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文艺青年社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 初遇李某某

文艺青年社 吃蘑菇怪 2906 2020.03.27 01:10

  言川看了看表,马上下午五点整,他起身收起刚刚读过的《白夜行》,走出了房间,轻轻关上了门。每周五下午,他都会帮辅导员值半天班。他穿过楼道走出教职工楼,发现正门旁有三个人瘫软在长椅上,其中唯一的男生有气无力的向他招了招手。

  “房子找得怎么样?”言川走过去问道。

  “不怎么样,去了附近三家房产中介公司,看了八九套房。环境合适的价格高,价格合适的户型小。我把标准说的应该很明白了,月租1500以下,至少三室一厅,只要求水电正常,一件家具没有也可以。中介说1500想租三室的房子,亲妈都不租。把三室拆开单租,每间月租600,还能租1800呢。而且中介的房源根本就没有空房,家具都齐全。基本没有适合我们的房。”说话的是若男,他坐在其他两人的中间。若男把头仰在长椅靠背上,闭目养神。疲惫让她失去了往日的朝气。

  “而且都是要求押一付三,第一笔就要交五六千块。我一个月生活费只有1200块。”大鹏说着摊开双手,“我早说租房不是个好想法,我们都还是十八九的孩子,刚成立个什么社团就想着租间房自立门户,开什么玩笑,我们连收入都没有。俗话说的好,步子迈大了,容易扯到蛋。”

  “大鹏放的屁也不是全无道理。”言川说道。他不喜欢中途放弃一件决定好的事。

  “但我们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坐在另一边的传琪向前伸出手,手里捏着一小打卡片。

  “这是什么?”言川问。

  “中介所里的人给的名片。”传琪蹲在长椅前,摆弄着手里的名片,说道:

  “你看,我们要找房子,现在有了。”她边说边向其他人展示自己搭的房子。

  “哇!还是个别墅!你真是幼稚的可以,简直比我还幼稚。”大鹏不屑的说。

  “这件事先放一边,大家还是准备晚上的公开课吧。”

  说罢,大家分头回到了宿舍。“就这样搁浅了么?”言川想。要想租房,必定要有足够的收入交房租。据他了解,大学时打工的收入微乎其微。不是去发传单,就是被某个厂家叫去充当廉价劳动力,距离租房的标准还差得很远。说到底,文艺青年社需要的是能够静下心来的创作环境。难道能找到房的途径只有靠中介吗?倘若退一步想,要解决创作环境的问题,必须要租房才能解决吗?

  言川在宿舍里没有发现阿泽的身影,便询问了志远关于阿泽的去向。志远说他不清楚,并要求舍友上完课回来时带一包烟给他,他从早到晚一直玩着游戏《魔兽世界》,说话时头都没抬一下。张志远174cm的身高,体重竟然达到了夸张的216斤,一副标准死肥宅的模样。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他几乎只有玩《魔兽世界》这一个项目。除了飞速操作的手指和眼球以外,身上所有其他部位纹丝不动。

  言川看到这种状态的张志远,心中便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业!如果一个人在大学四年里一直沉浸在魔兽世界里,当他毕业时,对于即将要面对的人类世界,他也许真的会成为一只格格不入的魔兽。

  ——————————————

  第二教学楼一层105号教室,是专供学生们上公开课的阶梯教室。即将要上的是思修课,教室里坐满了艺术院的学生。

  大鹏环视了整个教室,向坐在旁边的言川说道:“阿泽没有来上课,不会出什么事吧。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他手机一直关机。”

  “也许还在失恋的阴影里,第一次失恋,可以理解。”

  二人说完,便把目光投向了舞蹈和音乐专业的女生们身上,低声且激动的讨论起来。

  这时,一个上了年纪的男老师从门外走来,喧哗的教室顿时安静了很多。按照惯例,课前点名。公开课总会有一些学生旷课。当老师点到张志远的时候,无人应答。老师俯下身,和边上的几个同学交谈了一番,确定张志远没有辍学后,便在若干个叉的后面又画了个叉。

  与其说是思修课,不如说是一场催眠课。面对沉睡一半的学生们,思修老师早已司空见惯。年长的老师凭借着多年授课的经验,镇定自若地讲完了第一堂课。他心里明白,如果实在改变不了学生们的上课心态,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自己的授课心态。

  第一堂课结束了,醒着的同学几乎都走了,留下的显然更多。

  言川和大鹏二人坚持上完了整堂思修课。当老师宣布下课的时候,同学们相继从睡梦中醒来。大鹏延展着双臂,伸了个惊天大懒腰,感叹道:“上完思修课,感觉心灵得到了一次彻底的净化!”

