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篮坛核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开个训练营

篮坛核心 榛壳 4407 2019.01.26 21:41

  厉想赶到保安室门口的时候,张晓初正在那坐立不安,来回乱转。

  “风哥呢?”厉想忙问。

  “你是谁啊?”张晓初瞪大眼睛。

  “我是风哥以前在野狼的队友。”厉想说:“他人呢?”

  “在里面呢。”张晓初跑到门口,焦急地扒着窗户往里看:“他们两个都在里面.......正被机轴的人审着呢。”

  保安室内。

  一张桌子,这边坐着两个人:董风,齐然。

  齐然的表情很懒散,漫不经心地坐着。董风则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的一帮人。

  对面坐着的,是几名机轴队场馆保安,机轴队的运营总裁魏洮,还有两名部门经理。

  两边人大眼瞪小眼。过了几秒钟,董风举起手,朝着魏洮挥了挥。

  魏洮顿时就炸了。

  “你要干什么?董风,你要干什么?!”魏洮骂道:“你知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

  “我现在无业。”董风说。

  “他是我雇佣的私人训练师。”齐然说,站起身对魏洮伸出手:“你好,我叫齐然,您也许认识......”

  “我听说过你。”魏洮冷眼看着他:“齐瑁衡的儿子,我知道。但我现在问的是董风!”

  齐然的脸色微变,但是没有作声,重新坐回去。

  “你说你,无业?”魏洮叉起双手盯着董风:“好啊。你无业,你就有恃无恐了是吗?!”

  “我没有恃无恐啊。”董风说:“我害怕着呢,进场的时候腿都打哆嗦......”

  魏洮狠狠抓起一根笔往桌上一摔,笔芯和弹簧崩散。

  董风连忙站起来:“魏总,冷静,冷静。”

  “我他妈真应该狠狠把你给――”

  “打死我,应该打死我。”董风握住魏洮的手:“来,魏总,慢点坐下,喝点茶水。”

  董风给魏洮倒上一杯茶水,魏洮坐在那喘着粗气。

  “您现在难,我知道。”董风说:“我给您添麻烦了。”

  “你还知道呢?!”魏洮大喊:“你脑子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要冲进去?!”

  “我是去救那姑娘的。”董风一脸为难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您总不能怪我吧?”

  “哪不平了?”魏洮怒叫:“哪不平了,你告诉我哪不平了?!”

  “严泗清是不平。”董风说,指了指自己和齐然:“我们俩,路见。”

  “你是不相信我们机轴队安排的保安吗?”魏洮瞪着他。

  “我.......”董风想说话。

  “我的球员欠管教,这我承认。这是让晁凌教出来的,这是让我给惯出来的!”魏洮说:“但我不是没有防备,机轴队现场那么多保安,一看见出事立刻冲上去了,你觉得那女孩不安全吗?!”

  “不安全啊!”董风说。

  “你.......”

  “您先别骂,您好好琢磨琢磨。”董风按着魏洮的手:“当时球场上人那么多,机轴队的替补也上去了,疾步者的替补也上去了,乱成那样。您保安固然弄得不少,能保证万无一失吗?”

  魏洮咬着牙不说话。

  “一半大姑娘,周傥的妹妹,身体不好,还护着她哥去了。”董风指指门口:“假如,我是说假如,周离一脚让谁踩着,是疾步者的人倒好了。万一是你机轴的人呢?人家小姑娘上去救哥哥,让你机轴的一脚给踩了。球迷是向着你们一帮糙老爷们,还是向着人家小姑娘?”

  魏洮凝神想了一想,抬头看着董风:“那你还想让我谢谢你?”

  “不用谢,我也知道我的错在哪。”董风坐回原处:“救周离,其实算是小事。我最不应该的就是手贱,一拳把吴林打躺下了。”

  魏洮不说话,瞪着董风,让他自己反省。

  “吴林,是你的首发分卫。机轴队的宠儿。”董风说:“今天在球场上,宠儿居然让一观众给打了。不给他出头,不教训教训我,肯定不合适。”

  “你还知道呢?”魏洮冷笑。

  “然而,但是。”董风说:“把我收拾一顿,给吴林出气,更不合适。”

  魏洮盯着他,保安室内的空气随之冷了下来,董风随手玩着被魏洮摔坏的笔。

  “什么叫出气?就是恶人得恶报。大家看着感觉爽了,这叫出气。”董风笑:“您爽了,机轴队爽了......我们大家也得爽啊。”

  魏洮站起身:“董风,你什么意思?”

