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仙大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章【终了】

鬼仙大祖 明面儿 3849 2019.07.12 08:28

  郭囿抽出柴刀与之对战,经过刚才的短暂交手,他知道这砂江乃是萃血境,与他如今是同一境界,不过有明太子的辅助,气海境也能一战,更何况他还有底牌,专门为杀严枭臣而准备。

  两人短暂交手之后,再次缠斗在一起,郭囿力量奇大,且皮肤坚硬,砂江的攻击落在身上并没有多大效果。

  砂江擅长速度,与人对战多是敏锐躲闪,瞅准弱处,趁势攻击,往往自身毫发无损,敌人已是精疲力尽,不知不觉已受重伤。

  不过与人对战敏锐躲闪有个要诀,除了自身速度快之外,更是头脑要冷静,对敌人的攻势准确躲闪,并找到弱处趁势出手。

  而从刚才三只狼蝠死去,砂江就已经心神大乱,与郭囿对战全靠以往战斗本能,更是没能准确找到弱点

  而郭囿已是石尸大成,或许速度不如对方,但其坚韧更上一层,砂江的攻击落在其身上如同隔靴挠痒。

  两人过招数百,砂江急于打败郭囿,每每出招使尽全力,反而伤害效果更小,如同人手臂若是略弯才能发挥全部力气,若是直臂打出反而效果不佳。

  对战中虽然攻击到郭囿十多下,却没有实质性伤害,而持久战对于擅长速度的砂江来说,已经开始体力不支,反观郭囿,虽只是攻击四下,却是刀刀见血,每每伤其筋骨。

  说来话长,两人对战不过一炷香时间,砂江已落下风,郭囿却是愈战愈勇,身上的疼痛让砂江恢复了理智,身受重伤让他明白此战他已输,当即一步越开。

  “在下认输,只求能够与我的孩儿死在一起。”

  砂江抱拳,转身朝着狼蝠尸体走去。

  郭囿静静看着,没有阻止。

  砂江望着三只狼蝠,露出浓浓的慈父之情,轻细抚摸其毛发,最后往岩壁撞去,头破而亡。

  郭囿望着此幕,心中哀叹,此非他所愿。

  不由他多愁伤感,砂江在进此窟洞前已放信号,严枭臣此刻带领狼鹫卫已到洞窟外。

  郭囿往洞窟内走去,严枭臣当先进入洞窟,走过几步,发现砂江与狼蝠的尸体,严枭臣看了下,吩咐道:“将砂江与狼蝠同葬。”

  左右官兵抬着尸体而去,严枭臣继续追击,郭囿行走了好一会儿,出了洞窟,前面是数千万里的沙漠之地

  狂风扫过,黄天漫天,烈日毒火,若非熟悉的人带领,很快便会沙漠送葬,不跑就要有一场恶战,敌众我寡,唯有前行。

  朝着沙漠继续前行,不久之后,严枭臣追到洞窟口,远远看见郭囿的身影如同蚂蚁。

  “给我追。”

  严枭臣喝令部下继续追击,一追一赶,越发深入沙漠深处,时间一点一滴间,已过四个时辰。

  “大人,这迹野沙漠。流沙风暴肆虐,不可在深入下去了。”其部下劝道:“若是在走下去,怕是要迷失在这沙漠中。”

  严枭臣看着就在眼前的郭囿,实在心有不甘,当即让萃血境留下,其余人等留下水囊离去,

  剩余十人继续追击而去,太阳逐渐西移至正中,正午的烈日火炽毒辣,更何况在沙漠之中如置火炉之内

  一整晚的追击已是令他们腹中饥饿,此时太阳暴晒之下,纵是萃血境也熬不住,纷纷头晕腿软。

  而郭囿此时正拿着水囊吃着干粮,之前吩咐客栈做的锅巴,在这时派上了用场,此时看着严枭臣等人停下,他也不再逃跑,找了块遮阳之地休息。

  看着手下将士这这般,严枭臣有了丝心软,当他转头看向郭囿,差点没气死。

  看着对方在巨柱仙人掌下休息,好像还在吃东西。

  “给我继续追。”