  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途中,言川看到了驻足远眺的传琪,她好像在等待室友一起回宿舍。

  “下午在外面我就想问你,你脖子和额头上好像有血印,虽然很浅,肉眼也能看到。怎么回事?又打架吗?还是被欺负了?”言川上前问道。

  “当然没有,也并没有被欺负。宿舍有虫,飞到身上会很痒,血印都是我自己挠的。”传琪说道。

  “那就好,是我想多了,我先走了。”说罢,言川便回身向教学楼外走。身边的大鹏已经不见了,应该追随着某位女孩的发香走远了。

  这时,言川的电话响了,是阿泽打来的:

  “阿泽?”

  “下课了吧,我在乌托邦咖啡屋,你和大鹏一起来吧。”

  “大鹏先回去了,我也不去了,累了。”

  “你一个人也行,给你介绍个新朋友,你应该会感兴趣。”

  “我一会就到。”

  言川放下了电话。如果是以前,诸如“给你介绍个新朋友”一类的理由,言川绝对不会为此付出行动,被动认识的朋友大多都会变成一面之缘。言川去赴约完全是因为阿泽正处在失恋期。

  已经是深夜九点十五分,言川决定快去快回,毕竟离宿舍熄灯只有一个多小时。他推开咖啡屋的大门,看见阿泽坐在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对面。男子带着黑框眼镜,脑后梳着一个十厘米长的小辫。他身穿boy休闲套装,脚上一双耐克的纯白板鞋。在他们的咖啡桌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言川进门时,二人正聊得眉飞色舞。

  听到了开门声,阿泽便起身相互介绍,得知男子叫李某某,心想,好奇怪的名字。随即和男子礼貌性的握了手,坐在了阿泽旁边。

  “李兄是网络小说家,我要当漫画家,算是同道中人。”阿泽说道。

  “这个‘家’我不敢当,只是个小说的作者而已。”李某某笑道,面对陌生人,表情有些害羞。

  “呦?我酷爱看网络小说,每天早晨我都会看。敢问李兄是写什么题材的小说?”言川顺着话题聊了起来。

  “我也是刚刚才开始写作,之前写过几天玄幻类的,发现这种题材不适合我的笔锋。便将笔锋一转,另开一书。现在写的是校园题材的。”

  “这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啊!更何况你这头回得够果断。”言川说完,感觉自己的行为略显夸张。

  “你猜李兄的小说名叫什么?”阿泽冲言川挑了挑眉毛。

  “叫什么?”

  “《文艺青年社》。”李某某答道。

  “呦呵?!竟有如此巧合之事?”言川有些惊讶,身子离开了靠背微微向前倾,两眼放光。

  “我也是偶然间看到他电脑里的这五个字,才上前和李兄搭上了话,果然是无巧不成书。”阿泽笑着说道。

  “敢问李兄在哪个平台上连载?笔名姓甚名谁?”

  “在起点阅读上连载,笔名叫......”李某某扶了扶眼镜,说道:

  “吃蘑菇怪。”

  “难道你开始说的那部玄幻小说,是不是叫什么....《秘法学院》?”言川恍然大悟。

  “是的。”

  “你的那部小说烂尾....不是不是......结尾结的甚是突然,真是打了读者一个措手不及啊!”言川差点说出心里话。

  “是烂尾!是烂尾!严格地讲,是没到结尾,就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不过新开的小说是写荒诞故事的,比较适合我的笔锋,这部我会坚持写下去。”李某某解释道,表情有些尴尬。

  “既然你要坚持写下去,那我一定会拜读。”

  “其实叫你来还有另一件事,租房找的怎么样了?”阿泽话锋一转。

  “若男她们今天去看了好几家,结果不太理想。”

  “刚才我和李兄聊到这个事,他说,”阿泽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

  “他说如果我们想租房,他倒是知道有个好去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