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逻辑游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结伴同行

逻辑游戏 拼命码字 2130 2019.10.19 20:25

  没有任何犹豫,周义直接迈向了左边的走廊,玩家的心理千变万化,更何况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女玩家。

  自己要是找过去,指不定会被她当成这座城堡的幽灵鬼怪来着。

  在这样的前提下,前往左侧的走廊反而是目前最合适的方案。

  提着油灯,周义沿着女玩家一路上奔跑所留下的痕迹,来到了一处房间的门口。

  房门半掩,地面上有着一串凌乱的脚印,一大一小,看起来不止那个女性来过,第三名还未出现的玩家也在这里逗留过。

  里面是什么?

  周义盯着房门上写着的杰克字样,隐约猜到了这里是杰尔斯家族四人当中儿子杰克的房间。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尘封已久的灰尘夹杂着发霉的味道便涌进了他的鼻子里。

  提着油灯,周义看到了地上的一只摇椅木马,画像上的杰克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会玩这个也是十分的正常。

  除此之外,房间左侧的墙壁上是一座书架,不过上面的书不多,都是一些简单的儿童读物。

  周义提着油灯浏览过书架上的书本,当他将灯放低,想看看书桌上有什么的时候。

  一张苍白的,带着诡异微笑的脸庞却突然间映入了眼帘。

  “我TM...”

  周义被吓得倒退了两步,整个心脏瞬间猛地抽动起来,后背一下子就被汗给浸湿了。

  那是什么鬼东西?

  稍稍缓和了下自己内心的恐惧以后,周义提着油灯再一次走了上去。

  那张脸庞再一次出现在了面前,只不过这回周义总算是看清楚了它的全貌。

  是个大型的木偶娃娃,穿着小孩的衣服,金色的头发,淡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像是以前马戏团里拿来表演木偶戏用的。

  小孩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个?!

  周义盯着这个木偶苍白脸庞上的诡异微笑,有些头皮发麻,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物品。

  不过他发现,在木偶身下的桌面上,好像放着什么东西。

  提起木偶的身子,周义将油灯凑近了桌面,一层淡淡书本印记的出现在了视线当中,虽然被一些灰尘掩盖,但还是被他看了出来。

  很明显,这里原来放着本书,却被人给拿走了,而且还特意把痕迹吹淡,用这只木偶来掩盖.

  他的怀疑对象,自然就转移到了另外两名玩家的身上。

  而且很大的可能,是那名还未露面的隐藏玩家。

  要是那名女玩家的话,她总不会被自己布置的娃娃给吓到吧?

  周义肯定的点了点头,又将油灯转向了另一边,杰克的床上。

  陈旧的棉被被掀开了,从床上遗留的痕迹上看,那个木偶娃娃原本是放在床上的,后来才被人转移到了书桌上。

  那个玩家不简单!

  周义盯着这个现场,脑袋里甚至能够脑补出对方在进入这个房间以后,从发现那本重要的书,然后又冷静的用床上的木偶将其掩盖起来的过程。

  很明显,那本书肯定是一个关键的线索,所以他才不想让其他玩家发现自己拿了它。

  看来自己在这场逻辑游戏里的进度,已经远远落后那个玩家了。

  周义有些惆怅的走出了这个房间,他盯着地面上杂乱不堪的脚印,突然间有了个想法。

  既然现在是那个神秘玩家取得了领先,那自己干嘛不反着对方的脚步去探查?

  跟着对方的脚步走,也只不过是去捡对方留下的线索而已,根本不会有其他的发现。

  周义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盯着地面上的脚印查看起来,那个大的脚印是从自己来的方向进入房间内的。

  在房间里布置好一切以后,他并没有按照原路返回楼梯那边,而是继续向前走去了。

  如此说来的话,那个女玩家逃跑的方向应该还有线索没有被发现。

  让她歪打正着了吗?

  周义不禁有些替那个女玩家高兴,她肯定没想到自己仓皇逃跑的方向,竟然是最正确的路线。

  “看来自己目前是所有玩家里面最落后的那个了!”

  他自嘲式的笑了两句,这才朝着女玩家离开的方向寻了过去。

  但愿还有线索留给自己吧!

  然还还没等他找上门去,那名女玩家不知道为什么,又调转方向走了回来,微弱的油灯在走廊的尽头亮了起来。

  “你是,玩家吗?”

  她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在走廊尽头朝着周义询问,声音里带着些颤抖。

  她是被那个娃娃吓出毛病来了?

  周义听着她的声音,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刚才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被吓到了,她被吓成这样也不奇怪。

  “麻烦让一让,我还赶着去完成这场游戏呢!”

  周义走到对方的面前,盯着她眼泪汪汪的模样,虽然有些同情,但毕竟时间不等人。

  自己不去造成任务的话,那任务就会被另一个玩家捷足先登,积分可就没自己什么事情了。

  “可是……可是我怕……”

  她委屈的抓着周义的衣角,眼含泪光的向他祈求着,这要是一般的男人肯定就英雄壮志的答应了。

  不过周义可不吃这一套,他现在只想赚积分,为后面的大游戏做准备,好治好自己的绝症。

  “小姐,我也怕啊,但这是游戏,麻烦你松手好不好!”

  周义盯着她这幅模样,显得有些无奈,揪着她的手就要把她拉开。

  然而她却不为所动,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衣服:“鬼知道这场游戏这么恐怖嘛!”

  眼见周义脸上还是一副不想理会自己的模样,这名女玩家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歪着嘴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陈旧的信封。

  “那我跟你做个交易总可以了吧,我把这个给你,后面的路程你要带我一起!”

  她摇晃着那个信封,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

  “那是什么?”

  周义盯着她手里的那个信封,显得有些好奇,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关键的物品。

  “你先答应我带我一起,不然你可别想拿到!”,她得意的一笑,似乎抓准了周义好奇的心理。

  嗯………

  周义思索了一下,带着个竞争对手在身边虽然不太方便,但是如果能得到一个线索,那么对于深入这场游戏的了解,或许会有一些帮助。

  “没问题!”

  周义点点头,答应了她的交易,随即抽过了她手中的那个信封,只见上面用羽毛笔写着:

  “致我亲爱的莉莉丝!”

  莉莉丝…那不是杰尔斯的夫人吗?

  周义盯着信封上的内容,不由皱起了眉头,随即打开了用红蜡封住的信封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