  当看到郭囿如此悠闲,那丝心软化为乌有,只剩心有不甘的愤怒。

  郭囿看到他们继续追来,只好无奈起身顶着烈日逃跑,途中他脚下一滑,周围的沙子不断下陷

  他意识到自己是踩中流沙了,幸好有‘胶绳手,’手一甩长至两丈远,抓住一颗梭梭树,这才爬了出来。

  郭囿开始注意脚下,却是故意往流沙多的地方跑去,往往一踩即跃,不至于再次深陷流沙

  而严枭臣等人也不免其外,开始有人深陷流沙,但是胜在人多,一个抓一个,耗尽力气将人拖了出来。

  在他们救人之时,郭囿在巨柱仙人掌后躲藏了起来,在周围放下埋下铁钉,拿出水囊开始喝水吃锅巴

  “快,快,给俺来一口。”

  黄老九躲在包袱内也是热得直吐舌头,不禁探出头来要水喝,也吃起了锅巴。

  郭囿在等时机,等他们精疲力尽,才是他出手的最佳时机。

  此时严枭臣发现郭囿消失了,他知道对方就藏在周围,但凡四周围有可躲避之物,就令三人结行前去查看。

  郭囿听到有脚步声,知道他们果然前来探查,当即站在有钉子那边,那三人看见郭囿近在眼前,当下大喜,加快脚步冲了过来,并呼叫严枭臣。

  三人脚下本就被炽沙捂得火热,猛然一激灵,感觉脚底火辣辣,纷纷跌坐在地哀叫。

  郭囿脚下铲起扬向沙子三人,霎时视觉模糊,不禁微闭双眼,突然却见三粒铁罗衲飞射而来,一息间已在跟前,三人反应不及,胸口头部中伤,三命呜呼哀哉。

  短短几息间,郭囿出手干净利落,铁罗衲射出转身就跑,那边严枭臣看着三人就死在他面前,不禁怒急攻心,双眼血红。

  “郭囿小儿,我定要将你抽筋扒皮。”

  严枭臣怒吼,使出尽全力追击郭囿,登时便以拉近距离,剩余六人却是追赶不及落在了后面。

  严枭臣已经逼近,郭囿抽出柴刀,猛然转身一跃,‘巨力臂’比之前更粗胀狂野,凌空劈向对方

  严枭臣抽出砍刀到格挡,‘铿’的一声,震得的他虎口发麻,想不到此子竟有如此怪力,刀锋出现豁口

  反观郭囿手中柴刀,锈气斑斑,却全然无恙。自己手中刀乃皇上御赐,材质工艺自是不用说。却没想到竟出现豁口

  此等玄铁,此等铸件之技,竟用来造了把柴刀,当真败家。

  两人交锋竟势均力敌,严枭臣虽然是气海境高手比郭囿高出一个层次,但此时他已是饥肠辘辘,精疲力尽

  外炼皮肉筋之后,内炼骨脏髓,而后萃血境,之后在丹田形成气力,为气海,气海境分小海量、中海量、大海量

  严枭臣虽是中海量,但郭囿却是吃饱喝足,加上有明太子力量相助,硬碰硬全然不落下风。

  两人你来我往,均是身受几刀,说来话长,两人交战,不过几息尔,后面六人将要追赶上来,郭囿深知若是让他们来到情况将大大不妙。

  “严枭臣这是你逼我的,能死在我这招之下,你死的不冤。”

  郭囿话说完,漫天黄沙卷起丝丝旋风,然后一个碰撞一个,汇聚,他的身子逐渐拔高,四肢巨大,

  两息间已涨到丈六,古铜色皮肤在烈日下闪烁熠熠金光,气势威武,乌云压顶风雷卷动,如若怒目金刚临世。

  天色骤然暗了,大风起兮!!!

