年。

  董风一共踢了大概五六脚,流浪汉不动弹了。

  董风上去掀起他的棉衣,搜身,搜出四五张皱巴巴的一块钱,一个空荡荡的破钱包,一个小手机。

  董风掀起流浪汉的毡帽,掉出一张小照片来。

  “真有手机啊。”董风用衣服擦了擦屏幕上的雪,按键解锁,打了个电话。

  “傻B......”流浪汉趴在地上低声说:“傻B.......”

  电话接通,董风说:“喂,周傥?”

  “董风?这个月的钱准备好了?”周傥问。

  “还没呢,”董风摇头:“我现在在郊区,回不去了。”

  “怎么跑那么远?”周傥问。

  “这个你别管,给我想想办法。”董风说:“我现在这个手机的号码是.......137*******,你定个位。”

  周傥定位了一下,告诉了董风回市区的路。

  董风走到流浪汉身边,看看照片,上面印着个姑娘。

  “大爷,这是您家闺女啊?”董风问。

  流浪汉骂道:“傻B。”

  董风扔下手机和照片,转身就走。走出几十米,回头一看,流浪汉站起身,又朝着郊区方向走过去,渐渐被大雪淹没了。

  走了三个小时,董风终于走回市区,看见一家百货大楼的电子屏上正在播比赛,底下一堆人围着看。

  还有人激动地喊:“MGL成立了!”

  “MGL成立了!!!”

  “这看什么呢?”董风挤过去。

  “沙暴队打凌火队。”有人告诉他:“MGL刚成立,第一场比赛!看见那个人没有?”

  董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一个小个子,在球场上灵活地穿梭,完成突破、三分和扣篮,嘴里还不断骂娘。

  “不认识。”董风摇摇头:“这人谁啊?”

  “沙明昂,沙暴的新秀,艹,看他打比赛真特么过瘾!”

  “你们大年三十都不看春晚的吗......”董风腹诽道:“这MGL也太刚了,跟春晚抢收视率呢?”

  董风也许并不清楚,就在这个大年三十之夜,使他为之投入十年心血,彻底改变他的人生的MGL篮球联赛诞生了。

  随之诞生的,还有沙暴队与凌火队的第一批球迷。

  董风也不管,扫视了一圈四周,想找一家五金店。

  大年三十晚上,除了网吧,还有一部分餐馆,其余的店铺大多关门了。董风找了半天也没找着。

  夜色越来越深。

  董风逛了半天,挠挠头,进入了附近的一栋居民楼,敲响一楼的门。

  “谁呀?”

  有个女人应了一声,把门打开,盯着董风。

  董风虽然才16岁,但身高已经1米9了,而且四肢特别强壮,那妇女一看他,眼里顿时流露出警惕。

  妇女看了看董风:“怎么了?”

  “没事。”董风说了一句,把门摔了,转身就走。

  那妇女愣了半天,屋里的男人喊:“怎么了?”

  “没事,一精神病。”女人关上了门。

  董风又去敲一楼的另一家房门,打开来,里面也全都是人。

  “打扰了。”董风摔了门,噔噔噔跑上二楼去敲。

  董风一连敲了两栋居民楼,近30家住户,都没有收获。

  他敲到第三栋一楼的时候,屋里一片寂静。董风敲门,屋里传来门闩转动的声音,门却没有直接打开。

  过了几秒,里面传出一个女孩微怯的声音:“谁呀?”

  “送邮件的。”董风说。

  “我没订邮件。”女孩说。

  “是你对象给你订的。”董风回答。

  “我没有对象。”

  “应该是......某个男生想要跟你表白吧。”董风略显蛋疼地说。

  门闩响了几下,打开了,一个年轻女生站在董风面前,惊讶地看着他,屋里空无一人。

  “你.......”

  “你好,”董风说:“我想借一把刀,没有恶意,借到就走。”

  姑娘急忙想把门关上,董风一把抵住门,闯了进去,右手顺势捂住了女孩的嘴。

  “唔!”

