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赵氏孤儿 【五更完毕!求收藏】

烽烟大唐 辰男 2147 2019.06.20 22:46

  那黑衣人也不答话,举起手中短刀便向赛冬面门刺去。

  赛冬举剑相迎,二人大战十数回合竟不分胜负。

  听到房中响动,四五个喽啰兵举着火把冲了进来,把房间照的通透。

  赛冬喝了一声,“守好门窗,莫教次贼跑了!”

  许是见人来了,黑衣人手下一个不稳,失了半招,赛冬得此良机,欺身上前,一剑向黑衣人右肩刺去。黑衣人躲闪不及,却是中了一剑,只听一声娇呼,女子手中的短刀掉在地上。

  “你是女子?为何行刺我耶?”

  众喽啰兵一拥而上,拿了这黑衣人。

  赛冬又问了一遍,那女子却是不答。赛冬上前几步,撤下女子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副姣好的面容,只见此女眉若柳稍,目如秋水,羊脂玉露杏腮雪,红唇微启吐芬芳,真是好一个美人儿。

  只见女子黑莓冷对,一言不发的怒视赛冬,赛冬一怔,挥了挥手,喽啰兵向后退了一步,“不知姑娘是谁,我与姑娘素未谋面,为何行刺于我?”

  女子哼了一声,道:“你害得我家破人亡,夫妻离散,此等大仇怎能不报?”

  赛冬拱了拱手,道:“我赛某堂堂男儿,行的端,走得正,为民除恶,日月可鉴,不知夫人官家何人?”

  女子冷哼一声,道:“我家夫君乃此县县令赵重德!”

  赛冬一愣,又道:“赵重德平素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不死不足以平民很,今日之事,赛某可以不追究,夫人且回!”

  说罢,赛冬一挥手,一众喽啰兵尽皆退下。

  女子上前一步,跪拜泣道:“官家,我不论我丈夫在外做了什么,还望大人网开一面,放过我家官人,我愿与官人远离此地做一平头百姓,以度余生。”

  女子哭的梨花带雨,身世可怜,赛冬思忖良久,咬了咬牙,道:“夫人请回,不是我赛某不愿成其美事,只是公私两断,万万不可开此先例,不然法度难明,百姓难治!”

  女子抹了一把眼泪,定定的看着赛冬,道:“我能否见我家官人一面?”

  赛冬点了点头,“这倒无妨。”

  女子再拜,起身向门口走去,等到门边,道:“还望大人体恤,无伤我家幼子。”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赛冬不知女子何意,摇了摇头继续看桌上的文案。

  天明时分,只见一喽啰兵闯了进来,赛冬厉声喝道:“何事竟如此慌乱?”

  只听喽啰兵道:“二当家,昨夜那女子和赵重德双双死在狱中!”

  “什么?”

  赛冬一下站起身来,向牢房走去。

  来到狱中,只见赵重德与女子双双趴在桌上,桌上摆着一桌酒菜,一个仵作上前道:“他们二人服用了剧毒。”

  赛冬叹了一口气,道:“真乃贞洁烈女,将此二人厚葬吧。”

  回到厅中,一个老妈子领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走了过来,男孩生的眉清目秀,甚是可爱。赛冬问道:“这就是那赵重德独子?”

  老妈子跪拜道:“正是。”

  赛冬上前几步,蹲在男孩身前,道:“此子伶俐,日后定是国家栋梁。此子换做什么?”

  老妈子道:“赵永福。”

  赛冬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欲将之改为赵元朗,并收做义子,不知意下如何?”

  闻言,老妈子欣喜异常,急忙拉着男孩的说,说道:“元朗,快叫义父。”

  男孩看着赛冬,怯生生的叫道:“义父。”

  赛冬笑着摸了摸男孩的脑袋,正在这时,石玉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看到赛冬一脸喜色,问道;‘二当家何事如此高兴?’

  赛冬指着男孩,道:“此乃赵重德之后,如今二人身死,我收其为养子,唤作赵元朗。”

  闻言,石玉大惊,“什么?赵元朗?”

  “石兄,有何不妥吗?”赛冬一脸疑惑的问道。

  石玉摆了摆手,面上虽然平静,但心里翻江倒海,作为后世人,石玉自然知道赵元朗三个字代表的含义,宋太祖赵匡胤字元朗!

  石玉不由多看了男孩几眼,只见男孩眉目清秀,多有灵气,这不会就是那个宋太祖吧?不过时间好像对不上,早了些。

  突然,石玉心中一动,莫不是自己三人的出现改变了原本的历史进程?

  石玉不禁想到黄巢临死前说的气运加身,偷天换命!

  石玉思忖片刻,道:“不若唤作赵匡胤,字元朗。”

  赛冬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名字,拍手叫道:“好名字,就叫赵匡胤好了!”

  石玉看着小赵匡胤,心中腹诽,如果真的改变了历史进程,那么是不是可以有幸得见周世宗柴荣亦或是一代大诗人李煜?

  想到这,石玉眼中满是火热,如果有了这些人的存在,那这次的穿越倒也有些意思。

  赛冬摆了摆手,老妈子带着六岁的赵匡胤去了内院,石玉问道:“怎么不见大当家以及顾兄等人?”

  赛冬笑呵呵的说道:“如果一切顺利,此时应该回来了。”

  看着赛冬,石玉张大了嘴巴,说道:“该不会是连夜攻打其余四县了吧?”

  “然也!”

  正欲说话,只听外间马嘶人喊,赛冬道:“回来了!”

  果然,只见朱猛、顾方、李雍三人身披重甲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三人脸上尽是喜色,赛冬二人急忙迎了上去。

  只听李雍端起桌上的茶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大笑道:“痛快,真是痛快,哈哈哈!”

  顾方也在一旁附和,道:“二当家神机妙算,兵不血刃便拿下四县,如今大事已成1”

  赛冬翻看着手中的户籍册,脸上满是欣喜,四县加上江渔县人口近万户,不仅兵源、粮饷有了着落,更关键的是有了一块自己的地盘。

  石玉看着众人,道:“为今之计,当请朝廷受封官爵。”

  闻言,李雍拍案而起,“莫不是要与那些贪官污吏为伍?”

  赛冬止住李雍的话,说道:“石兄第所言甚是,虽然朝廷昏聩,但天子仍在,若是没有一个名分,迟早会让人得以口实。”

  李雍一拍桌子,恨道:“莫不是还要把那些银子给了这些狗官?”

  赛冬摆了摆手,道:“明日我去都督府讨官,县中大小事务还有烦各位兄弟。”

  几日后,赛冬用五万两银子换了一个长史的五品官爵,统管江渔等五县,赛冬下令轻减徭役,治下一片欣欣向荣。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