  “您打算怎么收拾我?说白了,顶天,也就是一辈子不让我来机轴的主场,顺便罚个几万块钱。”董风笑了笑:“就这样呗,比赛大不了不看。至于那点钱,就当我七年职业生涯多吃了几个T,权当交罚款了不行吗?”

  “你就这么不当回事?”魏洮逼上前来:“你以为这种东西,真就像打篮球吃几个T那么回事?董风,你好歹也是公众人物。已经退役两年了,余温尚在,现在闹个这么一出.......”

  “我怕啊,您没看我腿都打哆嗦呢。”董风指着自己的腿自嘲:“但您也知道,职业篮球这玩意,打球的不如看球的重要。这事情从头到尾于情于理都是机轴吃亏,我要是就这事起草一联名信,29支球队四百来名球员,您说签字的得有多少人?”董风说:“全国这四百多名职业球员的球迷,加在一块又有多少人?”

  魏洮愣住了,显然他没想到董风敢说这种话,而且是......在这种场合,当着他的面说。

  “到时候联名信一发出去,您都认识齐然了,也知道齐瑁衡了。那然意集团,全国最大的媒体集团之一,您也得知道吧?”董风说:“然意集团出手,让您机轴队下赛季的赞助额降低25%,您玩不玩?”

  两人面对面凝视,齐然坐在董风旁边,用手指懒散地敲着桌子。

  “好。”魏洮笑了,对董风点着头:“好.......那你说,这事情,怎么解决?”

  “照我的意思......”董风乐呵呵地走上去,凑近魏洮的耳边说:“兑子。”

  ............

  “出来了出来了!”

  张晓初连忙跳起来,董风和齐然从保安室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张晓初上去问:“怎么回事啊?说什么了啊?”

  “换个地方说。”董风手指门口:“对了,周离呢?”

  “在我这呢。”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董风扭头一看,周傥靠着通道墙边站着,已经换上了便装。

  周离依然穿着周傥的球衣,裹着一件厚重的羽绒服,抓着周傥,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

  “把一个还生着病的傻丫头带这么远。”董风嘲笑:“傥傥,你心够大的啊。”

  “保姆请了两天假,只能把她随身挂着了。”周傥摇摇头:“严泗清那脚劲够大的啊,给我七魂六魄直接踹出一半来,这手艺要踢国足去多好。”

  “比赛怎么样了?”董风问。

  “严泗清驱逐,史万成驱逐,苗慧可驱逐,吴林驱逐,两个重要角色球员也被驱逐。我看他们直接认输得了。”周傥答:“我们这边,林天歌驱逐,胡济成驱逐,替补的徐凌和孙廷旭也下了,多亏路川教练,损失不大。”

  “怎么了?”董风问。

  “最后我们有几个人打红眼了,想上观众席打球迷。”周傥笑了:“我去,你是没见着路川那个样:直接跑到观众席入口堵住,跟他们喊:‘打吧!想打球迷,先打死我!’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他都要笑岔气了,厉想看了看董风,董风凝视着弯腰笑得喘不过气的周傥,没有说话。

  “唉,教练。”周傥笑够了,直起腰来:“怎么,正好没事了,吃一口去?”

  “行。”董风点头:“晚上都没安排吧?”

  齐然张晓初白天都逛完街了。厉想那就是奔着董风来的,周离离不了哥,六人都齐全。出去找了家特色餐馆,点上几个菜。周傥把林天歌也喊过来了。

  “兑子,就是用吴林兑掉这件事,息事宁人。”董风夹起一块芹菜说:“明天就出官宣,我进场是因为想保护周离。之所以打吴林,是因为吴林在我冲进场救人的时候,大声辱骂我。”

  “不尊敬前辈啊。”周傥瞪眼睛:“那吴林还混不混了?”

  “他名气都臭成这样了,实力又一般,离开机轴也不好找下家。”董风说:“机轴用他把事情平了,他就忍着呗。”

  “如果魏洮不服软,就护着吴林,你真会请然意集团动手吗?”齐然说:“你明知道,我八成不会帮你。”

  “我知道有八成你都不会帮我。”董风说:“但我觉得,这话一放出去,魏洮也有八成得软。然意集团的舆论操作能量,不是区区一个机轴队扛得住的。”

  “哼。”齐然冷笑:“你还很了解然意集团。”

  “我跟媒体打交道打了有九年,我怕了。”董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举起杯子:“来,喝一杯。”

  “接下来你们怎么办?”董风问林天歌。

  “路川正竭力向裁判工会求情,球员工会那边韩皓玮也在帮忙联络,应该不会禁赛太久。”林天歌说:“老韩跟我说,我大概是五场左右,胡济成两三场吧。”

  “这打架虽然是济成先动手的,但是吧。”周傥说着说着忍不住又笑起来:“他从头.....噗嗤.....到尾一直在挨打,哈哈哈哈哈哈......”

