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夜探赵府 【第二更】

烽烟大唐 辰男 2149 2019.06.19 12:58

  光景不好,酒楼里三三两两坐着几个客人,生意惨淡至此,酒保支着脑袋趴在柜台上打瞌睡。

  “小二,切三斤熟牛肉,再炒些小菜,来一壶酒。”赛冬道。

  酒保惊醒,见赛冬衣着不凡,料定是一个大主顾,忙应了一声,向厨房跑去。

  二人在角落处坐下,赛冬盯着年轻人问道:“表弟,你这些年过的可好?姑姑身体可好?”

  年轻人叹了口气,道:“前年,娘亲患了重病,幸得遇见赵老爷,这才救了娘亲一命。”

  “那姑姑在此间否?”

  季青摇了摇头,“我已经有些日子没见过娘亲,为了报答赵老爷救命之恩,我自愿到这赵府为奴为仆,旬月会收到娘亲寄来的家信。只是这番,已经三个月了,迟迟没有收到娘亲的书信,我心中忧虑,几次请假回家探望,但赵老爷就是不许。唉。”

  赛冬心头一动,思忖: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无妨,我这就去姑母家走一遭。”

  季青躬身便拜,“弟拜谢表兄。”

  赛冬急忙搀起季青,道:“都是自家亲戚,无需多礼。”

  酒保端了个托盘走了上来,摆下一盘熟牛肉,放下一壶酒,又盛上几碟小菜,陪笑道:“两位爷,请慢用。”

  赛冬摸出三两银子放到桌面上,问道:“够否?”

  店小二笑着拿起银子,口中忙道:“用不了,用不了这些银子。”

  赛冬摆了摆手,道:“剩下的算是给你的赏钱,下去吧。”

  店小二弯腰答谢,“多谢大爷赏赐,您请慢用。”

  说着话,小二便退下了。

  二人多年未见,不觉贪杯,酒过三巡,季青摆了摆手,道:“表哥此番来见小弟,不知有何要事?”

  赛冬又倒了杯酒,一口喝下,这才开口道:“不瞒表弟,此番到此,却有一事。前阵子听人说这江渔县出了个神箭手,表兄料定是你,便来查看,一则共叙兄弟之情,二则却有一不情之请。”

  “表哥但说无妨,只要弟能力所及,定在所不辞。”

  赛冬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如今表哥早已落草为寇,更是做了那燕云寨二当家!”

  “什么?表哥便是那小诸葛,我只当同名同姓,却不想真个是表哥。”

  赛冬轻笑,又道:“当今圣上昏聩,滥用奸佞小人,以致百姓苦不堪言,而地方贪官恶霸横行,比那黄巢更甚三分。远处不说,单说这江渔县三害,市井百姓无不痛恨,乃有人说愿与三害同归于尽。兄虽落草为寇,但未做过那伤天害理之事,堂堂三尺男儿,岂不为万民者乎?况弟党史豪杰,安能做贼人鹰犬?”

  闻言,季青面带羞愧,久久不语,半晌,道:“我素知那三害乃当杀之人,但赵老爷于我有大恩,岂能背乎,成不忠不孝之人耶?”

  赛冬见季青言辞恳切,只得叹了口气。

  良久,季青又道:“表哥请放心,我愿做那三国关公,当初我曾答应赵无良三件事,一则箭杀蔡久,二则灭顾家庄,只余一事,此事若定,弟定投那翠峰山!”

  赛冬叹了口气,也只得如此。

  二人又各叙己事,皆是唏嘘不已。

  红霞垂地,二人执手话别,眼中含泪,不忍离去。

  “表哥保重!”

  “弟亦保重。”

  赛冬走出数步,肩头猛地被人拍了一下,当即大惊,冷汗直流。回身视之,却是石玉。

  赛冬长出一口气,拉住石玉向一条小巷钻去。

  “石兄可有朱兄下落?”

  石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赛冬宽慰了几句,说道:“兄有一事想请,不知当说不当说。”

  “二当家对石某有救命之恩,但有差遣,当全力以赴,二当家请讲。”

  “石兄说的那神箭手,乃赛某表弟,一则请石兄不要接怀前日之事,二则还请石兄夜入赵府一探究竟,赛某当去表弟家走一遭,那赵无良为人阴险狡诈,我怕我那表弟上当受骗。”

  石玉点了点头,“如此二当家保重。”

  说罢,石玉也不做停留,在城中寻了一家旅舍住了下来。石玉不便出面,又吩咐伙计买了身夜行衣。石玉躺在床上,静等夜深人静之时。

  蓦地,只听三声铜响,石玉猛地睁开双眼,扯出一条黑巾梦在脸上,从窗户跳了出去。

  石玉双脚轻点,就势翻了个筋斗,卸去冲力,一翻身,径朝赵府掠去。

  石玉摸至赵府门前,只见两盏灯笼高挂,两个守门人正无精打采的打着瞌睡。石玉紧贴高墙,轻手轻脚的来到一棵两丈高的树前,纵身一跃,双脚在树干与墙壁上连点数下,人已经平平稳稳的站在院墙上。

  石玉从高墙上跳下,见前方灯光闪动,急忙藏匿身形,细细一看,却是五人一队的巡夜家丁。

  不多时,五人走近,石玉也听见了几人的对话。只听一人道:“老爷近日是怎么了?虽然那顾方很可能躲在燕云寨,但那厮还真敢杀上们来?这可真是苦了你我兄弟。”

  “小声点,别让人听了去,不然免不了又是一顿鞭子。”

  却听又一人道:“哥儿几个你们先走,我去放下水,去去便来。”

  一人打趣儿道:“我说赵三,你今天是怎么了?莫不是喝那小翠的奶水喝多了?”

  闻言,其余几人皆是哈哈大笑。

  那赵三啐了一口,也不答话,径直朝墙根处走去。

  几人吆喝了一声,“我们在前面等你,你快些!”

  赵三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自顾自的哼着小曲放起水来。

  正在此时,一把冰冷的匕首架在了赵三脖子上。

  “不要说话,不然别归我手下无情!”

  赵三陡然一惊,竟不觉尿湿了裤子。

  石玉压低声音道:“别试图喊叫,不然我定会划破你的喉咙,我只问你,那赵无良可在府上?”

  说话间,石玉手下稍一用力,一丝血痕便出现在赵三脖子上。

  赵三急忙哀求道;‘侠士饶命,侠士饶命,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石玉又问了一遍,“那赵无良可在府上?”

  赵三急忙道:“老爷昨日去了王将军府上,至今未归。”

  “那赵无良书房何处?”

  “后,后院西侧第一间!”

  赵三刚说完最后一个字,只觉得眼前一黑,变昏了过去。

  石玉定睛查看,见四下无人,瞄准方向向赵无良书房摸去。

  赛冬妙语说季青,孝子报恩为母计。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