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魔改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8章 中外论调,自由心证

魔改全世界 燃冷光 2068 2019.05.11 00:00

  中世纪风格的卷帘遮住了阳光,让室内显得有些昏暗。

  弗拉基米尔站在窗边,透过间隙看向窗外。

  直升机停机场,泳池,花园暖房,鸟舍,塑胶跑道,击剑场……

  他现在很纠结,顾虑着许多问题,头发一根根地掉,有点秃顶的趋势。

  连体内的超能细胞,都无法扭转这种倾向。

  成为金瞳者,很好,说明他气运昌隆,君权天授。

  可是……

  变成吸血鬼?

  或者说,血族?

  可以预见,如果这一重身份曝光之后,他会迎来多少挑战者和野心家。

  人民能接受一名金瞳者作为最高执政官,甚至将其视作命运,却无法接受一个血族作为掌权者。

  这种秘密,不能跟任何人分享。

  哪怕是最信任的智囊团,也不行!

  谁知道那些家伙是否会因为利益出卖自己?

  弗拉基米尔花了两天时间,才终于把内心深处那点侥幸心理彻底抹杀,客观理智地分析了眼前的情景。

  咚咚咚。

  “执政官先生,您的午餐到了。”

  管家的声音优雅到近乎虚伪,像极了贵族吟唱史诗所用的咏叹调。

  弗拉基米尔凶眉微展,面上浮现出一抹不耐之色:“不吃,别来烦我!”

  “如您所愿。”

  管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高度的烈酒,咬开瓶口,咕噜噜灌下去半瓶,弗拉基米尔面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红色,眼里的愁云也逐渐散去。

  伏特加对他而言,等同于血液对吸血鬼。

  脑海之中思绪纷飞,弗拉基米尔稍加思忖,找来一柄小锉刀,对着落地镜张开口。

  将锉刀按在獠牙上,上下拉动起来。

  滋滋滋……

  滋滋滋……

  弗拉基米尔一点点把突出来的獠牙磨碎,磨平,试图让它们看上去,像是正常人的样子。

  这样的自残,可比普通人的牙痛来的要猛烈十倍!

  堪称在给自己上刑。

  受损的牙神经,将痛觉讯号传输给大脑。

  弗拉基米尔痛苦地靠在衣柜旁,发出一声低吼。

  他感觉像是有无数小刀片顺着上颌骨钻入面骨,一点点渗透到自己的大脑深处。

  这是酷刑!

  他痛的面部肌肉抽搐,手上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歇。

  滋滋滋……

  滋滋滋……

  一颗獠牙,终于磨平了!

  将染血的锉刀丢在地面上,弗拉基米尔痛的半边脸都麻木了。

  缓了一会儿之后,他吐了两口带血的口水,将嘴里的獠牙碎屑带出来。

  “该死……要是有麻醉剂就好了……”

  想要麻药,很简单,随便吩咐一个跟班,用不了半个小时,他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他不愿意留下任何破绽!

  弗拉基米尔喘了两口气,重新捡起锉刀,在窗帘上擦了擦,开始磨平另一颗獠牙……

  ……

  工作一整天,完成了人体魔改灵感记录、知识积累和幸运儿奇遇派发的日常后,颜安青回到宿舍。

  懒得打开电脑,索性就直接躺在床上,用手机在网上水帖。

  他登录的是一个名为“国际化超凡组织交流论坛”的网站。

  这是个民间组织,由最狂热的憧憬者们共同出资出力组建的,专业性不如“廉贞世界”,却也有其可取之处。

  颜安青点进“国际资讯”板块,顺手打开了置顶的帖子。

  《(搬运·韩国·KR论坛)丹麦第一位血族的出现,证明了大韩国运昌盛!》

  主楼的内容不用看,多是自吹自擂,截图里的评论翻译,才是真的有趣。

  “那个叫麦德斯·科尔森的丹麦人,也是在腥红之月后很久很久,才转变成金瞳者的吗?”

  “已经证明消息为真了。”

  “麦德斯和崔尚焕,果然都是都是继承了‘神话基因’的幸运儿啊!”

  “感觉楼主说的有点道理,丹麦的那边是血族,那么,崔尚焕呢?”

  “尚焕欧巴,一定是高等精灵!会用魔法的那种!优雅,高贵,英俊!”

  “呵呵!崔尚焕那厮,就是导致腥红之月事件的真正幕后黑手吧?”

  “+1,个人认为,血月也好,金瞳症候群也罢,甚至包括后来的印渡湿婆神事件、华国黑白无常事件,所有一切的超自然事件,都是崔尚焕这个家伙安排好的啊!

  “是了……我也这么怀疑!”

  “听说崔尚焕似乎很推崇那个叫颜安青的华国科学家,大家不觉得奇怪吗?最近好多事,都跟颜安青有关,光谈气运的话,也未免太巧了吧!”

  “睿智的我,早已看穿一切!真相只有一个!崔尚焕就是导致世界变化的幕后黑手,把颜安青推上前台,只是想要让那个华国科学家帮他吸引注意力!”

  “大家都说的好有道理!崔尚焕有这么强的能力,也不知道上缴国家,为大韩做贡献,只晓得自己到处装逼,真是个崇华媚外的狗韩奸!”

  “如果尚焕哥有这能力,一定会弄死你们这些阴阳怪气的家伙。”

  “脑残粉真恶心!抵制崔尚焕!国民有责!”

  看到这里,颜安青关掉了这个帖子,开始寻找科研领域的前沿情报。

  所有匮乏实锤证据的猜测,推理链大多如此。

  盲人摸象,各执一词,却又无法说服持有反对观点的人,大家都认为自己才是掌握真理的智者。

  就像狼人杀和天黑请闭眼游戏,同一套逻辑理论,可以用来证明一名玩家的清白,也可以用来咬死那人是头铁狼。

  反转,再反转。

  自由心证,结论全凭说服力、观察力和个人气场等特质,结果如何,倒是和推理逻辑关系不大。

  所以,对网上的任何猜测,颜安青都不放在心上。

  哪怕偶尔有一两个人猜到真相,断定颜安青才是导致世界骤变的人,又能如何呢?

  跳起来锤自己膝盖?

  也不算自信狂妄。

  实际上,猜到真相的少数人,刚刚提出自己的观点,立刻就会被无数辩论大佬旁征博引、举例反驳,呵斥的哑口无言,心态爆炸。

  这些人要么认怂断网,默默离开键盘,将战败的怒火发泄在身边的亲朋好友们身上;要么当场破口大骂,开始对不同观点的人进行人身攻击,成功惹来权限狗的禁言。

  这时,颜安青的视野边缘,浮现小熊猫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