  “就不好意思禁他太多场了。”林天歌点了点头:“挨揍都挨得够惨了。”

  “这事我们队内能当笑话传半年。”周傥给周离夹了片香肠:“风神,听说你要开训练营?”

  此言一出,一桌人都看董风,董风看厉想。

  “不是,风哥......”厉想有点怂:“我在外面等着没事干.......这事说出来也不要紧吧?”

  “不要紧......那倒是不要紧。”董风缓缓地说:“但你看看这帮孙子现在都什么表情!”

  厉想一看,林天歌和周傥都各带邪笑,张晓初也努力憋笑。

  “MGL历史级球星沦为业余教练。”林天歌拍拍手:“哎呀,高风亮节啊。”

  “没文化能不能别乱用成语?”董风虚着眼说:“告诉你们,我现在是一名人民教师,I'm a teacher。态度放恭敬一些,可以吗?”

  “不就一教小孩打篮球的吗?满街都是,还人民教师。”林天歌吃着鸡腿,非常的不屑。

  “你错了,老林,我可不是教小孩打篮球的。”董风竖起一根手指:“入学第一条标准,15岁以上!”

  “那让周离跟你学吧。”周傥冷不丁冒出一句。

  “至于这第二条标准......”董风当没听见。

  “哎哎哎!”周傥打断他:“风神,听见我说什么没有?”

  “让她?”董风停下,指了指周离:“跟我学?”

  “嗯对。”周傥说:“医生说了,她的病要多运动,多接触室外。我平时也没时间看着她,交给你了,相信你比保姆靠谱。”

  “你拉倒吧,我可没保姆靠谱!”董风吓得把椅子直往后挪:“她要是发病怎么办?再说她那脑子,我教什么也学不会啊。”

  “风神,她不是傻,只是交流障碍和严重心理问题。”周傥无语:“你教什么她能明白,至于发病,等会我给你盒药。训练时候看见她剧烈喘气就喂一粒,别等吐出血来。”

  “......也行。”董风想了半天:“那收费得两倍啊。”

  “正常的......收费是多少钱?”周傥下意识摸钱包。

  “一课时五百。”董风说。

  “一课时五百?!”周傥蹦起来了:“风神,出门左转,街对面有储蓄所!”

  “哎你干嘛呀。”董风皱眉头:“这收费多合理啊,你还让我抢银行去?我去了你能跟我去吗?”

  “您这太过分了。”周傥说:“上不起。”

  “那咱们算算这账。”董风跑到周傥身边,一脚把林天歌踹开:“市面上,一般的篮球训练营多少钱?”

  “一节课五十。”周傥说。

  “五十块的训练营,都是镇级、县级的球员当教官。”董风说:“我是董风,就比他们贵一倍,收一百块钱不过分吧?”

  “一百块可以。”周傥点头:“然后呢?”

  “市面上标准的篮球训练营分三个班,基础班,高级班和特训班,加起来最起码得多少人?”董风问。

  “五十人。”周傥回答。

  “就你妹妹现在这状态,我得片刻不离地盯着她,最多收多少人你放心?”董风问。

  周傥想了一会:“十人,多了你盯不过来。”

  “那好。”董风指着周傥:“那你算算,一样的场地租金,五十减十,每人一千,就和市场价匹配,从头到尾我得亏多少钱?”

  “四千。”周傥回答。

  “那我要是想不赔,每个人得收多少钱?”

  “五百。”

  “五百!”董风拍桌子:“拿钱。”

  “可是这不对啊。”周傥说。

  “为了你一妹妹我得亏四千?”董风朝着周傥逼上去:“是我想抢储蓄所,还是他娘的你想抢?”

  “.......”

  周傥瞪了董风半天,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晃了晃:“要是教得不好.......”

  “两个月后她要是打不过你,钱我赔双倍!”董风已经开始扯淡了:“齐然,帮我个忙。”

  “你都要开训练营了,那我呢?”齐然冷冷地问。

  “你照样跟我学,特别给你安排一个场地,不耽误训练。”董风说:“请媒体帮忙放出话去,MGL的那个董风要开课,15岁以上可以报名,男女不限,一节五百,仅纳十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