  ‘呼呼呼。’

  旋风黄沙碰撞融聚之下,形成一股庞大飓风,在风的助力下,流沙也不安分,毒蝎子、响尾蛇出洞而来,寂灭一切的沙尘暴来了······

  看着郭囿陡然变得巨大,严枭臣阴鸷的瞳孔手缩了缩,面上冷静心里却是震惊万分

  他见过魁梧壮硕之人,装模作样的术士,用剪刀做武器的,手掌出寒冰的,自宫的,却不曾见过此种功法。

  “定是迷惑妖术,一起上。”

  后面六人见到郭囿丈六金身模样,此刻沙尘暴将起,漫天黄沙飘扬,更是衬托出雄伟身姿,震惊流露言表,严枭臣冷喝一声,领着众人疾驰而上。

  郭囿此刻也并不好受,自身肉体如同被拉扯的拉面团,无法支撑不了太久

  见他们冲将而来,此刻严枭臣七人在郭囿眼中如同小孩,不过他们手中刀锋却是仍旧锋利。

  七人包围而上,遥相呼应形成阵法,一攻即撤,进退自如,当郭囿攻向哪一个,那人当即撤退

  后面左右猛然而上,砍上几刀,七人如同收缩的血滴子,可大可小可进可退可防可守。

  郭囿无可奈何,七人知道他皮肤坚韧,专门只攻向脖子,腋下等薄弱处,岩石也会在这重复的抽砍下碎裂。

  郭囿不再防守,借助狂风双手刨起大量黄沙扬向七人,黄沙盖得满身,双眼模糊,郭囿迅速盘下一扫。

  两人当即被踹飞,趁此时连根拔起大枯树,横扫而过,三人人纷纷被击飞,落入流沙之中,五疯狂挣扎,蝎子毒虫当即包围而上。

  此时剩下两人,对于郭囿却是无从下手,他挥舞着大树两人无法近身,两人已是身心疲乏。

  “将军快走,我来挡住他。”

  那方脸官兵挡在严枭臣,着急劝诫离开。

  严枭臣一把推开方脸官兵,怒喝道:“你给走。”

  那方脸官兵身子踉跄,却是没有离开。

  郭囿感觉身子已经逐渐缩小,猛然进攻,一下将方脸官兵拍进流沙之中,枯树也跟着飞了出去

  身子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没带停留,抽出柴刀疾驰向严枭臣,巨力臂显现,一跃而起猛劈向对方

  ‘铿'

  严枭臣手中宝刀断裂飞出,刀光划过脸庞,他怔怔站立而后踉跄滚落进流沙之中。

  郭囿右巨臂缩回原来的样子,他体表渗透出密密血珠,现阶段用这招还是有些勉强。

  看着沙尘暴已来到,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踉踉跄跄跑到棵树下,紧紧抱住。

  狂风伴随黄沙呼啸而过,遮天蔽日,不久之后一切恢复平静,郭囿半个身子被掩盖,费了老大劲从沙里出来,抖落身上沙子。

  现在身上没水没干粮,只剩一只黄鼠狼

  他必须找往回走,不然不是饿死就是渴死,辨别了下方向,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步履蹒跚。他的意识逐渐模糊,似乎看见前方有个白衣人,在作画,画的是副漫天黄沙席卷天地,而画中有棵老树,树下有个人,紧紧抱着,郭囿晕倒在地。

  黄老九从包袱里窜了出来,蹦着身子挥舞双爪,朝着那白衣人大喊救命。

  郭囿从朦胧中醒来,他感觉到阵阵凉意,眼前绿意盎然,挺起上身,‘哗啦’的水珠滚落

  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一般,令他萎靡不振,掬起水洗了把脸,精神了许多,这水很清澈,能够看见自己赤裸下半身

  郭囿惊呆了,连忙左右看了看,他看见那白衣人背对着他,依然在作画,对于郭囿的醒来似乎浑然不知。

  看见旁边就是自己的衣服,郭囿松了口气,拿起衣服跃出水面,连忙躲进旁边树丛中,穿起衣服。

  穿完衣服之后郭囿略微安心,发现身后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看来他是在一处绿洲之内,这时他想起黄老九哪去了,不会丢了吧!

  对于郭囿刚才的动静,那白衣人依然没转过身来,一手拿笔一手拿颜料盘,缓缓作画,郭囿缓缓走近,抱拳刚要说话,却被打断

  “嘘。”

  那白衣人转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那白衣人面如冠玉,丰神俊秀,任何少女看眼定要神魂颠倒。

  白衣人转头继续作画,郭囿往画架上看去,他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画面上,黄老九正侧躺,姿态妖娆手中那窜葡萄正要放入口中,郭囿往前看去,黄老九正摆着与画上一样的动作,一动不动,看见郭囿,挑了挑眉头,算是打过招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