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猎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顾金民

猎匪 ID不懂 2127 2019.05.17 00:04

  蒋文杰笑道:“道长,你看到了,又能怎么样,没看到又能怎么样,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伸手指着萧昊五人:“他们一开始就是我的猎物,刚才的事,只是玩弄猎物而已,你见过一上来,就咬死老鼠的猫吗?”

  清风道长摇头叹息:“你只是为了玩,就要拿走别人的命,是不是太过蛮横无理了?!”

  蒋文杰:“哈哈哈哈!蛮横?无理?强者对弱者需要讲道理吗?!”

  清风道长:“那我比你强,是不是也可以随意取走你的性命。”

  蒋文杰肯定道:“当然了!不过道长你考虑过,杀了我的后果吗?”摊开双手,不做任何防御,动作很明显,把自己的命给出去了。

  “我死了!你知道这个城里,会有多少人为我陪葬吗?道长,你敢不敢试试呢?哈哈哈····”蒋文杰疯狂的大笑,指着萧昊五人:“我杀了他们的后果,我能承担。但是,你杀了我的后果,道长你能承担吗?!嗯?!”

  清风道长皱着眉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滚刀肉’心中暗道‘这个蒋姓男子,不简单。’

  清风一生,什么人没遇到过,就算是大奸大恶的不法之徒,见到他的实力,都吓得慌张不已,害怕被他一掌灭了。

  可是今日,他却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威胁了。蒋文杰之前的话,很明显的表达出‘你敢杀我,我就拉一大群人陪葬,你敢不敢试试。’的意思。

  不怕死的人,清风道长也见过很多,但是像蒋文杰这样的,不但自己不怕死,还敢拿一群人的性命威胁他的人,清风道长还真没遇到过。

  这也算是掐中了,老道士的死穴了。清风道长一生,都在救死扶伤,锄强扶弱,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从不主动杀人,也更加不愿,杀一恶人,连累更多的无辜。

  蒋文杰看着清风:“道长,你也别想着,偷偷的杀了我。除非你能一天之内,把我蒋家的势力,连根拔起,不然只要我有个三长两短,那么我今日说的话,就一定会实现。所以,道长你最好保佑我长命百岁,哈哈哈···”

  ‘无赖’可能说的就是,现在蒋文杰这样子的,清风道长活了一甲子,今日也算是长见识了。

  清风道长摇头叹息:“‘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何谓无知;善报恶报速报迟报,终须有报。’蒋道友好自为之。既然道友愿给老道一个薄面,那么老道先行谢过。”

  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萧昊五人:“哎!老道孤身一人,势单力薄,只能为你们争取这一天的时间·你们···”

  “道长不用说了,我萧昊,先行拜谢道长的救命之恩。”萧昊打断老道的话,然后跪地拜谢,抬头说道“萧昊明白道长的苦衷,救命之恩来日必报。”

  随着萧昊跪地拜谢,李牛几人也跟着跪地磕头。老道士伸手微扶,面露微笑说道“小朋友们,以后多多保重,有缘再见!”

  再转身,对着蒋文杰说了一句道家口号:“福生无量天尊,希望蒋道友,能守信用。”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蒋文杰看着老道远去的背影,一脸的阴狠,默默地在心里说道‘老东西,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说不怕是假的,他还真怕老道士,不顾一切要先杀了他。不过,拿无辜的人地生命来威胁一个道士,他赌对了。

  回过头对着萧昊五人说道:“我说话还是守信用的,你们可以逃了,希望你们跑的够快,够远,别被我抓着。哈哈哈···”

  蒋家是这源溪县,最大的家族,家中有一百多护院,几十匹马。他不信萧昊五人,靠双腿能跑过马,这也是他敢放他们一天时间的原因。

  说完,蒋文杰就带着李劲和几名家丁走了。围观的百姓,自动的让出一条路,生怕惹着这位。

  萧昊看着离开的蒋文杰,对着桂花几人道:“我们赶快走,报完官就马上出城。”

  李牛几人点头“嗯!”一声,相互搀扶着离开。

  远处蒋文杰,对着家丁小声道:“你带几个人换身衣服,跟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是,少爷。”家丁回道,然后偷偷的溜进旁边的一个巷子。

  下山虎-李劲,看着前面的蒋文杰,眉头一皱。他觉得没必要再继续为难这几个乡下佬,胸口的伤,裂开的骨无一不告诉他,那个老道士不简单。

  但他也了解蒋文杰,聪慧,勇敢,胆大,心细,做事雷厉风行,李劲还是很看好他的。在他看来蒋文杰唯一的缺点,就是对女人很变态,经常虐待女人,用尽各种手段,玩够了就扔给他,让他处理,至于怎么处理,蒋文杰从来不过问。

  但只要是蒋文杰看中的猎物,就没有逃掉的,至少目前为止,没有!

  ···················

  八月的天气炎热,县衙内,刘善一路小跑,来到书房外的时候,他已经满头大汗。

  “大人在不在书房?”刘善问守在门口的衙役。

  衙役神秘一笑,小声的对刘善道:“刘师爷,大人在呢!你如果要找大人,现在可能不太方便,刚刚五夫人进去了。嘿嘿···”

  “唉!”刘善叹息一声,伸手准备敲门,可手刚抬起来,就把衙役给拦住了。

  衙役不解道:“刘师爷,你干嘛?这个时候,要是扫了大人的兴,我可担待不起的。”

  “你给我一边去,我有急事与大人相商,耽误了正事,你更吃罪不起!滚!滚!滚!出去守着大门,不叫你别回来。”刘善着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大人还有心思玩什么闺房之乐。

  “是!”衙役回应道。他才不管什么急事,天塌了,还有高个顶着。只要扫了大人雅兴这事,不会怪到他的头上,他就放心了。

  “笃笃···笃笃···大人!大人!出大事了,快点出来啊!”刘善打发走衙役,马上敲门叫喊。

  刘善刚叫了一遍,就听见书房传出一阵压抑的怒喝:“干什么呢?什么事,不能等会说吗?!吵什么吵!”

  刘善着急道:“哎呀!我的大人啊!出大事了,这可关系到大人你的前途,甚至于生命的大事啊!”

  听了这话,书房里传出一阵,‘乒乒乓乓’像是桌椅板凳被撞到的声音。

  不一会儿,书房门开了,走出一位衣衫凌乱,头发蓬松的妖艳女人。这女子走过刘师爷身边的时候,冷哼一声,像是怪最刘师爷坏了她的好事一般。

  刘善可没时间搭理她,侧身入内,一进书房,就看到满屋狼藉。一个身穿官服,头戴官帽,留着山羊胡,年岁四十有五的中年男子,坐在书案后,脸色难看的盯着他。

  “刘善!发生什么事,叫你如此慌张,你最好给我讲清楚,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中年男子,语气不善道。

  这个中年男子,名叫顾金民。源溪县县令,也就是源溪县最有实权的人。

  刘善说道:“大人!真的出大事了!西岭山流水村,和树湾村两个村子,都被人屠杀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