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烽烟大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千夫莫敌

烽烟大唐 辰男 2193 2019.06.20 22:30

  只见远处飞来一骑,马上端坐一黑脸汉子,手持大刀,突入大军,壮汉大喝一声,敌军惊退,莫有敢敌者。

  有一参军拍马上前,只见壮汉手起刀落,一颗人头滚地,只是一合便杀了一名惨将。

  却说这人是谁?不是消失多日的朱猛又是谁?

  只见朱猛大喝一声:“三弟,我来救你!”

  朱猛纵马如飞,砍瓜切菜般斩杀了十数人,冲到石玉身前,却见石玉满身是血,朱猛大喝一声,跳下马来,紧紧攥着石玉的手,道:“三弟,我来了。”

  石玉此时也是双眼含泪,喜极而泣,道:“大哥!”

  朱猛扶着石玉上马,轻声道:“走,三弟,我带你出去!”

  王仁甫见又来了一二十个不知死活的反贼,冷笑道:“既然来了,就一个也别想走了!给我杀!谁能取其首级,赏银百两!”

  李雍也与众人回合,身上也添了几处刀伤。

  朱猛看着王仁甫,沉声道:“三弟稍等,且看我取那厮人头!”

  说罢,朱猛把石玉交给众人,翻身上马向王仁甫冲去。

  顾方拍马而出,喝道:“朱兄弟,我与你一起!”

  二人各持兵器在军中肆虐,竟无人敢接战。

  王仁甫脸色大变,喝道:“刀斧手何在?给我篮下他!”

  四五个小将骑马来接着朱猛,只见朱猛怒目圆瞪,手起刀落,便是一人落马身死,朱猛向后仰躺,躲过一人横劈过来的长刀,大刀一翻,斜斜劈下,只听一声惨叫,却也是不能活了。

  只是刚碰面朱猛便杀了两员小将。

  朱猛看着剩下三人,道:“你三人一起上吧!”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顾不得什么以多欺少,大喝一声迎了上来。

  朱猛喝道:“来的正好!”

  朱猛双手持大刀,狠狠的向先头那人劈去,来人举枪便挡,却不知朱猛勇武过人,刀枪相接,只是一个回合,只见那人双臂不支,被朱猛立劈为两半。

  剩下二人知道朱猛不能力敌,想要左右夹攻,朱猛冷笑一声,一跃而起,却是苦了那住下马,被两员小将斩中马背,长嘶一声,倒地不起。

  借着这个空档,朱猛大刀一挥,两员小将各断一臂,惨叫着跌下马来。

  朱猛抢来一马,一翻身,直冲向王仁甫。

  王仁甫不知朱猛如此了得,眼前一花,却是朱猛的刀劈下来了。王仁甫虽然贪名好利,但毕竟是武将出身,举刀便迎了上去。二人大战七八回合,王仁甫只觉得双臂发麻,大刀不慎从手中滑落。

  王仁甫丢了兵器,知道再打下去命不久矣,堪堪躲过朱猛横劈过来的大刀,拨马便走。

  有七八个士兵想要拦住朱猛,却被朱猛一刀劈死数人,其余人见朱猛真乃杀人不眨眼的魔王,都止步不前,不敢拦阻朱猛。

  朱猛举刀一看,手中大刀竟然多了几个豁口,朱猛捡起王仁甫掉落的大刀,放到眼前,却发现那大刀寒光四射,竟然完好如初!

  “真是好刀!”

  朱猛既得了一把好刀,径朝王仁甫追去。

  行不出百丈,却见一众村民绑着王仁甫走了过来。

  却是这王仁甫平日作恶多端,此时遭了报应,被众人绑了来。

  王仁甫见朱猛要杀自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便拜,“好汉莫要杀我,莫要杀我!”

  此时群情激奋,众人喝道:“杀了他!杀了他!”

  朱猛冷笑,“民意如此,如今你是不得不杀!”

  说罢,大刀一挥,血溅三尺,一颗人头滚滚,王仁甫却是死不瞑目。

  朱猛用刀举着王仁甫的人头,骑在王仁甫的马上,身后跟着数百村名,一同向城门口涌去。

  赛冬见朱猛果然杀了那王仁甫,不由的赞道:“真乃三国张飞、汉高祖之樊哙也!”

  笔者有诗赞曰:声如闷雷八尺刀,单枪匹马挂锦袍。千人军中斩敌首,乱世英雄数今朝!

  朱猛来到众军前,喝道:“尔等还不束手投降?若有违抗者,当如此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表态。

  突然,只听一人高声喊道:“王仁甫不仁不义,我等何苦为此等小人卖命?”

  说罢,只听咣当一声,那人丢掉了手中的兵器,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不多时,众军皆跪伏于地,赛冬。石玉等人走上前来,拱手道:“朱兄果然了得,再下深感敬佩!”

  朱猛摆了摆手,道:“此地不宜说话,说着给众人使了一个眼色。”

  赛冬等人何等聪明,一下子便反应过来。只听赛冬喝道:“来人,清点人马,将死者掩埋,众军于城外十里安营扎寨,有敢劫掠民财、欺**女者杀无赦!”

  说罢,赛冬望向顾方,说道:“顾庄主,今晚还要麻烦你领众兄弟守夜,以免生变。”

  顾方点了点头,收刀入鞘,领了众军开始清扫战场。

  众人当中,孙亮伤势最重,此时已经昏迷不省人事,石玉次之,只是提着一口气硬撑着。

  众人向县衙涌去,李雍知道若不是城中乡绅临时反戈,情势不会如此,就算不敌,也能守上一两日。李雍当即下令关闭城门,抓捕城中大小乡绅恶霸,并查抄其家中财物。’

  时至黄昏,顾方手持一纸清单走了进来。

  赛冬只伤了右臂,李雍想要季青养上一些时日,但赛冬执意不肯,此时正值用人之际,不管是统军还是后勤,人手都很匮乏。

  赛冬看着顾方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道:“顾兄,有何喜事?”

  顾方把纸拍在桌上,道:“二当家请过目。”

  赛冬挑了挑灯芯,低头细看,看完后也是喜不自胜。

  “这,这,竟然俘获了一千五百人!”

  顾方看了看赛冬桌上的地形图,兴奋的说道:“二当家,如今之事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其余四县,如此才能攻守兼备!”

  赛冬点了点头,道:“正有此意,但不知派谁去是好。”

  朱猛和李雍推门而入,“你看我二人如何?”

  顾方也道:“还有我!”

  赛冬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大哥,顾兄,朱兄,你三人各领五百人马,趁夜攻占清水、河阳、渔阳三县,切记不可纵并扰民,以免多生事端。”

  三人领命而去自不用说。

  时值三更,忽然进来一阵寒风,吹灭了桌上的蜡烛,赛冬看了看窗户,正欲点亮火折子,突然瞄到一个黑影,那黑影身手敏捷,径朝赛冬刺来,赛冬就势一滚,一翻身,抽出墙上挂的长剑,低喝道:“来人是谁?”

  预知赛冬性命如何,倾听下文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