  “你别叫,我借到就走。”董风说。

  姑娘吓懵了,不敢说话,董风走到厨房,拎出一把水果刀塞进裤腰里。朝着门口走去。

  “你是谁?你要干吗?”女生问。

  董风关上门:“I'm Batman。”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2点,董风站在街上,四下环顾,找到了一家还没关门的网吧。

  “我想办会员卡。”董风跑进网吧里。

  “办月卡还是年卡?”吧台问。

  “你们这办会员的人多吗?”董风问。

  “挺多的啊。”吧台回答。

  “让我看看会员记录。”董风说。

  吧台找出了会员名单,生意确实很火爆,一共三十几页,董风从第一页开始,一点点往下翻。

  吧台蛋疼地看着他,董风翻了快十分钟,终于翻到最后一页。

  “你找什么呢?”吧台问。

  “没有。”董风莫名地说,扭头跑了出去。

  “神经病吧。”吧台嘟囔一声,收起了名册。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董风穿梭在A市的各网吧,找了三家,终于在第三家网吧会员名册的末尾查到了李伊易的手机号码。

  “周傥。”董风跑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周傥,我这有个号码,你帮我定位。”

  “这是谁啊?”周傥问。

  “别管,定位就是了。”董风说。

  过了半分钟,周傥回应:“定位请求被拒绝了。”

  “一直定位,到她同意为止。”董风说。

  又过了两分钟,定了有十多次,周傥出声:“她发短信骂我。”

  “还长脾气了!”董风骂道:“不理她,继续定位。”

  又定了几次,周傥说:“她又发短信了。”

  “发的什么?”

  “‘A市街角酒吧,定位个屁,有胆子过来挨打。’”周傥说道。

  “我倒要看看谁打谁。”董风撂下电话就冲了过去。

  街角酒吧开在A市中心区,也是大年夜仍然营业的一家店。

  主要服务那些不在家过年,吃饱了撑的出来嗨的少男少女们。

  在董风看来大年三十去街角酒吧,就像大年三十在街上看MGL揭幕战一样扯淡。

  董风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滚滚的声浪,糜烂的舞曲和七色霓虹,淹没了董风,也淹没了残存一点点的大年夜气息。

  屋里全是人,有的坐在角落的沙发椅上,有的靠着吧台喝酒聊天,有的在酒吧中央的舞池里跳舞。酒吧正中央的荧光屏打着英文:“不过大年夜!”

  在这里,所有人都疯狂而沸腾着,也不知是因疯狂而沸腾,还是因沸腾而疯狂。

  董风大喊一声:“李伊易!”

  根本没人听见,音乐的声音和欢呼声把董风的呐喊淹没了。

  董风奔向吧台,抓起一个酒瓶子,随手朝着旁边一桌客人的酒桌上抡了过去。

  顿时,尖叫声、玻璃的碎裂声,花瓶的碎裂声,具有穿透力的怒骂声,熄灭了糜烂的群音。

  万籁俱寂,董风跳上吧台,俯瞰所有人,大吼:“李伊易!!”

  舞池里,一个穿着牛仔服的年轻女孩抬起头,她非常漂亮,但喝了很多酒,脸上通红,被一个外国男孩搂在怀里,连站都站不稳了。

  那个外国男孩一边扶着她,一边伸手摸她的臀部,李伊易醉的要命,就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一样。

  董风跳下吧台,拨开人群冲过去:“李伊易,找着你了。”

  “你谁呀?!”李伊易骂道,隔着三米远一股子呛人的酒气。

  “你爸在找你。”董风说:“让你跟我回家。”

  “我不回去!”李伊易说:“他不是我爸,你回去告诉他,让他滚!”

  董风伸手去拽她,这时候一条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

  “Hey,man.”外国男孩把董风往后一推:“Who are you? Don't disturb us, OK?”

  董风瞪着他,外国小伙挥手把董风往后一推:“Roll away ,now! OK?”

  董风把水果刀拔出来了。

  外国男孩吓得脸色顿时白了,他想后退,董风拽住他,劈手把刀刃按上了他的脖子。

  “滚。”董风冷冷说道。

  “你要干什么?”李伊易跌坐下去,扶着沙发椅勉强站稳:“你干什么?”

  周围有几个外国青年,应该是一伙的,看董风这样子,一齐慢慢围了上来。

  董风扫视了一圈,一边用水果刀逼着外国人的后颈,一边从身边抓起一个酒瓶,环顾四周,对李伊易说:“你爸,他让你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